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we are keenly looking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graduating students (including 2018 graduates) who loves porcelain and already have their own artwork made. We sincerely invite anyone who meets the following qualifications to join us and show your talent!

  1. Current students studying in college/university/graduate school, or a 2018/2019 graduate.
  2. Love porcelain design, and seriously considering it as his/her career.
  3. Feel touched when his/her own concept shapes into a porcelain artwork.
  4. Expect his/her own artwork to be seen on the worldwide stage.

Franz Collection was founded in porcelain and aims to convey beauty with porcelain. With the aim to support more young…


鄭家鐘先生為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一起來看看他對美感教育、設計教育和3D打印技術的看法吧!

一、目前台灣越來越重視設計美感的教育,想請您依您個人的觀察,與我們分享台灣設計學生與其他國家相比下的優勢與劣勢。

我並沒有去仔細觀察別的國家他們學生的設計是怎樣,所以就以個人的了解來談論在台灣設計可以有的優勢。台灣學生在藝術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就是因為台灣的多元文化,所謂的藝術是人格的表現,國外很多好的設計作品,在背後有藝術的成分,展現人性、個性,再加上外在的感受,產生藝術的意念。我們會很擔心設計在追求表現的形式美,忽略設計後面那個藝術的意念。也因此會希望看到台灣學生在設計前有沒有藝術行為,如果他有的話,他就不只是在設計一個產品,而是類似一個藝術品,這一點我覺得是台灣學生的機會,文化、藝術條件、各種討論、表演很多,我認為台灣的設計學生很少去實驗劇場、美術館感受這些東西,那他應該很難做好設計。其他國家也許比較偏重在設計的「術」,而東方國家偏重所謂「心」的部分。如果一個台灣學生設計了作品,我最想問他的不是他的製作方式,而是他用怎樣的想法去把它做出來,這個想法從哪裡產生?你作品裡的藝術是什麼?就是在說這其中的意念,有跟沒有我認為是有差距的。

二、有鑒於您在實務界與教育界的雙領域經驗,請問您建議台灣在設計教育上還有哪些可以再 多努力的方向呢?

生命教育很重要,現在政府也在推動國高中的生命教育課程,但生命教育也不是課程,在設計的過程中應該要讓學生更懂「生命的品質」是什麼,對生老病死真切的關懷,例如哈佛開的「幸福學」,在幸福學那本書的結論是:只有你對別人關懷,你才會真正幸福,如果說在設計教育裡面,他只是為自己而設計,為得獎而設計,或是說為混口飯吃而設計,那很難轉出這個圈子。台灣很常把生命教育只當成一種「課程」,但他是需要去感受到,這個東西很難說只用講的。所以我認為:

第一點,教學生你有什麼感受?你如何感受?現在的學生已經沒有什麼感受了,沒有感受就沒有生命教育。

第二點,美學這件事應該要從小開始,不只是課程,要的是一個環境,但大家往往認定這個世界很醜,然後希望藉由教育讓大家有美感,這有可能嗎?所以我覺得美學教育從根本開始,要讓台灣有美的環境,像法蘭瓷之前的計畫裡的提案:把小朋友的課本繪本化。

三、近年越來越多設計科系以3D打樣,或新素材進行設計創作,但對於選擇傳統工藝的學生 ,不知您有沒有什麼鼓勵和建議呢?

3D打印是沒什麼靈魂的,他跟手工創作有很大的區別,手工創作的東西是跟著你的思路在前進的,他是有溫度的,而3D打印是跟著技術去前進的,兩個性質不一樣,3D頂多只能做到創作中的模擬,比較藝術性的東西是要人性、人格跟環境的互動,如果你把人性、人格剔除,這只是在對環境的模仿。所以我認為3D打印可以做人做不出來、手做不出來的東西,例如說思想性的東西,譬如說把腦波變成3D打印的圖形,那些抽象的東西在3D打印反而有很大的空間,因為那是人不可能用手工的方式打造出來。我認為3D打印對傳統工藝並沒什麼威脅的,傳統工藝有它的溫度在,3D打印是沒有的,傳統工藝可以利用3D打印為一個工具,做一些輔助性的圖樣等等,但3D打印很難完全取代傳統工藝。

四、相較於過去設計大賽,只有少數得獎者受惠的情況下,光點計畫提供100個名額,讓更 多人可以享有同等鼓勵並提供平台讓他們發光發熱,您覺得這樣的改變是否能幫助到更多 想在陶瓷領域發展的設計者?以及您對於光點計畫的看法為何?

