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小品的新路向 — 逆流大叔觀後感

我必須承認在逆流大叔開始得到媒體關注前,我對這部戲並沒有太多的了解,只是依稀記得在看另一套電影前好像有播放過逆流大叔的預告片,到了後來我聽朋友提起部電影時還一度與馬東錫那套神臂大叔混為一談,實在慚愧。

屁話浪費了一段,先談談整部影片的觀感吧。我以前多少有看過導演兼編劇陳詠燊的小說,如果要我說這是上佳作,坦白講這話說不出口,據說這是陳詠燊二十來歲完成的劇本,假如他沒有多改動的話,那也差不多就是他正常的發揮。單看故事線,其實說不出一條作為主幹的脈絡,起初的確是藉由寬頻公司為龍舟比賽所作的公關手段去推動幾位主角聚在一起。可是礙於太貪心的關係,每個角色都想留點時間去描寫,結果到了最後其實作為觀眾對於龍舟比賽的勝負已經沒有太多的期待,反倒是關注片中各位主角的困境要如何拆解。

我這樣寫乍看好像是一套眼高手低的爛片,但其實觀畢全片並沒有過多的沙石令觀眾不舒服,一來要歸功於吳鎮宇、潘燦良等人有交出功課,帶動了觀眾的情緒,掩蓋掉故事沒有說得太深入的問題。二來我覺得陳詠燊很懂得甚麼是「香港味」,不論是穿插片中那些帶過的社會問題(當然會有人覺得斧鑿痕跡過重),還是對白上的調整,即說「人話」,港產片中出現現實生活會有的對話這樣東西,我自己是覺得愈來愈少,陳詠燊透過對白很快將觀眾拉入狀態。我看見有批評認為沒有發揮好龍舟的題材,結局變成關注吳鎮宇情歸何處,對這種看法我有點意見。香港一向都對運動項目缺乏認同及衝勁,我指的是現實的氣氛,並非否定運動員的努力,而是社會風氣及政府規劃的問題。如果把逆流大叔拍成熱血龍舟競技,或許能取得更多票房,但在我看來這樣一點都不香港,觀眾不會如現在般近乎有點盲目地吹捧,能讓觀眾有如此的情緒,證明確實有東西牽動了大眾。當然我並非完全贊同香港現在的某些風氣,但特定的時代當然就只是拍出那個時代的香港,不論感到婉惜或慶幸,我們就是生在現在這樣的香港。
 
 故事中四名主角:潘燦良飾演的黃淑儀、吳鎮宇飾演的陳龍、黃德斌飾演的泰哥及胡子彤飾演的威廉。從重心上來講,其實是頭兩位才是主角,後兩位在內容上遠不及黃淑儀及陳龍的豐富。問題並不出在演員身上,黃德斌及胡子彤都發揮得不錯,礙於戲分才沒有更多延伸,難得的是胡子彤面對幾位老戲骨時沒有出現文詠珊與周潤發對戲時那種尷尬,所以說演戲這回事真的挺看天分。泰哥好歹也算中上層,最差的情況也就是離婚,現代社會離婚早已不如以往般是甚麼極醜的事,若沒有黃德斌加持,泰哥這條線沒太多亮點。至於威廉的描寫就更片面,一言蔽之他還有青春及可能性,所以沒有空間產生那種大叔的無奈與唏噓。

黃淑儀及陳龍兩位角色更能引起大部分共鳴,一個是中港婚姻幾口人逼在公屋,另一個是單身寡佬租住在唐樓單位,這兩類人可說是在街上一抓一大把,也更加貼近逆流大叔的標題。黃淑儀這種中年危機的基層男人,在面對家嘈屋閉、失業等問題時,選擇把心思轉移到美女教練身上,甚至做了性騷擾的舉動,很直白地反映了男人那種自卑自大夾雜在一起時的矛盾,導致最原始的衝動主宰了自己。如果不是片中余香凝飾演的教練Dorothy了解這些大叔的問題在何處,黃淑儀早該被送到法庭上。其實黃淑儀這種混混噩噩的狀態,許多人都曾經歷過,他未必是不愛妻子,只是在不同的壓力下,用了錯誤的方式去逃避。如果他有點錢可能就變成包養二奶的故事了,年輕時的我不能理解各種偷情的舉動,但當自己步近而立,也會明白當中是有些原因令他們這批中年人產生這種錯誤的想法,有些人懂得及時剎車,有些人忘乎所以,有些人假裝不醒,既無奈也可憐。黃淑儀這一角色激活了潘燦良,也令觀眾們更期待能在大銀幕多些見到舞台劇王子的身影,香港從來不缺好的演員。
 
 陳龍比之黃淑儀更可能勾起共鳴,現在的社會許多三十來歲的人如果沒結成婚應該就變成陳龍一樣的人,打着一份勉強養活自己的工、獨居、有點小愛好、等着不知何時到來的愛情。陳龍把愛情寄託在照顧一個單親媽媽,消極地期盼得到回應。這種心態與我印象中許多港男的想法很接近,我一直覺得港男在愛情上比起港女要來得更單純,近乎天真的那種。總是覺得好好付出,就會感動對方,默默地守護才是真男人云云。陳龍說白了就是沒有正面面對自己的慾望並主動去爭取屬於自己那一份愛情,他是不是真正愛着那位單親媽媽也成疑,可能只是靠着這樣的生活模式去換取一些溫暖,不見得是打自內心愛上了她。如果不是胡定欣飾演的Carol主動開口,陳龍根本就打算這樣子拖下去。所以陳龍到了片尾作為證婚人簽名時才意味着他真正審視了自己作為「陳龍」這一個人身分,先前搞罷工、代蟲哥簽回條他都用了其他名字,反映出他回避直面自我。吳鎮宇在片中的表現只能說毫無破綻,在幾場內心戲中單靠眼神就令人感到那種情緒的起伏轉換,並為他揪心,著實使人印象深刻。
 
 最後來談談余香凝,早前她和陳家樂的感情糾紛全城齊齊食花生,臭雞之名不絕於耳,那群無聊的滋事分子甚至一度打着抵制她的旗號在網上留言。我不曉得有多少人認為一個演員的私生活必須要很規矩,起碼我個人是從來沒有這方面的要求,我在先前對余香凝的印象不算好,覺得她很多工作都有接觸,就如一些想趁年輕貌美多撈點油水的女藝人。本來對她的期望不高,但她在戲中的表現不俗,跟胡子彤比起來雖然有點生澀,但看得出來那股硬脾氣跟角色的契合度很高,戲中的Dorothy年輕卻有本事,但同樣因年輕而被質疑,她對黃淑儀談起吸納客人的計策,話語中帶點不忿,可能也反映余香凝的心態,看得出來她不想成為花瓶,透過這部片我想許多人都能看見這些年輕演員的鬥心。

港產片沉寂良久,固然有外來的各種原因,我想更多的是本地的觀眾在看港產片時沒有得到甚麼,例如寒戰那種垃圾,一昧走大場面、搞超脫現實的所謂鬥智鬥力,我作為觀眾想不到理由為什麼要進場被你侮辱智商。相反,在這樣的時代,這樣的香港,我們可以看到這代的香港人想要的並不一定是視覺刺激,從這六七年來的港產片看,得到大家好評的都是很貼近生活的題材。今時不同往日,以前周邊地區缺乏資金、技術、人才,娛樂產業不入流,港產片才能靠許多其實很不香港的類型片主導了市場。而今,港產片必須要走出真正代表自己的第一步,用鏡頭,用對白讓其他文化的人一看就認得出這是屬於香港的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