Farewell

人生唯「再見」二字

由於生活一直沒有正當的規劃,加上自己又不太懂得節制,以致把自己弄得焦頭爛額。要彌補過錯,只能把家當一件又一件地出讓。
今天,又要出讓相機,即使對方是一向不屑一顧的「二手佬」,就算再無奈也只能無奈下去。不能怨呀……

這次出售的相機,以及上次出售鏡頭,我也沒有為它們拍下「遺照」,是我變得無情,還是我學懂告別呢?

人長大了,開始明白有很多事物都不能擁有,甚至自己所擁有的正在失去。視力變得差了、體能也差了,過去所自豪的一切都反過來成為我的忌諱。還有腦、腎等器官都出現問題,離死有多遠呢?這使我不得不思索「告別」。

朋友呢?親友呢?大概都不用多說了。

太宰治從他的友人學到人生唯「再見」二字。在人生的旅途中,所遇到一切事物總要在某天告別。所以,他告別了津輕、告別了文學、也告別了人世。


我累了,真想告別今天,走進明天去,但遺憾的是,我仍活在過去。


スーマー 「ちょいと寂しい夜のうた」 live at 高円寺 Cafe&Bar U-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