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三句反Uber,卻不夠充分的理由

最近顧著成為寶可夢大師,趁著走到腿痠坐下來關心一下時事,才發現Uber連署已經突破五萬關卡,並且官方發了篇說會更努力溝通修法,但實質上沒有透露什麼訊息的公告。對於Uber網路上毀譽參半,身為一個沒有搭過Uber卻也不反對Uber的人,發現在反Uber的陣營裡普遍有一些,雖然聽起來又很有道理,仔細想卻不夠充分的說法,以下在這邊解析:

【Uber不合法,不是營業用車也沒有職業駕照,憑什麼上路?】

(一)首先執著於執照前,先要知道「職業駕駛」跟「一般駕駛」的區別,事實上也就只是考照時多了『曲線進退』、『曲巷調頭』、自排要加考手排的『換檔穩定測試』與『上下坡道』。「一般駕駛執照」與「小客車職業駕駛執照」對於駕駛有沒有幫助?只能說見仁見智,就我的觀察,計程車也是每天有車禍。

再來是「營業用車」與「非營業用車」,其實大致上差別只是稅法遊戲(真要說,反而營業用車的稅金還省了近一半。)事實上是否為營業用車,跟消費者唯一有關係的就是保險,台灣的計程車至少要有150萬責任險,Uber並沒有在台灣加保乘客險,但確實總公司在美國有保相關險,並且在台灣也順利理賠過。

關於這點,除非你在乎的是究竟是台灣保險公司賺錢,或是美國保險公司賺錢,不然除了透明程度需要加強,只要確實有保險,也沒什麼好執著。

【Uber違法又不願意溝通,根本欺負台灣市場小!】

(二)關於「Uber 做法就是違法」這個根深蒂固的想法,可以參考上一點思考,任何事情在合法前都是違法的。且政府跟Uber的交鋒,基本上我們都沒有親自參與,有的只有政府新聞稿跟一些網路名嘴放話,考量到政府的智慧以及媒體渲染的能力,這些資訊是否有參考性仍值得質疑。

唯一能確定的是,計程車作為政府背書壟斷的行業,品質仍不夠好;以及Uber作為盈利企業,必定會讓他們選擇跟當地政府達成協議,或退出市場。懸而不決恐怕是有其他考量,但不會是常態。畢竟私人企業不像政府有稅金無條件供養。(別忘了前幾天的新聞:就算資本龐大如Uber,面對詭譎局面,也必須跟著Google等前輩一樣棄守中國市場,接受併購條件。)

【Uber不過就是有技術背景的野雞車,如果Uber可以,那我家廚房空閒要開餐廳行不行?我家房間要當旅館行不行?】

(三)首先,對於任何成功「新創」的技術拆解永遠無法瞭解其核心價值,例如PokemonGo絕對不只是靠AR+LBS(Location Base Servise)就能成功。

後面的問題就討論到共享經濟的核心了,哪些東西可以在空閑時段租出盈利?很明顯共享經濟的概念挑戰了世界各國的既有法規,Uber所面臨的問題Airbnb也沒有少。既然全世界都在吵,我也沒什麼好多評論是非的,但這邊我更想提醒的是,在堅持「法」的概念下,不能忽視「非法」存在的原因。Uber能長成這麼大的公司,就是因為民眾有其需求。有人願意多花點錢搭好點的車、想要搭車時照GoogleMap來走、更有人買了名車在家沒事,想四處晃晃順便賺外快。

必須要強調的是,在討論Uber跟計程車時,不能把兩者當成等價的替代品來比較,事實上會去開計程車的幾乎一定是為了收入因素,但會去開Uber的有很多並沒有經濟壓力,反而是在家無聊想多跟人閒聊、或單純喜歡開車的人。Uber跟計程車業雖然有競爭,但消費族群跟司機族群仍有不同,計程車面臨的問題不是把Uber打掉就會不見,但若計程車產業沒有今天那些根深蒂固的問題,能完整滿足消費者,Uber的市場會縮得很小。同樣的,Uber化也救不了計程車業,把兩件事描述為廝殺競爭是滿嚴重的錯誤前提。一個合理的畫面是,一個合格司機可以自由選擇要開Uber還是小黃,符合自己的需求以及利益。

在支持政府踢出“不法者”之前,必須先反過看,很多問題其實都是「法規」搞出來的,所有沒來由的執著都會造成其他層面的損害,例如你在乎計程車司機很辛苦應該多貼補點錢,於是立法補貼油費及各種稅金,造成計程車司機人數供過於求,每個人餅都小了,卻也餓不死不想轉職,最終犧牲的就是計程車品質長年無法提升(雖然如台灣大車隊等領頭羊已經很努力經營車隊,提升服務品質,但在司機本業收入與服務品質無關之下,對大環境能做的改善的實屬有限)。

Uber與計程車針鋒相對的局面,對於台灣的民眾並沒有好處,民眾應該有消費自由,在不同狀況下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交通工具,也唯有在自由消費的狀態下,市場才能真正淘汰不合格的產品,屆時若Uber比不上計程車,不用立法遊行,自然會退出台灣。

本文刊登於風傳媒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