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选择 Rush,是因为我不想一天开17个会

Rush 的实习生和正式员工有完全一样的培训体系。Andy 所在的运营部门对实习生的安排是,先熟悉了解他们的特长和风格,再引导他们往最合适的方向发展。

“引导页面图要体现产品 ‘打破了所有的沟通壁垒’。”

得到创意方向的明确指示,21岁的实习生 Andy 很快想到了五种表现形式,熟练地使用设计软件 Sketch 画出了对应的五个设计草图,发起头脑风暴会议,邀请运营团队成员参加,讨论、确定了创意。

加入 Rush 大半年,Andy 进步很快,如今已经可以独立带领一个运营项目,从创意一直走到执行验收。

Rush 没有实习生

2015年7月,Andy 向电脑屏幕那头展示自己即将完成的 UI 设计图。这是一场视频面试,屏幕那头是 Rush 副总裁 Jo。他展示的是自己计划中的创业项目 — — 一个美国留学信息交流 App。

Andy 是从高中同学那里得知 Rush 招聘实习生信息的。他2012年从杭州外国语学校毕业,进入美国知名文理学院史瓦兹摩尔学院,主修数学和计算机。

他给 Jo 留下的印象是:“基础非常好,不过还是一张白纸。比较成熟,自己有想做的事情。”

他就这样成了 Rush 运营部门的实习生。

部门负责人认为 Andy 比较了解美国,但不知道美国重要的科技网站,对中国互联网行业也基本没有了解。

于是他分到的第一个任务是:搜集整理美国科技媒体 KOL (关键意见领袖),看主要有哪些人,分别关注什么话题。“从这个角度切入,可以迅速了解互联网行业,对整个行业在讨论什么、做什么有基本的认识和了解,同时也可以发挥 Andy 自身的优势。”在Andy 入职前,Jo 对他的工作和培训就有思考和安排。

“在 Rush 实习,不会被安排干最基本的杂活,而是能全程参与运营工作,甚至可以主动提出构想,大家一起论证着施行。” 比 Andy 入职略早的实习生 Twinkle 总结。

Rush 运营部门对实习生的安排是,先熟悉了解他们的特长和风格,再引导他们往最合适的方向发展。“Rush 没有实习生,实习生和正式员工有完全一样的培训体系。”部门负责人说。

Twinkle 正在浙江大学读新闻传播专业硕士,暑假在 Rush 实习过一个多月。她当时被安排做的事情包括:阅读大量的英文资讯,梳理美国知名互联网公司的运营策略和路径。

“一张白纸” 刚开始的转变是困难的。那段时间,Andy 住在离公司很近的宿舍里,每天花很多时间在办公室,周末通常也去,像是回到了大学时的努力时光。

我不要去大公司实习,不要一天开17个会

Andy 在史瓦兹摩尔学院的学业压力相当大。

“前一两年,我每天到半夜两点图书馆关门才回家。有时项目遇到瓶颈,就会整夜写代码,第二天上课前回去睡一两个小时。” Andy 回忆大学生活。后来,他尽量控制时间安排,保持相对正常的作息。

入校三年后,他休学回国找工作,是为今后的职业道路考虑。

他分析,学校整体氛围偏学术,而且所在地偏僻安静,创业和工作氛围都很淡。此外,这个学校虽然经常与哈佛、普林斯顿排名不相上下,在社会上名声却并不响亮,这并不利于学生找工作。

他比较担忧以后的发展,而且希望毕业后回国工作,于是休学回到浙江找实习。

回国近两个月,Andy 面试了十几家公司的不同职位,包括阿里巴巴和 SAP 这样的大公司,都比较失望。

“不少面试官对我都比较赞赏,但都说‘可惜这个岗位没那么多事要做,对你帮助不大’。”他回忆。

有的技术面试让他感觉比较奇怪:“对方要求复述的内容我认为根本不需要记忆,还问一些我觉得已经很老旧的问题。”

在一家知名大公司实习的同学说,在那里要做一件事牵扯的资源太多,而且上司每天都会列好详细任务,“感觉过于功能化”,只能做一小块事情。另一个在那家大公司工作过的朋友告诉他,曾有一天开了17个会。

