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台灣的根 —《阿罩霧風雲 》

《阿罩霧風雲 貳》宣傳海報

這些年,從耗資動輒數十億的好萊塢大片,到從市井小民的生活描述大時代的精緻電影,感謝網路的發達,我已經看過不少根據史實拍攝的電影。也確實,無論是數萬人廝殺的震撼場面,或是用盡力氣仍任時代魚肉的生命歷程。或眼眶溼潤,或唏噓時間洪流之不可抗逆,都讓我有不同程度的感動。但出了戲院、關了螢幕後,感動就隔絕於記憶中了,畢竟那都是別人的故事,異地的血淚,生長於台灣的我終究無感。

直到近年,國片以《海角七號》為分水嶺開始浮出水面。但或許是環境使然,除了《賽德克巴萊》或《艋舺》稍微搔到癢處外,很少國片敢認真觸碰台灣歷史,反而多描述小情小愛、共同回憶如《那些年》,深刻些如同志議題、或本土紀錄片如《看見台灣》……等。

我帶著期待進戲院看國片,卻找不到自己的根。

所謂的「根」不是找一些共同緬懷的回憶,那只是共同自慰青春。
不是看見勤奮努力親切的台灣人,雖然感人但哪一個國家沒有好人?
更不是咬個檳榔加幾句「趕羚羊」,美國人不會因為「fuck u」驕傲吧?

我期待的「根」,是屬於台灣這塊土地的故事,不用歌頌,不需完美,只要讓我知道我從何而來,身旁的古蹟不只是古,更有血淚故事。

美國不用說,例如法國人可以驕傲當年人民大革命、中國人可以驕傲身邊唾手可得的五千年歷史痕跡,英國人驕傲自己曾是日不落帝國、西班牙無敵艦隊、希臘民主發源地、義大利黑手黨,日韓星馬印泰…

我們需要故事去編織自己的衣服,但台灣有的卻只是隨時可能更改的歷史課本,還有政治人物給我們的國不國家不家。長年下來,我感覺到台灣人幾乎都衣不蔽體,談到自我認同總是遮遮掩掩。尤其這幾年經濟的浪潮退去,亞洲四小龍的王冠已經被摘下,裸泳的我們更加沒有自信,更不知道該認同什麼。

並非只有談歷史的才是好電影,但我期待電影能給的不只是當下的笑笑罵罵淚水,而是某些更深層的省思,無論是追尋未來或認同過去。關於這點,我在《阿罩霧風雲》中感覺到了。霧峰林家花園從此不只是古蹟,湘軍、淮軍、太平天國跟我們有很深的關係,霧峰不再只是個地名、劉銘傳不只是台灣第一任總督、林獻堂不是憑空冒出來的名人,而是繼承了林家幾代人教訓與歷史背景的一員…

台灣可以不只是很多夜市的島國、可以不只是費力跟中國欲拒還迎的小角色,更可以不只是葡萄牙人隨口稱讚過就走掉的地方。

我們該有,也唯有找到自己的定位,才能有底氣,凝聚人民共識,穿上衣服,給政府方向,給世界好看。

本文刊於:

《阿罩霧風雲》觀後感」V-story

阿罩霧風雲I 預告片

阿罩霧風雲II 預告片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