(設計大賽)少數受惠也不是什麼壞事,這代表他們有一定水準,(光點計畫)一百個獲得獎學金的學生雖然可能還沒那麼成熟,但是鼓勵他們的未來,兩個性質不同,但多少都有它的意義,只是說你一百個名額的獎學金後續被拿去「做什麼」,這個需要注意。一百個之中你們要挑出十個,那十個你們要如何安排(額外在國際曝光的機會)才是有趣的部分,對這些人要提供怎樣的機會是比較大的重點,雖然一百個名額的鼓勵性質比較有限,但那十個未來之星的鼓勵是比較有意義的,去幫助陶瓷領域的設計者,整個光點計畫來講,最後還是回歸到對於這些新秀長期培養的方案是怎樣、要培養到什麼程度


張光民是財團法人台灣創意設計中心的總顧問,他和我們聊到美感教育、設計教育和3D打印,一起來看看他怎麼說吧!

一、目前台灣越來越重視設計美感的教育,想請您依您個人的觀察,與我們分享台灣設計學生與其他國家相比下的優勢與劣勢。

張:

美感和美學是不同的,美感是從生活中體悟美的感受,而美學則是從學理中認知美的哲理。美感教育要從日常環境培養起,我們的生活環境美,才會提升人對美的認知,就像義大利,米蘭是個很有規劃的都市,城市處處充滿美感,人也十分優雅,在這樣的環境下,大眾對美的認知是很高的,無須刻意教導,外在環境就足以建立起個人美學觀,反觀台灣環境,我認為有兩點很重要,其一「從亂中找出美的因子」,其二「減法設計」,過度的設計其實是華而不實且不必要的,會失焦、失去設計原先理念,「減法設計」可從政府開始著手,從市容開始,向德國、日本、北歐等減法設計先驅看齊,創造出最有台灣風貌的環境美。

台灣學生在美感教育上是被動的,大多仰賴老師指導,但其實美感非常著重個人感受和體悟,而國外學生則較主動、外向並且有團隊合作能力,我想這是台灣學生可以多多改善的方向,畢竟美感有賴個人對生活的主動觀察和領悟,我曾在多明尼加參加舉辦一個展覽,會場中有盆盆栽,盆栽中有片枯黃的葉子,在一般人眼中都會想將它拔除,但他們卻說: 「這很漂亮啊,這就是萬綠叢中一點黃!」從這件小事就能發現,多數人對生活中細微的美是缺乏敏銳度的,這也是美感教育要培養的,也是我在一開始提到的,從生活環境出發的美學,才能潛移默化培養人對美的感受力。

二、有鑒於您在實務界與教育界的雙領域經驗,請問您建議台灣在設計教育上還有哪些可以再多努力的方向呢?

張:

首先學習一定要走出教室、走出校園,才能擴大視野,才能體悟生活中的美,我常會帶學生參觀展覽,並會在展覽後要求學生繳交報告,因為對於同樣的事物,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看法,透過這樣的方式我希望激盪出學生更多面向的觀點;此外我認為跨領域學習也非常重要,設計師是為了解決問題,一個問題往往需要搭配不同方法來解決,自身有跨領域能力,或團隊有跨領域人才,會幫助你有不同想法,也會設計出更符合需求的設計;身為一個設計師,必須要在生活中不斷嘗試,工藝是從生活開始,而設計是為了解決生活問題,唯有懂生活、認真生活的人,才能創造出好設計。

其實在學校裡,老師的角色並不是幫學生尋找答案,而是輔助學生得到需要的專業,因此學生一定要非常積極主動,有強烈的學習心才能有所收穫。最後很重要的一點,不管是甚麼設計,一定要實實在在的「動手作」,因為唯有作的過程,才能發現問題,所以不要只讓你的設計停留在腦內,一定要確實的做出來,才有辦法針對設計問題改善,也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創造出更好的設計。

三、近年越來越多設計科系以3D打樣,或新素材進行設計創作,但對於選擇傳統工藝的學生 ,不知您有沒有什麼鼓勵和建議呢?

