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究我們都孤獨

記得二十多年前,在同志雲集的劍潭泳池游泳
遠遠看到李幼新從泳池一角頂著亂髮,拎著瘦骨嶙峋的身體下水
然後,在他周遭擁擠的人群,從他所在之地漸次散開
不消十幾秒
獨剩他一人孤伶伶地漂浮在水面。

這些耽美之人啊!!永遠的彼得潘
逐漸衰老之後
有人轉向宗教哲學尋求救贖
有人轉向自我的撤退
退至芸芸眾生無法觸及之處
或許這也是從我們這端看來
感覺他們孤獨的原因。

又或者最孤獨的終究是我們自己
被困在時空之海,語言意象之網羅
逃也逃不出去…。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Meiji Sander (杉明治)’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