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點愛嗎? 《誰先愛上他的》觀後感

我這個懶鬼久不更新居然還是周不時有人follow,真是汗顏。停止更新的原因無非是家中有事,我花了很久的時間在勉力平衡生活跟工作,不要說寫文章,我幾乎連玩樂都少了許多。

恰逢Netflix上載了《誰先愛上他的》,在看片前我並不了解故事,是少數我在觀影前沒有做足功課的個案,演員中也只有謝盈萱和邱澤算是有點了解(好啦我承認我記憶中的邱澤是十多年前偶像劇中的那個)。但《誰先愛上他的》很有重量地將人的愛、背叛、憎惡、不解拍得既複雜而又脈絡清晰。

故事講述丈夫宋正遠在片初就已因癌症去世,妻子劉三蓮一方面照顧兒子宋呈希,另一方面為了丈夫的保險金而四處奔波,這筆理賠金的受益人原來已轉成了丈夫的「出軌」對象高裕傑。隨着劉三蓮與宋呈希以及高裕傑三方的不斷碰撞,整個故事才慢慢地浮現出來,而當中最令人感慨的是導演能控制好這種感情糾紛當中對錯難分的境況,如果是庸手八成就只能分出一個善惡,使這部作品淪為普通的家庭倫理故事。

整部影片的視點我覺得主要還是分成三個,主視點是兒子宋呈希,兩個副線分別是劉三蓮及高裕傑,而逝者宋正遠就在這兩條副線中慢慢在故事推進中被拼湊成形。宋呈希作為一個正值叛逆期的青少年,家逢巨變已有一段時間,在母親眼中他是唯一的救命稻草,母親不合理的壓力及對父親的不了解促使他用一種很憤世嫉俗的眼光去看待大人們的世界,影片透過在畫面上進行特效塗鴉來表達未成年人的觀點及其童真。宋呈希的狀態是很好的,基本上全片他都完美地展現一名死小孩對大人世界的無知與誤解,他不明白母親的痛,只看見母親的瘋狂;他不明白父親的愛,只看見高裕傑成為受益人;他想經高裕傑了解父親,又始終不得其法。一直到宋呈希看見高裕傑堅持促成那場話劇背後真正的執著,他才算往大人的世界踏了小半步。

邱澤飾演的高裕傑確是令人眼前一亮,畢竟我們這代人印象中的邱澤還是偶像劇男主的調調,坦白講我對邱澤處理好這個角色的期待是比較低的,從結果上來看邱澤是展現了自己有能力演出不同風格的角色,可在戲中的某些表現還是太流於表面,從痞子狀態到回憶中花痴狀態的切換有點太著跡,感覺仿如另一個角色。我個人比較喜歡的是他拿着結他跟宋呈希談起宋正遠教自己彈琴的一幕,那里的狀態轉變顯得自然而帶有一絲絲悲愴。高裕傑在戲中的作用更多是引出宋正遠是先愛上他而非劉三蓮,以此來複雜化一般認知中,先結婚就是原配就佔有道德高地這一觀念。為了強化這種無奈和複雜,高裕傑成為了被劉三蓮「加害」的「小王」,戲中也適時添加笑料去沖淡過於嚴肅的氣氛,可以說高裕傑這一角色未能深化下去是無奈的取捨,唯有如此,影片那種看完後無法分出個是非對錯的感覺才會更濃郁。

我對謝盈萱的認識先是來自《麻醉風暴》,再來是《花甲男孩轉大人》,在印象中是很稱職的女配角。老實講劇場女演員一般的樣貌與傳統電視女演員比起來還是有那麼一點失色,但謝盈萱突破了這道關口,而且也沒在表演中滲入過多的劇場元素。我個人是比較不喜歡在電視或者電影中看到太濃厚的劇場化表演,舉個例來講,很多時候香港的劇場大師鍾景輝出演的部分電視劇或電影就不時會有這種令人出戲的情況。劉三蓮這個角色的拿捏分寸很難掌握,一不小心會變成純粹的潑辣失婚婦女。謝盈萱所表現出來的情況很貼近現實,不論是嘮叨兒子的話或是談起丈夫又或者攻擊高裕傑,說出那些對白時的情緒及頓挫都非常的貼近現實,事關我近年來就看見過身邊有類似例子的婦人,只不過她的丈夫是與女性發生婚外情。這也是此作很有意思的重點,我在看完後一直不覺得導演是在談同性戀議題,我覺得導演談的更多是原諒,或者說放下會更為確切。劉三蓮在作品中是很多面向的角色,在兒子眼中她是個只為錢奔波的女人,所以宋呈希才會不懂事地指責她是否為了錢才跟父親結婚;在高裕傑眼中她既是自己曾經的情敵,也是自己與宋正遠所虧欠的人,高裕傑同情這一位弱女子;在宋正遠眼中她是個好太太,只可惜自己利用了她卻沒有辦法圓一輩子的謊。劉三蓮有兩幕非常精彩而脆弱的表現,第一幕是她在早期找到丈夫與高裕傑的同居處,隔着門發狂地罵着他們兩個,我看到的是無能為力的怯懦。另一幕便是劉三蓮在後段見心理諮詢師時的剖白,她問道:「全部都是假的嗎?沒有一點愛嗎?一點點都沒有嗎?」,謝盈萱在說最後幾個字時是沒有發出聲音,只能從顫抖的唇形中讀到意思,那種無助是近年少見的出色演出,令人拍案叫絕,去年的金馬影后之名當之無愧。

有人批評故事沒有給出明確的了斷,也就是所謂的角色們並沒有清晰的去向,但我反而覺得其中最重要的韻味就是來自這種不知所云的感覺。在情的世界,往往是沒辦法將對錯分得一清二楚。在劉三蓮或者傳統觀點看來,宋正遠是人渣、變態,出軌而且將理賠金給了「外遇」對象。在宋正遠看來,自己是被社會逼迫而與異性結婚,如不是時日無多也不會這般拋妻棄子。在高裕傑看來,自己才是宋正遠最初的真愛,卻要受到劉三蓮百般的羞辱。感情的糾紛是如此的混亂,充斥各種極端的情緒,當情感的衝擊湧來,足以將一個人逼向瘋狂的境界。高裕傑沒有選擇被感情波濤吞噬,他用自己的方式去印證與宋正遠的一段情,然後重新步入正常的生活。而劉三蓮母子也因與其周旋,在一旁了解了放下的重要。我絕不認為劉三蓮或宋呈希有徹底原諒宋正遠,這件事對於兩母子相信是永遠的痛,只是他們都懂得路還很長,要走下去必須要懂得放下。
 
 戲中宋正遠有一封寫給兒子的信,可惜沒有在故事中呈現,劇組後來公布了這封信全文。
 https://star.ettoday.net/news/1325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