張:

不管是傳統還科技,時時刻刻保持「創新思維」是很重要的,Old is New,傳統是時代的新生命,了解科技技術應用,把新科技和新思維融入工藝設計中,以設計思考方式讓科技融入生活,工藝發展才會長久,也才能把原先或許不起眼的事物,變得令人嘆為觀止,就像日本漆器,已經成為精品代名詞。

我之前曾幫故宮進行一連串「老故宮,新時尚」的改造,重新賦予傳統新生命,故宮多數收藏是靜態的,我們將它化為動態,讓更多人關注、重新領略它的美,這就是結合科技所帶來的改變。現在工藝已非單純設計出產品那麼簡單,還包括後續的研發、行銷等流程,而這也提升了工藝的價值。

其實科技和設計是環環相扣的,從價值鏈底端到頂端都有賴創新思維和科技激發新想法,以前台創有個色彩材質實驗室,囊括許多各式材質供設計師思考,比如香蕉絲,設計師以前沒想過可以如何運用,現在接觸到就會開始思考,而有不同的新想法,這就是科技帶來的改變,讓設計有加分效果。

最後,不管是科技還傳統,都不要忘了「在地化」、 「國際化」,設計一定要「在地化」才是符合市場需求的好設計,而走向「國際化」才會受到更多矚目,成為更有潛力發展的好設計。

四、相較於過去設計大賽,只有少數得獎者受惠的情況下,光點計畫提供100個名額,讓更 多人可以享有同等鼓勵並提供平台讓他們發光發熱,您覺得這樣的改變是否能幫助到更多 想在陶瓷領域發展的設計者?以及您對於光點計畫的看法為何?

張:

以前設計大賽是垂直式的,一層層篩選培育菁英工藝設計師,讓這些人帶動、影響更多想朝這領域發展的設計師;現在的光點計畫則是水平式的,平均賦予每個人同等機會,只是不管是哪種形式,後續是否有持續輔助才是最重要的。

因此我有個想法,若法藍瓷有機會和國際品牌皇家哥本哈根合作 — 哥本哈根近期希望開發東方美學市場,能讓光點新秀獎選中的人才到皇家哥本哈根的工廠參觀,並與其合作開發出一系列深具東方特色的光點系列產品,讓設計師和產品有市場發展空間,並且有機會行銷全世界,或許是不錯的選擇。當然光點新秀獎規劃的到景德鎮園區參觀也非常好,而回歸到我剛才提的哥本哈根,若新秀獎得獎者一起和哥本哈根共同創造系列產品,例如「自在」系列,符合哥本哈根產品設計精神,也是件美事。

總而言之,不論以甚麼方法,持續性才是最重要的。


駱毓芬女士為品研生活美學有限公司創意總監 / 創辦人,她和我們聊到教育、3D打樣,還有對光點計畫的期許,一起來看看吧!

一、目前台灣越來越重視設計美感的教育,想請您依您個人的觀察,與我們分享台灣設計學生與其他國家相比下的優勢與劣勢。

每個區域認為「美的東西」皆不同,只是因台灣教育大多以歐美審美為主,所以我們會認為那是最美的,但如果指「純粹美感」這件事,由於台灣整體環境、歷史人文沒有那麼長,且教育上美感主要來自歐洲或日本,在這兩個文化體系下,就台灣而言,如果是一般普世美感當然不如這兩個國家,就算全世界也是,我認為也不只是台灣。

但我覺得好處在於美感不是一定,它是比較個人。台灣很小,所以很容易接收不同外來文化,反而更容易吸收不同人文素質的美感,進而「混搭」出屬於自己現代式的一種美感,這是優點。那我覺得台灣學生用這新式混搭美感,透過一些實際運用,會比歐洲學生來的好,這是我看到類似狀態。

二、有鑒於您在實務界與教育界的雙領域經驗,請問您建議台灣在設計教育上還有哪些可以再多努力的方向呢?

現在有偏專業性大學如成大或台藝大,還有科大體系譬如台科大,和我之前擔任教職的北科大等。這種科大或專業性大學體系,學生來源皆不同,如果就設計教育的實用性,每間學校都要培育自己的品牌。例如想到實踐,培養出偏藝術家或個人設計師,台科大偏向有品牌概念或互助合作的團隊較多,而北科則會偏帶點科技類,產出比較接近理工領域,成大則偏管理領域。

其實設計人才要構成一個設計產業領域,並非只需要自己一位設計師,而是需要不同領域人才皆有,藉此共構出一個產業架構。

設計教育還是出在於教育者本身的素養跟經驗值,現在科大體系有所謂「專技」,在技術質量上有些特別成就或貢獻,像我之前在南台、北科、台科教書,這種事應該要更普遍,因為從大學念到博士的老師們不是說沒有優勢,有的,但更重要是能夠讓學生出社會能馬上被業界使用,因為這些老師缺乏實務經驗,要如何培養出能被業界所用的人才呢?

