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打系列 Ep.01 假面騎士古迦

我在定標題時猶豫了許久,究竟用港譯的「幪面超人」抑或與Kamen Rider本義較近的「假面騎士」?究竟用Kuuga、古迦還是空我?煩惱過後,採用了以上四不像的組合,反正看得懂就行了嘛。

決定寫拉打(Rider音譯)系列是因爲平成的年代將要結束,作為日本特攝片三本柱之一的假面騎士,在2000年開始重登高峰,直至現在每年新作的討論熱度都比起另外兩大招牌:超級戰隊、ULTRAMAN要來得高。我基本上也觀看了平成年代大多數的假面騎士系列,不得不說當中含有許多有意思的東西,不僅僅是公式化加低齡化的故事,有必要為即將終結的平成世代動動手留下點甚麼。

在開始觸及古迦前,嚴格來說我是看過1988年的Black RX,亞視首播是92年,我看的時候應該是99–00年期間的重播。當年對於假面騎士沒有好感,可能因為隔壁棚超人迪加等圓谷的光之巨人系列太搶眼(我一度成為長野博的fans),假面騎士在小孩的眼中就是俗套、過於樸實、過時的熱血硬漢風格。外加Black RX畢竟是88年的作品,特效等方面肯定餵不飽我們這群90後。不論在香港或是日本本土,假面騎士都陷入低潮,不能像其他特攝片那樣繼續製作或者迎來第二春。

假面騎士這樣的老字號終究還是撐過了艱難的十個年頭,平成世代的開山作假面騎士古迦好像一道利刃,劃破了一眾特攝迷的腦海,讓大家包括非特攝迷看見,原來特攝片可以拍出這種水平。

古迦作為假面騎士重新出發的起點,大膽地作出了許多改變。現在回頭馬後炮當然可以說成那些改變是理所當然,但時間點放回那時,有誰能保證貿然更動一個系列的核心元素就必定會成功?昭和時代的假面騎士整體氛圍都是圍繞改造人的復仇、矛盾加維護和平,會有濃濃的時代感,諸如熱血男兒間的友誼等,形式上也很公式化,在缺乏超級戰隊那種合體機械人的情況下,假面騎士的套路化便相形失色。

所以古迦的製作組在保留了變身者的心理矛盾、變身者與敵方怪人同源兩大核心要素後,大改框架。首先是故事的結構不是走一集打倒一個怪人,最後數集滅掉敵方組織的舊有公式,而是電視劇化變成令觀眾有強烈追看意欲。敵人古朗基一族不是那種要征服世界的反派,而是純粹將殺戮當成遊戲的傢伙。由於古朗基的遊戲規則,所以每次殺戮遊戲只會有一名怪人參與,在劇情上合理化怪人總是一個一個登場的硬傷。製作方對於營造古朗基的鋪排很值得稱讚,最初幾名古朗基代表聚會時都是人類般的模樣,然而卻說着難以理解的另類語言,即便是日本首播時也沒有附上翻譯,直接勾動起觀眾的好奇心,更增添古朗基的詭異氣氛。

在場景推進上,製作方刻意在每次場景切換上加上時間,從發生事件到主角們趕到之間有着明顯的時間流動,而非如超級戰隊那種主角群忽然瞬間移動,這樣簡單的表現手法更能調動觀眾的投入感。古迦的高人氣還來自於寫實化的描述,不論是怪人殺害平民的手法、古迦與怪人戰鬥的動作、警方在各種怪人殺戮事件的應對等等安排都很容易讓觀眾沉入一個完整、全新的拉打世界觀,同類型的特攝片我只想到牙狼GARO系列,但牙狼開宗明義是深夜成人特攝,古迦當中這種鋪排並非說想做就可做的,要知道無論如何假面騎士系列畢竟是兒童向的節目,以上所描述的情節究竟需要抵抗多少高層們、投資方的壓力才能順利實行,真的不是我們這些外人可知曉的。

故事的主線是考古團意外釋放出古代遺蹟中的怪人—古朗基族,在劇中被警方判定為未確認生命體,古朗基在復活後開始進行殺人比賽,引起警方調查,在一次的事件中,青年冒險家五代雄介戴上遺蹟中挖掘出來的腰帶,成為超古代的戰士古迦。在劇中五代因為強烈的正義感,全身心投入戰鬥,當中得到了各種方面的人的幫助,包括警方、研究人員、醫生等等,與以往假面騎士那種孤寂形成不一樣的風格。古迦另一個賣點就是能轉換4種形態,這些形態隨着研究伙伴解開古代碑文的意思而一一得到解放,更令作品的劇力得到多重的激化。最後五代面對難以戰勝的未確認生命體零號時,不得不變身成碑文中提及那個召來黑暗的戰士,由於古迦與古朗基的力量來源相同,變身為究極形態等於冒着無法恢復成人的風險。傳統中假面騎士的孤寂,變身者究竟是人或者怪物的衝突在最後一刻混雜着戰友對五代的友情一次過爆發出來,基本上每次看到五代雄介雪地中最後的變身都令人不禁鼻酸。

最後的題外話是,劇中主角五代雄介是由現在上了神檯的著名影星小田切讓,小田切讓的風格與以前系列男主角相比,更像是一位隨處可見的好人大哥哥,令人耳目一新,那個豎着大姆指為大家的微笑而戰的五代雄介,想必在每一位觀眾心中都依然清晰可見。許多網民至今還流傳着小田切讓厭惡古迦這作品的傳聞,藉貶低特攝片來提高小田切讓的格調。但他其實參與了古迦15週年的特別訪談,在看完訪談後,我不敢妄言小田切讓喜歡特攝片,但對假面騎士古迦這一獨特的作品,他肯定懷着非常特殊的感情,不然以他現在的地位,要找他演月九電視劇都難得要命,怎麼可能接受一個自己討厭的作品的紀念訪談?有興趣的人自己找找網上的資源,當中也涉及了許多製作方有意思的創作分享。

假面騎士古迦的成功令東映有信心重新推動這個系列,也更大膽地嘗試各種形式的革命,可以說沒有古迦,就不會有這近廿年的輝煌。一個舊系列的翻新,說到底除了商業計算、創意等,最重要的還是真真正正的實行,如果沒有人擔起責任推動這一計劃,那有多神妙的鋪排不過是紙上談兵。下回我會談談平成的第三部作品—假面騎士龍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