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电商欲投商业WiFi,不想爆出迈外迪作假

万达有可能成为接盘侠,因此检举信在万达内部疯传。

细数迈外迪10大作假漏洞,以下为部分的主要事项,皆有详尽的尽调报告和尽调数据的支持:

1、迈外迪业务数据严重造假,初步预估其用户数据虚报8倍以上。迈外迪宣称拥有几亿用户可以转换成飞凡的注册用户,首先,迈外迪的设备所在城市的总人口都没有到达其宣称的用户数量;其次,迈外迪最主要的受众区域:机场,占到该公司宣传用户数的80%以上,该公司只是向机场支付高额费用(每年200万人民币左右)以获得广告展示权,不但没有wifi运营权,更没有任何可能获得用户数据,甚至在很多机场(如虹桥机场由思科提供WiFi服务),我们发现迈外迪仅仅向机场免费提供了短信服务并经营跳转广告就直接宣传自主WiFi运营,而短信服务并未出现在其与机场的合同中,如此高昂的成本,即便获得的手机号与用户成为迈外迪会员完全没有任何合法关系,根本无法用这么一个非正规渠道获得的手机号就作为飞凡会员标记,欺骗投资人蒙混过关才是关键;再者,迈外迪重点宣传的品牌门店(占有总AP数的80%),全部都是三倍甚至十倍虚报,只是某品牌的小份额供应商之一就宣称自己做了该品牌所有的门店,并当做总数计算,该公司宣传的60000+门店的数据最多只有1/3的真实体量,比如该公司对外宣传星巴克均为其所运营,其实只有1/3的门店由其运营,这点被尽调出来,做了详实的记录,而星巴克总部所在地上海,迈外迪采用与机场一样的方法,以年费近1000万获得江浙沪三地星巴克WiFiPortal广告展示权,如此奢侈的“做单”,尽调资料为证,此部分其收益率约等于-1100%,任何正规的投资人都看不过去;最后,直至今天,迈外迪拿不出一个客观的平台来证明其门店数和会员数的真实性,甚至迈外迪公司没有一个部门可以明确的给出四合一真实详单,在尽调参与者看来,如果从财务、设备、门店、收入,四合一来审定其承诺,将会漏洞百出,因为其资产、收入、支出、设备、平台都无从支持其说法。没有任何平台和系统可以证实数据真实性的情况下,尽调团队想要追索用户数据有效性和真实性时,却被阻止。

2、迈外迪固定资产设备采购的价格是市场合理价格2.23倍以上:迈外迪采用的AP设备价格,是其OEM厂商中询到的同等配置设备价格的2.23倍以上,真实卖价仅为63元。目前,迈外迪的固定资产总额达到1.01亿,其中主要采购的是AP设备。

3、迈外迪广告业务返点是行业水平的3倍,2年来,由此计算多支付返利成本1238万:广告行业返利与合同收入比例一般为12~17%。而迈外迪的广告返利在(2014)(2015)(2016)三年年分别为40%,36%和40%。根据迈外迪在2014年到2016年2月累计的返利2476万,至少比行业平均多支付1238万的返利。而且其单单广告返利部分已经超过其广告直接收入,经查,其主要返利的公司疑为空壳公司,比如名列第一的广告代理商,即主要返利去向公司(上海直果),是一家注册资金只有10万没有任何知名度的广告公司,巧合的是,直果广告的注册地址和迈外迪的注册地址,同在奉贤区拓林镇的相同经济开发区。在整个WiFi业界一直风传该公司主要依靠商业贿赂维护客户关系,其广告返利的现状与此形成明确印证。该项线索,如果一旦被外部利益集团利用,未来该公司及关联企业将在法律方面面临颠覆风险,必将严重影响到万达集团的利益和商誉。