像因為我本身也是實踐畢業,實踐大量運用業師來做課堂教育,長年下來,在學術教師與業師配合下,就可以補足純粹大學的體制,因為傳統大學體系學生要唸到至少博士,才有辦法擔任助理教授。這種結合業師的方式最大重點是如何讓學生在還沒畢業前,就能從課堂上跟有實務經驗的老師去實做一些討論或設計,我認為甚至實習也是重要的。

我這幾年在開公司,收實習生時發現一些現象,一種學生就只是為了學校要實習學分而實習,另一種是他每個寒暑假都去不同地方實習,這種學生渴望培養很多知識,他會覺得自己不足,我覺得這是好事。但有遇到很特別的問題,像這種一直去實習的學生,他某個程度可能是渴望去學習,不過畢業後卻很怕去真正的戰場,因為有學生身份的保護,在實習過程中他覺得不會受到苛責,不過畢業後看似豐富學習經驗、漂亮履歷,在真正職場中抗壓性卻是不夠的。

雖然這件事情跟設計教育不見得有關,但這樣狀況在增加。設計教育在除了實務經驗導引外,「心理層次」磨練我反而覺得更重要,關於抗壓性和責任感這件事,是希望有機會在學校課堂導入它,這是目前我看到的一些狀況。

三、您提到抗壓性不夠的這點,你覺得是因為在教育當中,可能我們學生都是依照老師給的方向去執行,沒有更多可以自己去討論或是研究的機會,而導致現在這樣的狀況嗎?

這是其中之一,還有一點是學生本身想不想,就我自己教了五年經驗下來,一個班上如果五十個學生,大概只有五個不到的人會有這種腦袋,他不用別人規定,就可以提出他要做什麼,而這五個還要有能力執行跟意志力去做的可能只剩一兩位吧。

我覺得教育的最大重點是,學生對於自已「想要什麼」這件事被練習時間太少,大部分是被規定好,可能有種人是他內心想做什麼那很好,但另外一種人他不知道要幹嘛,覺得只要別出錯就好,這對創造力、設計力是很大的扼殺,因為最大的重點是他不知道自己要幹嘛,畢業之後就照社會走,這地方好就走這,那地方好就走那,可是那個「好」到底是不是他想追求的?

反而大部分歐洲或日本學生,在教育裡這件事情遠遠大於美感重要性,他們從小就訓練你懂「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你需要什麼?」。臺灣在這部分不只是教育問題,依我教書經驗來看「虎爸虎媽」問題更可怕,最嚴重因子並不是學校教育,而是家庭教育。

設計或藝術領域不是完全能用量化衡量,這分數也只是老師觀感去評判不代表一切,此外還能有什麼?我反而會覺得現在設計或藝術系學生需要培養的心理素質,是對於自己未來想像力、執行力或負責任擔當力,獨立思考能力等。

四、近近年越來越多設計科系以3D打樣,或新素材進行設計創作,但對於選擇傳統工藝的學生 ,不知您有沒有什麼鼓勵和建議呢?

我認為3D列印就是個工具,可以快速看到立體,不用排斥,因位他就是你多會了一個工具。

我現在常跑大陸,可以感覺台灣陶瓷產業已經消逝,能存活的已經走到藝術領域,譬如法藍瓷,他不是生活瓷,或是一些做材燒、特殊工藝的藝術家,這種在台灣或許還可以存活,因為賣的名氣跟非常多年頂級工藝和質感,走一個小量精品市場,但如果你要做到一個所謂產業,目前台灣真的消失很快,之前有去法藍瓷當評審時有問設計師,這邊最年輕的設計師是幾歲,他跟我講三十五歲,這反映出兩個問題:

傳統工藝要培養一個能夠上手,而且作出所謂一定質感的設計師,是需要時間的累積。

年輕人進不來,所以會有很嚴重的斷差,為什麼?像法藍瓷這樣等級的傳統陶瓷產業,已經算是一個品牌,到底又有幾家呢?又有多少個設計師可以進來呢?供給量太少了,所以當然困難。

後來去大陸看了非常大的陶瓷廠,真的是成為一個產業,去潮州、景德鎮看不同規模的廠,了解他們怎麼去發展這產業補足知識。所以我認為3D他是組成,目前還沒有辦法變成產業,只是提供了另外一選擇。而傳統工藝的價值跟累計並不是速成的,裡面的人也很難被取代,因為他是需要被養成的, 所以後來我看了大陸這些陶瓷廠的工藝師或是設計師,除非是個性問題,他們通常都在裡面都待很久。

五、相較於過去設計大賽,只有少數得獎者受惠的情況下,光點計畫提供 100 個名額,讓更多人可以享有同等鼓勵並提供平台讓他們發光發熱,您覺得這樣的改變是否能幫助到更多 想在陶瓷領域發展的設計者?以及您對於光點計畫的看法為何?

