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祢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摘要

一個關於信仰根基的問題,”主啊!祢是玩真的嗎?”如何在發問後將近10年的經歷中,因著祂的啟示,並且祂照著祂的應許救活我。使我終於清楚地得到上帝的回答”祂是玩真的!”

在這裡分享,不是想鼓勵大家以一個隨隨便便的態度去問上帝,因為聖經教導我們要敬畏神因為敬畏神是智慧的開端,因此,我在問上帝時是有敬畏之心,在問上帝時是真的想知道祂的答覆,但心中又惶恐不敢期待上帝的答覆,怕得罪了神!更何況上帝沒有馬上給答覆,就不知道上帝到底會不會答覆,日子久了,甚至連我這個問問題的當事人可能都忘了自己曾經問過上帝的問題。

基督徒在跟隨主的日子中,總是會碰到許多難以處理的人或事,因此常會在禱告時,把問題拿出來請上帝給答案或是幫忙解決。我也不例外,這裡我分享我個人過去在教會服事跟隨主時的ㄧ段經歷。那是向上帝問了一個問題,但是上帝沒有馬上回答,而我自己也不敢期望上帝會回答,那知道經過七年的歲月,先是上帝透過祂所賜下的奇妙訊息,既警示我會中年遇苦難,又應許會救回我。賜下訊息三年後讓我親身經驗兩次命危然後被救活。使我清清楚楚的收到上帝的回答。祂是玩真的!祂不但玩真的,更讓我知道祂是又真又活的神!

2003年6月當時在灣區的另一間教會擔任執事服事4年任滿的最後一次長執會後,獨自一人來到教會主堂內,回想過去四年的服事中,看到許多弟兄姊妹在參與服事時受到了傷害,可是教會中的牧長們只是要受到傷害的弟兄姐妹們多包容卻不敢也不願得罪那些傷害人的人而任憑那些人年復 一年的 繼續傷害人。那情況就像是一群羊中,弱小的 綿羊持續地被強壯的山羊用角抵觸受傷了, 但我空有 執事的職分卻是無法保護更沒有能力纏裹他們的傷口,心中因此有了問題想向上帝詢問為什麼 祂容許教會中有這樣的事發生?當下就問上帝是玩真的嗎?還是玩假的?(主啊! 如果玩真的, 為 什麼 你容許教會中有壯羊 欺負弱羊的事發生?)雖然不敢期望得到上帝的答覆,但是如果上帝回應說玩假的,那好辦,以後就不用玩了。但是如果上帝當時回應說玩真的,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呢!雖然上帝沒有回答為什麼教會中會有強壯的羊 欺負弱小的羊這樣的事, 但是祂卻在後來的日子中清楚地回答我:祂是玩真的 !

卸任後,我們全家就來到了靈糧堂聚會,後來的生活就以小孩為中心了。直到2013年的暑假,7月的某一天,我在Homestead和Wolfe路的大華超市的停車場正走著時,忽然碰到了久未見面的大學學長,兩個人就坐在路旁的行人休息椅上聊了起來,因為學長夫妻在他們的教會非常積極地參與差傳服事,因此有了一些甘苦分享,我當場就將十年前的問題拿出來分享。我分享給學長,服事中碰到的人與事有很多時候是非常不愉快的,但是不要那麼生氣。因為可以問當事人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玩真的,咱們玩下去。玩假的,那就不用玩了。我分享給學長,我曾問過上帝”祂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但是我並不敢期望得到上帝的回答,我告訴學長,因為如果上帝回應我說祂是玩真的,我還不知道要如何回答祂呢?!

那知道,2013年11月24日的一場心臟的急救,其中經歷了二次命危的狀況,因著妻子和小組長和許許多多的弟兄姐妹們的禱告支持,和上帝的恩典將我救了回來。雖然從此我成為心臟失敗(衰竭)的病人,但是心中還是非常感謝上帝的救命大恩。

記得12月1日傍晚一個人躺在加護病房中休息,忽然抬起頭來想看看時間為何時,卻只看到時鐘的指針停在5點56分沒有走動,大約過了大約十多分鐘後,時鐘才開始走動了,而且與後來看護我的護士查詢時間時,這時鐘的指針竟然沒有遲延。這件事喚醒了我的記憶,十月時,我在五十歲生日過後,寫了一篇見證。那是關於多年前我在上劉師母的21天醫治佈道同工訓練時,從神領受的話語信息。當年領受時,心中一直記得,為了自己的性命,我只有時時宣告神的話語及尋求神的恩典與保護,希望能保住自己的性命。那些年間可能有些弟兄姐妹認為我很追求很愛主,但是我完全不敢讓別人知道我其實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好不容易過了五十歲生日,想著五十歲了,傳統的老年人是從50歲開始算起。想著當年領受的信息或許因著邁入老年而過期失效了。為了神的恩典與保護,就寫了一篇見證感謝神(會向人說話,在苦難中賜下恩典的上帝)。豈知道神說有就有命立就立。神也按著祂的應許果然搭救了我的性命。這天因著時鐘的暫停,喚起我的記憶。 因為當年神賜下的第一個訊息,就是關於希西家病的要死蒙神加增壽命的兆頭,上帝使日晷向前進的日影往後退十度。使希西家能完全相信上帝的應許。那時心中非常激動,當妻子在7點左右來看我時立刻將剛剛所經歷的事告訴她。時間不知不覺中來到了7點56分,此時時鐘再次停止了。之前我親眼目睹,這時當著妻子的面再次的發生,好像要妻子相信我所說的是真實的。可以見證我所說的話是真實的。

