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清华人,心里还是有点使命感”

你现在能用 iPhone、iPad 和 Mac 做这么多事,有张碧仿不少的功劳。

2015年3月的一个晚上,北京嘉里中心的星巴克旗舰店,张碧仿见到了老朋友徐哲。只谈了10多分钟,他就决定加入徐哲的新项目 Rush,担任 COO ,全面负责企业市场和推广。

“我判断项目主要看大方向和团队。”张碧仿说,“这个方向是徐哲定的,我相信他,他是国内效率类软件领域最好的产品经理”。

张碧仿是湖北人,1995年保送进入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硕士毕业后,在苹果中国工作了五年,随后创过业。

每一次职业选择,他都有个标准:薪酬并不那么重要,关键是要做“有价值”的事情。

让苹果更兼容

在2005年,买一台 Mac,你会发现能用的软件不多:网上银行上不了,QQ 上不了。打开浏览器 Safari,新浪和搜狐也打不开。

这一年,张碧仿进入苹果中国开发者关系部门工作,这是他当年入职后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之前,他在永中科技销售国产 Office 软件。

在他入职一周后,苹果宣布将采用的芯片从 IBM PPC 转移到英特尔 X86。他赶上了最好的时候,一方面,苹果电脑在中国市场逐步发力,另一方面,芯片的改变大大降低了开发门槛。

他和同事们花了一年多时间拜访开发者,让他们把产品从 Windows 平台迁过来,并且提供硬件、软件和市场方面的各种支持。

比如,苹果公司会提供技术文档,开发者可借用样机,可找苹果的工程师咨询,苹果的公关还可以帮忙推广。开发者还可以在兼容性实验室,使用苹果近五年的机器进行兼容性测试,技术人员还会提供现场的开发技术支持。

他们当初吸引开发者的一大策略是,把对方变成苹果的粉丝:比如把最新的苹果产品借给对方公司相关人员,邀请他们去美国参加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等。

“他们变成苹果用户后,就会自动考虑做很多事了。” 张碧仿回忆,腾讯、新浪等都是这样“拿下”的。起初,QQ 并不支持 Mac,苹果邀请了马化腾参加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并把最新的 iPhone 送给他体验,才有了腾讯后来的 QQ Mac 版团队。

那几年,他和几位同事还经常拜访国内比较大的门户网站、各大银行,以及当时很火的人人、饭否等,说服他们实现 Safari 的兼容。

建设 iPod 生态系统

2007年,苹果中国频繁接到电话,问题都围绕 “MFi 计划”。

MFi,即 Made for iPod (后续有 Works with iPhone),是为苹果生产配件的正式许可。苹果制定技术规范、质量标准、产品包装等规则,配件厂商用自己的品牌,自己设计、生产,产品通过认证拿到 MFi 标识使用许可后,才有资格进入苹果的渠道发售。

那一年,这个计划刚在全球启动不久,只在美国总部有负责团队。已有少量厂商与总部合作,推出了带有 MFi 标识的配件,进入苹果店售卖。

接到中国开发者的询问后,张碧仿通过内部的各种途径找到了总部 MFi 计划的负责人,建立联系后,将这个计划在中国推广开来。

他们为申请加入的厂商组织了多场技术支持和讲座,并审核它们的产品是否符合标准,对其中质量好的产品,还帮忙推广。

2007年,苹果在全球范围内的首次 MFi 技术讲座在深圳举办。

“这个讲座之后每年都会在深圳举办一次,因为这些年,大约90%的 MFi 配件的设计和制造商都在中国。”他说。

此外,张碧仿还曾负责苹果当时的主要产品 iPod 的生态系统建设。

主要方式是和奥迪、奔驰、宝马、凯迪拉克等汽车厂商合作,在新款汽车上安装 iPod 接口。同样,一些高端酒店和跨国航班飞机上也提供了接口,一些博物馆还提供装有讲解词的 iPod 出租。