法藍瓷光點計畫提供一百個名額,但其實拿到這獎金後未來有幾個能繼續活下來,也就是說,得到這個名到實際上真能從事陶瓷產業而活著,那是天差地遠的事。但我覺得這一百個機會至少是鼓勵性質,意思是告訴大家:我試著用陶瓷,至於是不是有機會愛上陶瓷、進而接觸陶瓷,光點計畫至少是一個引線概念。

像我自己做了陶瓷,後來因為得到了一些獎項,能夠遇到乾唐軒,我有機會去那邊做設計,然後又一直換到我現在更大的,他會是一個引頭,我覺得是OK的,但是沒有人保證,未來還是看個人的選擇。


「光點計畫就是凝聚創意的腦袋,測試有多少學生願意為自己的未來鋪路」

程湘如女士是頑石文創開發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的創意總監 / 創辦人,這次和我們聊到了關於台灣的美感教育、設計教育等多元的議題,一起來看看吧!

一、目前台灣越來越重視設計美感的教育,想請您依您個人的觀察,與我們分享台灣設計 學生與其他國家相比下的優勢與劣勢。

程:

教育和科技發展息息相關,在這環境下,美學教育往往被考試科目犧牲,我則是少數幸運有完整受到美學教育的,其實美學和文化息息相關,若從小受到強勢文化影響,以為日本韓國的文化,或早期台灣以美國設計為標的就是設計的根本,反而會忽略其實歐洲才是設計的發源地,但真正會去了解這其中差別的人不多,因此若能在學校教育時,有老師導正此觀念會較好,不過這也很難保證,畢竟台灣設計科系太浮濫,師資少,學生多,加上各式競賽壓力,使老師願意花心力在美學教育的不多,就算業師也不一定適任,空有技術卻缺乏教學經驗,不夠嚴格嚴謹的教學使學生容易認為課程好混,也導致業師授課品質不一,我則是自我嚴格要求,因此也對學生嚴格。而教育沒做好的另一項缺失,就是學生常不得門而入,便只能在創作時從網路上擷取靈感,也容易衍生抄襲之風。

台灣設計學校氾濫導致學生老師不用心,以我對設計界教育20年的觀察,平均一年到兩年,一個班大概只剩10個學生還在這個產業,其餘全部改行,這很大原因和在校教育有關,因為學校教學不夠嚴謹,導致學生出社會後陣亡率高,學生不懂求新求變,若在職場遇到困難,學生往往是被動的,再加上學生很現實,競賽專挑高獎金參加,若有幸得獎學生有時也會過度自負,殊不知很多時候得獎是因為指導老師的用心,而非單只是憑個人能力,可惜學生往往忽略。

就我40年的觀察,學生在優渥環境下,不易激發創意,窮則變。

簡言之,台灣設計教育界其實有很好的資源,端看學生夠不夠用心。

二、有鑒於您在實務界與教育界的雙領域經驗,請問您建議台灣在設計教育上還有哪些可以再多努力的方向呢?

程:

台灣現在很多學校的課程有創意方法,但真的會教的老師全台不到10%,這些老師通常會舉許多實例以便於教學,但回歸到最根本的「方法」,卻缺乏引導,導致我後來自行研究創意方法,探討如何教會缺乏創意的學生。

以我在教育界多年來的觀察發現,如果老師嚴格,並且教得有內容,學生會服氣;但若老師太鬆散,不會有學生服。現在學生都很聰明,40年前我在設計教育資源還不足的時代背景下,都能很清楚辨別哪些老師真材實料,又有豐富教學經驗,更何況是現在! 學生ㄧGoogle 就知道老師評價,如果老師評價不好,學生何必來上課? 我一直認為,如果你是位嚴格又有深厚才學的老師,不用怕學生告,因為你所有事都是為學生著想,就算有學生告你,也會有學生幫你說話。

