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巴托比先生

今天清明節,不知道妳在那邊怎麼樣了。本來昨天想著回去給妳燒點錢,讓妳在那邊可以過的富裕一些,結果搞了一晚上網站忘了,下次給妳補上。

昨天文韜問我給妳辦追悼會的事情,我說這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你們自己籌辦,我和社團可以協助。就我自己而言,我是不願意辦的。我記得妳不只一次和我說過,如果妳要走,妳希望安安靜靜的走。但是,對於想念妳的人,我沒有權利不讓他們這樣做。我們很早就討論過,不是嗎。

那天看完BoJack Horseman,很傷心。Sarah Lynn和失落的BoJack一起嗑藥,做一些瘋狂的事,最後在她一直想去的天文館看星星,因為吸毒過多死在了BoJack的身邊。死前,她說她好想成為一名「ARCHITECT」。那是她做童星前的夢想,也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

有那麽一瞬,我想的全是妳。妳和她是多麼像啊,永遠也做不了自己的事情,Lived in a name you never owned。我也想,如果那天我陪妳去了酒吧,事情會不會不一樣;如果我不和妳說那些消沈的話,事情會不會不一樣:就像Sarah Lynn沒有遇見BoJack,沒有那些自甘墮落和逃避,事情會不會不一樣。

現在想想,我根本不是一個稱職的朋友。我們之間的模式永遠是「有福不同享,有難一起當」,我總是和妳抱怨身邊發生的事情,抱怨體制,抱怨生活的無力,而忽略了妳自己的苦惱。在妳走後,我才真正知道妳過的日子,是那樣的糟糕。

死亡是一件神聖的事情,我很高興妳可以選擇自己的方式離開這個骯髒的世界。所以我並不像他們一樣那麽悲傷,我也不想和他們一起,妳知道,悲傷是會傳染的。在我心裡,妳一直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既然死是唯一的出口,我替妳的解脫感到欣慰。

墨西哥人在死後會開派對慶祝,請逝者喜歡的樂隊來演奏,有好吃的東西。今天是妳的節日,我想妳會想聽Monty Python,可能妳正在聽著呢。敬妳一杯mojito,祝妳安好。

https://www.georgetsou.cn/2017/04/to-bartelby/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George Tsou’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