4、合规风险巨大,迈外迪承认超过50%运营的场所没有安装符合公安部82号令的网络安全设备,已经面临公安合规的巨大风险,受到来自于100多个城市公安局网监部门的行政处罚的可能。为了使这些场所合规,由于迈外迪公司根本无法获得足够满足要求的合法牌照,今后的合资公司将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去购买大量合规产品和服务来填补这个巨大的漏洞,如果以迈外迪公司提供的AP数量为真实数目,则需要超过数亿人民币预算。

5、迈外迪核心客户在大量流失中,首先机场部分,迈外迪在尽调中不得不承认21家机场只有3家二流机场有运营权,即便这3家也没有明确证据证明,可信度很低(单个机场的WiFi投入不会低于1000万,在迈外迪公司尽调资料中根本没有看到此项支出),其余18家均为展示类广告服务,经尽调团队查证,首都机场迈外迪仅经营老旧的t1、t2航站楼的WiFi广告,客流量不足整个首都机场的1/5,而虹桥机尝南京机场等5个机场已将WiFi全部交由同一家上市企业经营,很快就会终止或已经终止迈外迪公司的广告合作,深圳等其他机场也早已将客户服务置于首位,完全放弃了广告运营模式;其次,迈外迪一直强调的星巴克标杆,真相是只有1/3的星巴克门店WiFi由迈外迪运营,且星巴克在全球范围内不可能授权任何第三方进行数据经营,也不会允许迈外迪接触任何星巴克会员信息,所以对于万达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而其现有最大的标杆客户,绫致时装(迈外迪宣传门店数超过6000也就是说达到其总数的10%),经尽调团队调查,该服装巨头已结束与迈外迪的合作,而迈外迪完全没有进入由国际著名WiFi厂商构成的新一轮招标名单,据此我们可以说,随着商业客户对于WiFi越来越高的要求,靠家用设备、免费服务、回扣佣金起家的迈外迪公司,其商业模式早已完全无法满足主流商业的游戏规则;

6、目标公司治理环境恶劣,使用小微企业的不当人事手段获利:(2014)(2015)两年公司故意少缴漏缴社保公积金1800万以上。至2016年5月少缴漏缴金额超过2000万。其潜在面临被政府部门追缴和罚款风险,同时其在2015年裁员50%后造成众多敌对前员工,只要有一个追讨该项费用,将导致整个企业立即追缴多达2000万资金,并高额处罚;

7、一人企业,创始人长期随意挪用公司资金:个人多次向公司借款达到206万,除其中用于个人读MBA外,其它资金截至2016年3月没有归还也无法说明去向。同时张程个人投资多个企业,与其工资收入完全无法获得引证,其资金来源只能解释为家族资金。

8、小米,大众点评,腾讯作为迈外迪长期存活至今的支柱,在此轮投资中完全没有任何反馈,无任何跟进,据现场尽调实际控制人张程说三家机构为支持公司发展,甚至可以全部退出,自相矛盾,三个互联网大鳄如此“宽容”,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

9、与多家投资机构存在对赌协议和条款,而且有无法完成的业绩指标的风险。迈外迪和腾讯,大众点评和小米均有多种不同形式的对赌和业务合作限制,严重限制万达以后与苹果、华为、三星、百度、360、阿里及其他各类企业合作,基本已不可能和大多数互联网企业产生合作关系,而迈外迪旗下的子公司佑康迈外迪和投资方就上市要求,估值要求,融资金额均有因无法达到业绩而产生的对赌风险,同时对母公司迈外迪自身上市造成影响。而张程投资多家企业:在迈外迪严重亏损的情况下,相继投资了红茶移动,迈外迪佑康和多家广告公司,如此复杂的股权结构,无尽的亏损局面和各种无法披露的隐情和漏洞,在新三板分层在即的时间节点,上市面临巨大风险,根本无法直上创新层,更别说A股创业板了

10、迈外迪从成立至今持续性亏损,2014年-2015年至今累计亏损1.2亿。剩下的现金流估计只够公司几个月的运营时间。万达电商极有可能成为接盘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