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紀行‧2018秋〈六〉

留下浮光 掠影 飛舞

我是一個沒主見的人,對於旅行住宿的唯一想法是要交通方便,也不太講究環境品質等等之類的,因此每次外遊,除非空姐指明要我負責,否則一般都由她跟進,而她選的我都喜歡。今次京都行最後一晚,她選了一間由傳統京町家重建的旅館,我們入住了整棟獨立租賃的別邸,很有和式家的感覺,不同於一般酒店開門便是床舖的設計,別邸內清楚劃分出不同的家居區域,我非常非常喜歡這樣的安排,雖有只有短短一晚,但彷彿我們已在京都定居下來,晚上泡澡之後在起居室閒話家常(和吃宵夜),一派悠閒自在。雖然我們經常分隔兩地,見面的時間不多,但聚在一起的時間也還算不少,只是總缺了那閒話家常的時間和空間,為此我多少總是感到可惜的。因此,這樣的一個晚上,我們能一起躲在一個如此接近「家」的空間,實在令我滿心歡喜。在這所以茶為主題,充滿和風特式的旅館住了一晚之後,我的身心更趨平靜了,在京都逗留日子雖短,但已得到充分的休息,之前累積了一整個月的忙碌和疲憊都在三兩天之間一掃而空,整個人的狀態好像已重回正軌。

京都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我一直努力去感受這座古都的內涵。我跟空姐說,中文系的朋友好像都特別喜歡京都,我明白除中文人以外有更多人喜歡京都,而很多中文人亦會很喜歡京都以外的地方,但和讀中文的朋友說起京都,大家隱約都會用一種充滿感情和依戀的聲調,去訴說和分享京都的好。這是一座城市的氣質,大概京都保留了最多我們懷想和追憶中美好的中國文化,而這份文化經過大和民族的轉化、浸潤和琢磨,出落得更為內斂、豐潤和精緻。

台灣的情況有點類似,我在台灣總是會感到一份奇異的「鄉情」,許是同源文化的呼召,在台灣能輕易地補上了心靈情感上失落的一角。但台灣與京都不同的是,台灣提供片刻安寧,京都則是滋潤生命;在台灣是終於能好好休息,在京都是重新注滿力量,「整個人的狀態重回正軌」。

旅行歸來,我好像找回了生活的平衡,過得比較有力氣,也有足夠能量好好寫一寫幾篇京都遊記,雖然寫得不詳盡文筆亦見粗疏,但已經是近年難得一見的寫作紀錄。

〈京都紀行‧2018秋〉暫以第六篇作結。希望能好好保持寫作的習慣,累了便再央空姐帶我走趟京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