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守護世界和平的學生制服

Photo by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最近學生制服解禁這件事似乎鬧得沸沸揚揚,身為一個高中因為常忘記繫皮帶而被記了11支警告的壞學生特別有感。不強迫穿制服這件事情好像踩到很多人的地雷,但或許,從發生在2005年左右(反正就是我升高中那年)非常相似的,「解髮禁」來談比較簡單。

今天抨擊解禁的聲音例如「學生只花心思在爭奇鬥豔,不專心讀書了!」、「這樣是在霸凌沒錢買新衣的窮人!」、「這樣學生會更搞怪,教化不可!(然後他就死了)」......抱歉離題,總之同樣的聲音都曾出現在頭髮上。

然而自從髮禁解除以來已經十年,放學時路上並沒有出現超級賽亞人學生團、也沒有學生用頭髮勒死同學的社會頭條,更沒有學生因為染髮過度而禿頭的新聞出現。(或許會有人反對,那是因為許多學校依然堅持對學生處私刑維持髮禁,才拯救了台灣的學童。這現象擱置後聊。)

如今回頭來看,當初家長所擔心的事情似乎都沒有發生,然而在家長尚未消化完這件事背後的意涵時,第二個震撼彈又被拋出:「以前只有頭毛,現在居然連制服都免了?簡直喪權辱國!」既然如此,以下就幫家長(或家長心態的人)們解析一下各種擔憂之所以不會發生的原因,便於大家消化。

擔憂一:學生會爭奇鬥豔,心思完全不在學業上!

高中剛入學時,正好是解髮禁第一年。沒人檢查頭髮確實是新鮮的體驗,過不到幾個月,班上也確實開始出現一些特殊的髮型跟髮色,同學之間偶爾討論一下髮型,推薦髮廊。然後呢?然後就這樣了。

直到畢業,其實也就是特定幾個人會有特定的髮型,甚至可以很簡單的分類成「特別設計」、「特別懶得剪」、「特別一般」三類,每個人按照自己的習慣管理自己的頭髮(像我就因為懶得剪常常長到肩膀,又因為不喜歡捲髮,定期會去離子燙。)

然而會不會影響到學業成績?這樣說好了。確實在我的觀察中,髮型「特別一般」的同學成績會比較好,但不代表他是因為不花時間在頭髮上才讓成績好,而是因為他「本來就」不會花時間在頭髮上,「本來就」習慣把時間花在讀書,才讓他成績好。
反過來,頭髮照顧得很好成績就差嗎?就我自己而言,花在燙頭髮上的時間,是佔用到我去網咖的時間,而不是讀書的時間。

擔憂二:沒錢買新衣的窮人會更可憐,甚至被霸凌!

承上,從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人是用頭髮交朋友。「特別設計」的同學或許真的手頭比較寬裕,「特別一般」也或許比較沒零用錢。但首先要搞清楚的還是,超級賽亞頭並不會交到最多朋友,凌亂(但至少乾淨)的頭也不會讓你注定被霸凌。

真正決定人緣的是人格與個性,這些則源自於家庭,以及成長過程培養的交際手腕。要想杜絕霸凌,你該著手的是失能家庭。

擔憂三:學生更難教導,學校要拿什麼管制搞怪學生?

至於師生關係,我不知道提出這點的人對「搞怪」的定義是什麼,這裡暫且就把搞怪定義為「擾亂課堂秩序」的行為。而頭髮跟服裝到底要怎麼擾亂課堂秩序?我想來想去,只想到有人留言說的:「學生萬一拿兩個奶頭對著老師上課,老師只能柔性勸說嗎?」的情形有辦法擾亂課堂。

除此之外,我不知道一個正常坐在座位上課的學生,能夠透過任何「搞怪」來擾亂課堂。

考慮到裸體上課並未出現於大學校園(至少未曾聽聞),所以這邊我們可以得知問題並非在服裝儀容上,而在於:

1.究竟是什麼動機讓學生「不想正常」在教室上課?

2.究竟是什麼情形讓學校有正當理由「管制」學生?

第一點已經有太多討論,這邊就不多著墨;而第二點就呼應到我們一開始所提到「許多學校仍然堅持髮禁」的現象。究竟學生在社會上的角色及定位是如何被看待的?

一句家長的口頭禪:「我都是為了你好!」(無論有沒有說出口)或許可以解釋這一切。

因為我年紀比你大,所以你該做什麼我都知道;因為我看過太多,所以你不要去想其他有的沒有的,照我說的做就會成功......

這種心態在學術上就稱為「倖存者偏誤」。簡單來說就是把成功者的路徑當成公式,而忽略那些走同一條路卻失敗的案例。

當家長認定成功是有公式的,便反向否定了其他的可能性,而不再尊重兒童的「異想天開」,因為太多的不信任,所以一旦學校沒有寒暑假作業,學生放假就鐵定是浪費人生;所以一旦不去上補習班,下課就一定是看電視或做壞事。

家長心態不會只出現在家庭,當學校也貫徹這種心態,就會出現「學生是需要管教」的言論出現,因此教育部的宣導被學校視若無睹(也被家長默許),也因此才會有教官怒嗆學生:「誰要遵守法規?」

最後,或許會有人反駁:「那是因為學生太調皮,才需要管教!」於此我只想問,你不拍皮球,皮球會彈嗎?

本文刊於:
你不拍,球會彈嗎?服儀當然該解禁」-風傳媒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