所以回歸到一個基本原則 : 老師一定要把自己能力建構好,才能開始教學。然而反觀現今教育界,80%能力都不夠優良,但礙於少子化使得各校搶學生,也使得師長也不太能當學生。我記得好多年前,我一次就當了17個學生! 校長差點沒來找我。因為當時任教的學校學生非常不認真,老師也無心教學,這樣的教育氛圍真的很不好,所以我決定改變這一切,雖然第一年學生給我很低的評分,但後來第二年我的評分飆到最高,因為學生知道哪個老師是真心為他們好,而且自從我當17個學生的口碑傳出去後,所有上我的課的學生都戰戰兢兢,非常認真,我也因此給了很多很好的設計知識和技術,可見教學用不用心,完全是看老師。

當時我在的學校是不管幾分都考得進去的,而卻我可以在兩個月這麼短的時間內,只使用上課和中午時間,讓19個學生在某次廣告金犢獎裡入圍19個,其中有個還得第三名! 當然過程中我對他們非常嚴厲,嚴厲可以把學生教好。這件事情讓我明白,即便是那樣的學校的學生,我都能打造起來,代表教育完全是看老師的用心程度,並且一定要不斷充實自己的專業能力。

其實現在教育部有很多深耕計畫,其中有種是到業界學習1.2個月- 1.2年計畫,計畫期間內一樣會支薪,但可惜的是,願意接受這樣培訓的老師其實很少,因為老師們擔心若身為人師,到了公司卻全然不懂會丟臉,因此除了像軟體工程師方面,幾乎大部分設計界老師不太敢來業界,導致現在教育能訓練出的優秀學生依舊有限。若是學校換成業師授課,也不是件易事,因為業師也需要懂一些技巧來面對學生不專心或打瞌睡的情況,比如透過抽問學生想法,使學生專心,像我就會用各式方法讓學生參與課堂,以業師而言,由於能力不靠學歷,因此能到大學教書是種榮耀,但要有榮耀就要發揮威力,唯有嚴師才出高徒。

三、近年越來越多設計科系以3D打樣,或新素材進行設計創作,但對於選擇傳統工藝的學生 ,不知您有沒有什麼鼓勵和建議呢?

程:

現在很多3D做出的產品有太多稜角,雖然視覺好看但不夠實用,所以我不太支持,不能為了3D而3D,太花俏會失去設計原始的生活實用概念,設計產品要看他的目的是甚麼,比如法藍瓷的產品,美麗使人賞心悅目,讓人沉澱心情,這就是它的目的。

許多老師允許學生有天馬行空的創意,但這僅限發想,回歸到市場層面時要懂得收斂,否則設計不受市場青睞也無用,這也是許多設計師的離職原因,因為設計不符合市場需求,卻又認為是公司不具慧眼,不會主動反思,學校教育又缺乏這領域,導致現在設計師養成困難,除非有極大興趣,並且有打死不退的精神,否則難以在設計路上走得長遠。。

3D 打樣的前提是一定要經過手做,並且通過市場評估,最後才考慮是否使用3D,因為打樣要花費不少錢財精力,在3D前先手做測試,才能減少成本,避免不必要的支出,畢竟很多東西其實不堪一擊,因此在3D打樣前,要把基本功練好,3D只是個快速成形的工具,不是創意,也非能在市場上存活的好設計,所以我常看到很多3D打樣出來的產品問題都差不多 — 缺乏對市場了解導致設計不符合人需,真正做文創品應該是要普及化,而非為少數人,要以市場為主,非以個人喜好為主,就像做陶瓷,除了手作,也要到工廠觀摩,才知道技術門檻在哪,才知道產品怎麼做。

簡言之,好的設計,一定要考量到市場,透過觀察與傾聽,才能知道市場聲音。

四、相較於過去設計大賽,只有少數得獎者受惠的情況下,光點計畫提供100個名額,讓更 多人可以享有同等鼓勵並提供平台讓他們發光發熱,您覺得這樣的改變是否能幫助到更多 想在陶瓷領域發展的設計者?以及您對於光點計畫的看法為何?

