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奇談] 1 講道例子

講道最難的是甚麼?是合適的例子,因為不合適的例子實在太多。

傳統華人教會的釋經講道,其實不太著重例子,不過後來受西方講道學的影響,開始不斷講例子,甚至有教講道者,要求例子的比例要高過聖經。因此怪事就發生了......

  1. 本來在一些自由派教會才出現的情況也出現在主流福音派的講壇:講員讀過一次經文,之後全篇都是各種例子,聽完不禁會問「為何要講那段經文?」。
  2. 著重精義而不重實踐的「極端」例子應運而生。舉個例,好像哥林多前書「凡事都可行」的講道,舉的例子很可能就是「徹底基要派 / 法利賽的例子」,結局變相鼓勵「凡事都不可行」;又或者舉出「神人」例子,為了造就別人,身家性命財產器官云云,除了信仰甚麼也可以捨棄,「捨己叫人焚燒」。結果又要問:段經文其實教導我們怎樣辨識(做與不做)的原則何在?
  3. 抄襲成風,聽過別的講員講過的例子,照版煮碗地借用。其實這個反而可能不會構成重大問題(有些講員直頭宣講他人講章),但若果原先的例子已經不合適,那......
  4. 出賣別人或講員自己,往往是最精彩、會眾最有反應的例子,但會眾是對背後真理的領悟,還是對別人情況得以窺見的興奮?有時有些講員其實是借這些例子,踩低別人抬高自己。聖經那裡有如此教導?

講道沒有好例子,不如花多些時間思想如何深入淺出地解經好過。至少,講員的確在宣講,而不是賣笑、賣小強。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Gerry Kwa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