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錯不代表失敗!鼓勵離開的勇氣

離職就是失敗嗎?

細數這五年,風起雲湧的臺灣經濟有感衰退、食安崩壞、國防布與驚動世界的學運、中國有感崛起、無黨籍素人當選天龍國市長……等,無一不是撼動人心的歷史性事件。

在這之間崩壞的除了政府的信譽,更是台灣的自信。

人們不再如此肯定共產黨的落後與台灣的民主,當對面終於啟動了龐大的經濟火車,領著整個歐亞大陸前進;當對面的工廠吸收了原本台灣大多數的訂單;當對面開始唱起中國人寫的歌,而不再追捧臺灣明星;當康熙來了即將停播,中國好聲音壓過星光大道;當吳宗憲在半世紀金鐘獎舞台上,說出人們不想聽見的事實。

氾濫的細節檢討,成就了什麼?

我想我能理解,馮光遠在跟吳宗憲辯論時支支吾吾的的背後,只是想辯解:「臺灣沒有這麼不堪,都是你們思想不夠正面。」卻沒有底氣敢直接說出來,因為他理智上也知道,上一代的台灣,不能解釋這一代的台灣,情感上卻無法平衡。

這矛盾的情緒不只是馮光遠有,基本上充斥著每一篇新聞、每個社論、PTT八卦版。一方面接受臺灣現況差勁,卻也無法容忍任何人批評臺灣。只是不斷的找代罪羔羊,放上木樁燒了,祈禱從此臺灣就能一帆風順。

同時,這矛盾也讓我越來越不知道怎麼看待現況。臺灣的沉淪不是一兩個女巫造成的,但又怎麼能確信所謂專家開出的處方籤鐵定見效?而不是後遺症更多的特效藥?

平心而論,無論是民間公司,甚或公家單位中都有著十分優秀,負責任的人。有加班加到地老天荒的公家單位,當然也會有瀰漫著退休氛圍的民營企業。一味批評公職不僅不合理,更只顯示發言人沒有就事論事的能力。(同理也可以套用到勞資對立的論點,但這就不在本篇討論範圍了)

而政府機構與私人公司的辦事效率差異,更不是該檢討的範圍。因為兩者最初設置的目的本來就不一樣,架構自然影響效率,只要不到誇張的慢(例如二十多年前的古巴,設立公司的文件要接近一年才會下來),就不該拿鉛筆比雞腿。

不爽不要做,真的很難

我發現最大的問題在於,一個組織中「不爽硬要做」的人員比例多寡。

不是每個新鮮人一出社會就打定「我要擺爛」的主意,多數是因為遇上不喜歡的工作內容或氛圍,漸漸磨損了熱情,慢慢成為行屍走肉,最後變成每天嚷嚷著「這就是現實社會啦。」的人。

一般而言,遇到不喜歡的環境,走就是了,但在台灣社會並不能接受這樣的人。彷彿只要一認錯,這人就是沒耐性、沒忠誠、沒能力。或許會有人辯解,都是為了一口飯吃,但老實說,只要是認真工作的人,很少人是離開現在的工作就會餓死的,尤其是在年輕力壯的時候。實際上都是來自社會,或自己給的心理壓力,導致許多「不爽硬要做」的人產生。

而這種「不爽硬要做」的人,就成了因循苟且的社會殭屍。不是說這些人能力一定很差,相對的有些人能力很強,但並沒有把事情做好的心。對他們來說,工作的目的,是為了有錢休閒。(正如同起床的目的,是為了再躺回去一樣。)

出社會的新鮮人一定聽過前輩這樣告誡:「再撐久一點,就算要離職也要撐到三個月/一年/兩年/三年,讓自己履歷好看一點。」或是「去大公司/外商洗一下履歷,對你很有幫助。」再不然就是「凡事要忍著,等你撐上去就不一樣了,這行業就是這樣。」

這些耳熟能詳的話如雷貫耳,然後新鮮人才終於了解,原來我們不是為了把事情做好而工作,是為了履歷工作。原來就算是再不對勁的事情,撐久了你就會從受害者升級成加害者。

離開的勇氣,有多重要?

了解了什麼是「不爽硬要做」的人,以及社會氛圍後,回頭來看,公部門的「不爽硬要做」比例,因為近年經濟衰退,鐵飯碗仍吸引著眾多「先存活,再談意義。」的人爭相考試進入。雖然不是沒有,但我相信八成考公職的人只是圖個安穩,並沒有什麼拯救世界的企圖。

當我們的社會歌頌著「堅毅不拔,最後終於出頭天」的故事時。犧牲的是同樣嘗試著「堅毅不拔,最後蹉跎掉自我與青春,最後心理崩潰」的砲灰。而不用多說,後者絕對佔大多數。

從小學開始,我們幫小孩定下無數「成功的公式」,有所謂明星小學、明星國中、明星高中、明星大學、明星企業、明星產業、明星職位、明星國家……,彷彿一旦脫離了這條軌道,就永遠脫離成功的舞台。當然,明星之所以為明星自有其道理,這篇也絕對不是想用無產階級鬥爭的方式打掉「明星」。

唯一想要提醒的是,給這個社會、給你的小孩、給朋友、給彼此一點失敗的空間,鬆綁成功的公式,去認同「離開」的勇氣。讓不適任者自由,讓社會流動。

本文刊於:
不爽不要做,鼓勵離開的勇氣」風傳媒
請給台灣年輕人一點離開的勇氣」關鍵評論

馮光遠 VS 吳宗憲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張家哲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