程:

相比於之前的比賽,許多參賽者參加完就離開,若是參加完有別的培育計畫,對參賽者而言會是個很好的學習機會,主辦方也可從中繼續拔擢人才,而此次法藍瓷換種方式,用這樣的計畫來培育學生、提拔人才真的非常好,只是學生是否會感受到計畫的用心,就要看這次狀況了。

我覺得光點計畫的下一步應該是要凝聚創意的腦袋,因為創意的腦袋是這個時代最有價值的,也許年輕人會反饋給我們,不同的市場的不同需求考量。所以光點計畫應該要幫助更多想在陶瓷領域發展的設計者,因為現在的年輕人比較不會被一個材質綁住,可以讓大家挑戰看看,自己原先熟悉的異材質,在加上了陶瓷之後會產生什麼樣的創意。

整體而言,光點計畫很像一個測試,測試有多少學生有心,願意拿出作品,為自己的未來鋪路。


「台北有著堅忍不拔的特色,是最能讓設計落地生根的都市,『設計力,社會益』,好的設計能改變社會,這是台灣接下來要持續創造的方向。」

郭介誠先生是 中華民國工業設計協會 Chinese Industrial Designers Association 的秘書長,法藍瓷光點計畫團隊,近日和郭介誠先生聊到美感教育、世界設計之都和國際設計交流,繼續看下去,看看精彩的訪談過程吧!

一、目前台灣越來越重視設計美感的教育,想請您依您個人的觀察,與我們分享台灣設計 學生與其他國家相比下的優勢與劣勢。

郭:

台灣社會近幾年來確實是越來越重視美感課題,但這也反映了長期以來一般大眾對美感教育的漠視,例如過去我們在國民教育階段,很多美勞課往往被犧牲拿來充做應付學科考試,以現今重視美感與設計創新的趨勢回頭檢視,這其實是短視近利、缺乏宏觀遠見的作為;美感最是要透過啟發的手段從小不間斷的培育,但大家往往忽略了。

個人對於美感教育的期許,是希望能讓所有人在日常生活環境中、在百工器物中感受美的存在;不單只靠課程教育的管道,而是能從日常生活體驗中培育感知。

記得之前途經義大利米蘭時,街道上的行人穿著舉止、路上穿梭的車輛、兩旁新舊和諧並存的建築,都散發著一股氣質的美感,讓你感受到整座街道像是標緻得體的俊男美女們的伸展台;這種美的態度是發自內心的、融入日常生活話題的,這也是我希望能體現在台灣推動美感教育後可以預見的情境。

二、有鑒於您在實務界與教育界的雙領域經驗,請問您建議台灣在設計教育上還有哪些可以再 多努力的方向呢?

郭:

設計教育應該本乎學生志趣「適才、適性、適所」、「因材施教」的本質施教,但綜觀現今大學校院的設計教育多以回應市場取向大同小異,校際間沒有太多屬於自己可以建立的深耕特色類別,也導致有國外的專家學者在參觀完新一代設計展後,提出作品過度趨向回應流行趨勢卻沒有因應產業特性的多元層次需求,因此回歸到台灣的設計教育發展,我認為有兩個觀點很關鍵:

第一,設計教育一方面應以學生適性發展為主體因材施教,另方面應該回應產業需求提供多層次設計服務所需要的人才;校際間宜根據教育目標定位經營自己的特色回應市場對人才的多元需求,是教育現場要不斷淬煉師生思考的一個課題。

第二,要培養設計科系學生具備勇於開創新局的人格特質;設計工作意謂著必須要不斷的創新,並且要不畏挑戰;要時常保有對設計熱情的初衷,不要一味隨波逐流,以現今社會充斥著高額獎金誘惑的競賽活動,容易讓年輕學子迷失、甚至忘了要挑戰自我、貢獻創新創意的初衷;在設計人格教育涵養上,如果能保有時時自我挑戰和創新的積極態度,才能在寂寞的創新路上前仆後繼、過關斬將,最後在市場端迎接出人頭地、甘甜美好的設計成就。

三、近年越來越多設計科系以3D打樣,或新素材進行設計創作,但對於選擇傳統工藝的學生 ,不知您有沒有什麼鼓勵和建議呢?

郭:

永遠都不要忘記雙手是你檢視創意構想最好的工具,不要迷失在科技工具萬能的繆思中;在設計開發階段中因地制宜的活用傳統技法和現代數位工具,才能夠獲致縮短工時、回應市場變遷相輔相乘的具體成效;換言之,抓緊傳統工藝手法的智慧,因為這項人類資產和你的整體思維有著最深刻的連結;古有明訓「手腦並用」就是最好的寫照。

四、相較於過去設計大賽,只有少數得獎者受惠的情況下,光點計畫提供100個名額,讓更 多人可以享有同等鼓勵並提供平台讓他們發光發熱,您覺得這樣的改變是否能幫助到更多 想在陶瓷領域發展的設計者?以及您對於光點計畫的看法為何?