他希望能在一份实习中学到尽可能多的东西,面试过程中,意识到 Rush 给实习生的空间比较大,于是来到了这里 。

每天都要 review

接到第一个任务时,Andy 并不知道哪些人算 KOL、到哪里去找。部门负责人列出了美国主要的科技新闻网站,让他整理主要频道和作者的信息,并且自己整理了一个作者的资料作为示范。

不过那一天结束时,他只整理出五个人的资料。“内容非常详细,包括生辰八字、养了几只狗、有没有纹身。”他回忆。

每个实习生每天都要与部门负责人约时间,回顾总结一天的工作,每个人当天暴露的问题会被分析出来,得到调整建议和鼓励。经过这样的总结回顾,Andy 第二天整理出的资料符合要求了。他清楚了做一件事是为具体什么目标,要实现目标到底需要详尽到什么程度。

随后,他又被安排整理美国传统媒体 KOL 信息,以及这些作者在社交媒体的合作渠道,在每晚回顾总结时,他被要求阐述自己对这些渠道和内容的思考。

这样的每晚例行回顾总结持续了大约两个月。

Twinkle 也有类似的经历。刚开始梳理运营案例时,她不知道该找哪些方面、用什么格式表现出来。部门负责人做了一个表格,列出需要找的网站名称,以及“策略、博客、社交媒体”等基本方向。经过思考,Twinkle 详细列出需要研究的每一块具体内容,与部门负责人讨论过几次后作了调整,还数次优化了格式。

她觉得这种学习方式十分高效,一个多月的实习,让她“从入职前一个单纯的新闻传播专业学生,到对运营工作有了框架和初步操作”。

怎样找到最好的做事路径

Andy 和 Twinkle 曾共同参与了确定 Slogan 的几轮讨论。几名实习生分析过 Uber、Airbnb 等案例,发现“大多数 Slogan 告诉用户,使用过产品后从 xx 变成了 xx ,最后的 xx 是一件好事”。

于是他们写下如何确定 Slogan 的流程:先说出用户的核心需求,然后把核心需求用已实现的祈使句或者更优美的句子表达出来。

在这样的书面总结后,部门负责人表达了赞赏:“明确目标,学习优秀案例,分析方法论,提炼可以化为己用的流程。”

设计客服系统是 Andy 做的第一个正式项目。

“我先看其他网站做得好的客服系统,模拟不同身份的体验,从中整理出我们可用的规则,添加我们公司特殊的东西,最后列出我们的业务规则、客服系统使用规范,并做出一个流程图。给 CEO 讲过、听取了开发和产品的意见后,程序员开始开发,到现在已完成了第一版。” Andy 说。

他还写了用户邀请机制的方案。 “除了发布大纲,还列出了运营系统需要哪些数据,按用户使用逻辑,我们每步可以搜集哪些数据。”

几个月来,他设计过网站,画过原型图,写过文案,做过用户邀请机制的方案,甚至想过一些产品功能,其中有的被接纳了。他还学会了怎样开始和跟进一个项目,知道了项目被打回来该怎么办。

运营工作的大部分内容他都尝试过了,并且做得不错,他从中得到了成就感。

“我以后想管理一个团队,做自己想做的东西。” Andy 一直记得自己的创业梦想。在他看来,在 Rush 的每一天,都是在全面锻炼自己,为未来实现梦想而储备能量。

关于学习和工作方式:

1. 你通常通过什么方式或路径学习?

多尝试,多阅读、交流,多思考。

比如,我最近对啤酒产生了兴趣,就在网上买了二十几瓶不一样的。首先自己喝,喝的时候分别记录下各种感觉,回头翻看这些记录,慢慢就知道啤酒中哪个特色来源于哪里。之后再看看别人是怎么评这瓶酒的,并且买书来读,了解啤酒的文化,适合用什么器皿喝、为什么等。

经过两个月,现在我走进北京任何一家酒吧,看到的啤酒都是我喝过的,别人大致说喜欢的口味请我推荐,我推荐的都能让他很满意。

2. 遇到问题,你会怎么解决?

我喜欢自己一直想,实在想不出来才去问别人。

最近发现自己在项目管理方面比较混乱,就从基础流程、写故事卡开始,整理自己独有的工作机制。

3. 你喜欢和什么样的人一起工作?

让我变得更好的人。他们会指出我要害的问题,至少在某些方面比我更有视野和经验,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