这些经验后来也用到了推广 iPhone 的过程中。

为早期的 App Store 吸引开发者

张碧仿第一次拿到 iPhone,是在2007年六月,当时它在美国都还没有上市,他是中国最早见到它真身的几个人之一。

之前的发布会上,乔布斯已展示了这款手机的模样和功能。但拿到手中时,他还是感到非常震撼。

“没想到手机可以做成这样。”他在心中惊叹。传统的键盘消失了,屏幕变得这么大,可以直接用手在上面划动控制。

他反复玩那个多点触控的屏幕,“感觉思维全打开了”。后来他评价,这种屏幕给人机交互方式带来了根本变革。

当时他拿到的只是工程样机,不能打电话,不能上网。不过这个功能简单的样机还是让他意识到,iPhone 在手机发展过程中有革命性的意义。

“现在回想起来,第一代 iPhone 其实还有各种遗憾,比如只支持 2G 数据网络、不能装第三方应用。”

2008年7月 App Store 上线,一个生态系统才搭建了起来。 这个平台的早期推广也成了张碧仿的工作之一。

最初,他和几位同事去说服一些公司为这个平台开发,随后把工作重心放到了市场宣传上。

“我们会找一些主题,比如旅游、商务、游戏类,在北京、上海、香港等几个大城市,根据不同区域选一批重点推荐的应用。然后请媒体记者来喝下午茶,向他们介绍这些应用,以及这些开发者已经赚了多少钱。”他回忆。

他记得早期的推荐包括“打火机”、“喝啤酒”等,分别在屏幕上模拟真实的火苗和啤酒杯。“那些应用现在看起来非常简单,但当时却给大家带来非常大的震撼,媒体自然会报道。开发者们从这些应用能看出未来趋势,又看到已有人得到巨大收益,自己就开始进来。”

此外,他们还多方联系,为 App Store 做广告、影视植入和网站推荐等。

“心里还是有点使命感”

大约从2008年开始,苹果在中国市场上逐渐变得强势,工作中的挑战性不如之前。同时,张碧仿看到很多移动互联网创业者的崛起,意识到这个平台转换的过程有大量机会。

他和几个朋友决定一起做点什么。

2009年,他和朋友用业余时间尝试了旅游行业的几个项目,反响不错。第二年,他离开了苹果,和清华校友一起创建了一家做移动旅游项目的公司,陆续推出了几个应用。

“现在回头看,产品的问题首先是用户使用频次低,第二是离钱比较远。虽然后来能赚一些钱了,但旅游业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更多的对手涌入,投入更多的钱。要成功,已经不再是把自己的产品做好就行了。”

他开始寻找新的机会,一个重要的选择标准是,希望做点对社会意义大的东西。

张碧仿最终选择加入 Rush ,除了对徐哲的信任,还因为 Rush 的产品方向符合他的价值观:“会提高很多人的工作效率,节省很多时间,对社会有真正的价值。”

他一直觉得 “作为清华人,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使命感”。

入职 Rush 五个月以来,张碧仿觉得这里的工作环境也正是自己想要的。他喜欢在创业气氛中工作,不喜欢很多大公司那样分工过细,“这里自我发挥的空间更大”。

关于学习和工作方式:

1. 你通过什么方式学习?

需要接触新事物的时候,我会先通过一切途径找到最了解这个领域的人,对方会给一些整体的指点。这样我先对全局有个了解,然后再去找资料,自己学习。

我平时看书的范围比较广,历史、社会、科幻、公司管理类的都看,这样能扩展思维。

2. 遇到问题,你会怎么解决?

首先要找到问题的根源,再针对根源去找解决方法。我比较乐观,觉得一切问题都是有解的。

3. 你喜欢和什么样的人一起工作?

我喜欢积极主动、心态开放、聪明的人,直接、公开的团队交流方式。我理想中的发生直接沟通的人在20到50人之间,这样比较舒服,沟通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