郭:

光點計畫真的讓我益發尊敬法藍瓷回饋社會、作育人才的企業格局!

綜觀現今社會,不難發現到處充斥著誘人獎金為號召的比賽活動,過多的競賽競逐也容易使參賽者迷失、忘卻想要用設計創意改變世界造就更好未來的創作初衷;多數競賽成為大樂透式、贏者全拿的殺戮戰場,面對優勝劣敗失衡的市場機制,身為教育工作一份子,得要關心同樣使勁洪荒之力卻沒有得到相對掌聲鼓勵的明日之星們。

光點計畫的出現,真的為扭轉競賽活動回到鼓勵創作的大路上吹響號角;與其拔尖一人,不如換位思考想方設法地來幫助了那些有潛力的年輕設計師們,看見並肯定自己創作的初衷;法藍瓷以企業籌辦設計競賽經年以來,願意為引領社會思潮做出變革,率先創新賽制發掘設計新秀、讓設計新秀們的創意不設限的自由馳騁、回到創作的初衷、進而拔擢新人不遺餘力,十分令人感動。

五、從溫州政府為兩岸青年學子舉辦的設計工作坊可發現,這樣的國際交流經驗越來越被重視,然而除了兩岸,台灣學子在其他國際設計交流上似乎較缺乏,請問您對台灣設計院校國際交流資源的看法為何?

郭:

台灣在社會文明進程與據地理位置之便,確實在兩岸交流上擁有便捷豐富的資源,因此台灣設計校院更應該在既有的條件優勢,更加頻繁的擴大兩岸交流、甚至國際交流;跳脫學期限制、跳脫集中寒暑假短期的工作營模式,尋求跨國跨域更全面的合作與突破,是學校、公部門大家一起要共襄盛舉的課題,畢竟讓承載著優質文化內在的台灣學子有更多平台施展拳腳發揮創想,把世界市場納入自己作品行銷的版圖,是我們對於生於斯、長於斯台灣新世代設計新秀的夢幻交集。

六、台北在2016年被選為世界與設計之都,請問您覺得台北之所以脫穎而出的原因為何,有什麼台北關於設計最特別、與世界不同的地方嗎?我們又可以如何發揮這項特質呢?

郭:

我想台北能在2016年獲選成為世界設計之都(World Design Capital, WDC),有一項關鍵因素,就是產官學研社、不分「公部門」不分領域別齊心協力共創的聲音,贏得主辦單位對台北籌辦的認同。

顯而易見,台北作為首都擁有最豐富的設計人才資源,台北市府在2016年承載了WDC 的願景,理當成為台灣各縣市起而效尤、將設計創新導入市政建設服務市民的領頭羊;然而隨著活動的結束台北並沒有乘勝追擊、再接再厲企圖成為亞洲華人典範的設計之都,為「設計力、社會益」做出首都城市級典範的定義註解。

七、從台北設計之都到前一陣子熱門的身分證重新設計議題,設計跟生活息息相關,越來越多與在地結合、強調設計思考,想請問您認為現在台灣整體設計的趨勢為何?是什麼原因影響至此?未來台灣設計可以在國際上發光的亮點是什麼?

郭:

從設計的表象可以一窺背後所代表的社會現象,例如前面談論到從小美感教育的疏離,演變現今大眾多只重表象、缺乏深究美感的覺知;我們可以把設計過程看做是一種溝通,讓想解決的問題先得到認同,再經由設計師的巧思「適切的」回應社會的期待。

就像身分證重設計所引發意見與見解漫射事件,理當先回到設計的要務在於協助身分證「優雅的」、「恰如其分的」詮釋其功能,而不主觀的落入單一條件下排他性的爭論觀點;一如歐元區各國的紙鈔與硬幣圖樣設計,兼備區域內各國的文化圖騰也包含認同我們是歐元大家庭的務實本色。

歐元的設計案例可以做為我們面對「身分證重設計」失焦的對照案例;喜見社會大眾對於設計議題的關注,台灣設計界能否成為一股值得信賴的建設力量,讓公部門、社會大眾相信好的設計能夠引領社會向上提升,這是「台灣設計」接下來要證明絕對可行的申論課題。

法藍瓷光點計畫FRANZ Rising Star Project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