感謝神!我後來於12月4日傍晚出院回家。因著自己是心臟失敗的病人,我在家只能好好地休息。 2014年1月的某一天早上,忽然收到學長的電郵邀請我吃中飯。自從前一年七月見過一面聊話之後就沒有再聯絡過,我心臟瀕死得救的事也還沒有讓學長知道。因此非常高興有機會能夠和學長一起吃中飯。當天中餐時,學長的妻子也在場。席間,學長和學嫂之間一直用Gordon 的一句話,彼此互相談話。我很好奇是那句話?因此就問學長是那句話?學長說就是我問上帝玩真的玩假的那句話。每次他服事遇到挫折時,他的妻子就會問他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非常謝謝學長請我吃這頓飯。

表面上看,好像是我的分享曾經對學長的服事有正面的影響。但事實上是上帝透過學長與我的兩次不預期的會面提醒我自己曾經問過的問題”祢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正如我第一次告訴學長時所說,如果上帝回應我祂是玩真的!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更何況那是十年前問的問題,那時的我年輕氣盛。但神透過2010年的醫治同工訓練的聖經信息,不但告訴我中年生命會經歷危機,更應許我祂會將我救回。祂的應許真的是信實的。在這兩次心臟手術的經歷中,祂不但按著應許救活了我,更回答我的問題讓我知道祂是玩真的!上帝是又真又活的。上帝已經回答了我的問題,現在的問題是我該如何回答呢?朋友如果您是我, 您會如何回應?可否將您的想法或是作法分享出來?願上帝的旨意得到彰顯!

附記:

謝謝編輯們的問題使我能將我問上帝的問題說清楚,

更感謝天父的憐憫與恩典,使我在清楚明白自己的問題後能夠很快的就得到祂的回答。

我的問題是問天父祢為什麼容許教會中有強壯的羊去欺侮弱小的羊?

上帝透過希伯來書清楚的告訴我:”你們乃是來到錫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裡有千萬的天使。有名錄在天上諸長子之會所共聚的總會,有審判眾人的神,和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 天父要我把眼目定睛在天上耶路撒冷城中的教會(天上諸長子共聚的總會)。在那教會中的每一個人,都是經過天父管教過的,並且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

是的!阿爸天父!願祢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願地上的眾教會都能順服天父的帶領,讓神的愛能遮蓋且醫治每一個心靈創傷的靈魂!

  1. 當年問上帝玩真的還是玩假的?之前,曾在受難日到復活節進行平生第一次的禁食禱告,因為是第一次也沒有人指導該如何進行,只是妻子建議我在受難日進行ㄧ次禁食禱告,一方面紀念耶穌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一方面尋求天父的旨意。禁食一直到復活節當天下午在教會,一位主內弟兄問我有沒有什麼得著?我回答他, 雖然我過去被教導的是不要換教會,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感受到上帝要我離開教會。所以在擔任執事四年任滿後,我帶著全家人就來到了靈糧堂。 更感謝天父的啟示,當時靈糧堂正在搬進新堂,不記得是在新堂第一次(或是第二次)的主日敬拜中,天父賜下訊息,肯定我的變動。上帝賜下的訊息是創世記第十三章8–9節
  2. 亞伯 蘭 就 對 羅 得 說 、 你 我 不 可 相 爭 、 你 的 牧 人和 我 的 牧 人 也 不 可 相 爭 、 因 為 我 們 是 骨 肉 。 〔原 文 作 弟 兄 〕

13:9 遍 地 不 都 在 你 眼 前 麼 . 請 你 離 開 我 、 你 向 左 、我 就 向 右 、 你 向 右 、 我 就 向 左 。

是的,我們是弟兄,不可相爭。所以我們一家就離開了前面的教會。

  1. 當時離開教會的個人領受是周處除三害,特別是要學習周處除第三害。感謝天父的憐憫與恩典,後來上帝用以西結書34:15–22安慰我。

34:15

主 耶 和 華 說 、 我 必 親 自 作 我 羊 的 牧 人 、 使 他 們 得以 躺 臥 。

34:16

失 喪 的 、 我 必 尋 找 、 被 逐 的 、 我 必 領 回 、 受 傷 的、 我 必 纏 裹 、 有 病 的 、 我 必 醫 治 . 只 是 肥 的 壯 的、 我 必 除 滅 . 也 要 秉 公 牧 養 他 們 。

34:17

我 的 羊 群 哪 、 論 到 你 們 、 主 耶 和 華 如 此 說 、 我 必在 羊 與 羊 中 間 、 公 綿 羊 與 公 山 羊 中 間 、 施 行 判 斷。

34:18

你 們 這 些 肥 壯 的 羊 、 在 美 好 的 草 場 喫 草 、 還 以 為小 事 嗎 . 剩 下 的 草 、 你 們 竟 用 蹄 踐 踏 了 . 你 們 喝清 水 、 剩 下 的 水 、 你 們 竟 用 蹄 攪 渾 了 。

34:19

至 於 我 的 羊 、 只 得 喫 你 們 所 踐 踏 的 、 喝 你 們 所 攪渾 的 。

34:20

所 以 主 耶 和 華 如 此 說 、 我 必 在 肥 羊 和 瘦 羊 中 間 施行 判 斷 。

34:21

因 為 你 們 用 脅 用 肩 擁 擠 一 切 瘦 弱 的 、 又 用 角 牴 觸、 以 致 使 他 們 四 散 .

34:22

所 以 我 必 拯 救 我 的 群 羊 不 再 作 掠 物 . 我 也 必 在 羊和 羊 中 間 施 行 判 斷 。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