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日常:偽善與涼薄

Photo by Finan Akbar on Unsplash

在茶餐廳食晏,隔離檯來了兩個男人,正在討論子女教育問題。其中一人的女兒就讀天水圍一間學校,正是有老師墮樓身亡那一間。

他對老師墮樓一事表示不滿,認為此舉實在「累街坊」。現在女兒嚷著要轉校,令他煩惱不已。「人地叫你做咪照做囉,唔通要校長自己做咩?」他如是說。

不過「錯有錯著」,因為他們本來就想要轉校,以就近自己住處。他教女兒千萬不要提及交通問題,只要向有關方面說自己心靈受創,或有機會成功。


早前,有一群自稱「無政治立場,只談教育的教育界僕人」發起網上聯署,指「分化與對立無助優化教育制度」,以回應老師墮樓事件。

先別論為人師表,豈可用「優化」一詞而不肯明言改善;自稱「只談教育的教育界僕人」,已是肉麻得相當可笑。

「分化與對立無助優化教育制度」之廢,猶如「氧氣和水無助改善笨人的腦袋」一樣,說了等於沒說,根本無助查明真相,追究責任。

當中有份聯署的不少是校長或副校,更可笑的是,接近一半人是匿名聯署!既然理直氣壯,卻又閃閃縮縮,有何credibility可言?

現在市民要求獨立調查,追究責任,改善制度(如需要);聯署卻無的放矢,誣捏他人妖魔化校長、逼死校長以謝天下,藉此轉移視線。

滿口仁義道德,反對「聲討文化、怪罪文化、搏取掌聲的文化」,卻對查明真相、追究責任不發一言,這又是什麼卸膊文化?


由聖保祿中學報警趕走中六學生,以擔心學生安全為藉口,掩飾老師處理不當的手法;

到林鄭借關心死者家屬為名,暗渡陳倉、偷換概念,為移交「犯人」返大陸打開缺口;

如此香港,烏煙瘴氣;所作所為,令人作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