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gle :万物之中,希望最美

我自己很享受写代码,以后有了小孩,我会让小孩六七岁就开始学习写代码。

我叫 Eagle ,2012年从浙江大学软件工程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进入阿里巴巴集团的实时计算团队。“双十一” 时,大家看到的大屏上滚动的各种数据,就是我们团队算出来的。2015年5月,我加入了 Rush 。

我一直在写代码,这个工作很适合我。很多工作需要与外界大量沟通,比如销售,外部不可控因素都比较大。而写代码这个工作只要看准了,钻研下去就好,不用考虑多少外界因素,环境相对简单、可控,还可以获得足够的收入,所以,我觉得可以一直做下去。

现在创业潮,很多技术出身的人想往产品方向转。我没考虑过,因为,我觉得一个产品做得怎样不容易量化评估,产品经理的价值也是这样。而程序员的技术水平就很容易看清楚,我希望能在一个领域踏踏实实地积累足够的东西。

在大公司,每个人往往只是工作流程中的一个零件,只能在既有规则下寻找问题的技术解决方法。而且大公司工作往往各方面考虑多,技术之外的影响因素大,个人可控部分少。

创业公司给人的空间比较大,可以参与建立很多规则,人际关系简单,沟通方便,所以,我很有兴趣尝试到 Rush 这样创业期的公司工作。

我一直对结构化存储及其所带来的计算问题很感兴趣。Rush 的构想很吸引我:把邮件和即时聊天系统打通。如果有了一百万职场用户,每个人每天收发20封邮件,一年下来就是好几个 PB 的数据。用这些数据可以做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此外,Rush 给的薪酬也不错,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我在阿里的时候觉得自己技术很好,但是初来 Rush 时有些震惊,发现每个人都是自己技术领域的大牛。在这样的环境中,每个人自然而然对自己的业务水平会有更高的要求。

我最喜欢 Rush 的邮件分类功能。我订阅的技术类邮件太多,已经看不过来了,还经常有其他种类的邮件干扰,很需要系统自动做好分类。

工作中随时可能发现问题,我习惯马上解决,决不拖到第二天。

每次开发出一个新的功能大家都会很开心,我很享受这种克服困难之后的成就感。

有时我想,现在科技发展这么快,我现在研究的这些技术说不定过几年就被淘汰了。但是真正让人兴奋、愉悦的事情在于,大家都在很单纯地为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努力。

一天加班回到家后,我脑中出现这样一句话:“万物之中,希望最美。相信等以后回首,一定会怀恋这段简单、快乐而又拼命的日子。”

关于学习和工作方式:

  1. 你通常通过什么方式或路径学习?

我会看经典的书和论文,以及它们派生出的东西。

我还在社交网站上长期关注一些相关领域的人,以及国外比较好的技术类博客和社区。通过这些博客和社区,能得到新的资讯,但是,这些资讯一般是简单的概念,我会搜索相关资料、论文和书籍,进一步学习。Google Reader 是很好的筛选工具,我用它找可以深入的东西,看相关的论文。

研究别的技术框架时,我会想类似系统是否有相似的东西、开源的成熟产品大致怎么实现的,还有如何借鉴这个框架。

2. 遇到问题,你会怎么解决?

最近,因为新员工和实习生在开发中缺乏经验,我们遇到了一些由于代码引起的问题。

首先,要分析这是什么样的问题:是前期技术预研不够,还是产品需求没有理解清楚,或者产品需求发生变化了?

找到问题原因,开始思考解决方法。有时一些技术问题,可能打个补丁就解决了。但是,如果在 A、B、C 三个地方都出现了类似的问题,我就思考,是否底层逻辑、架构、范式上出了问题。

我会找出问题共性然后归纳总结,看还会不会引申出同类问题。通常我的做法是,花一两天去重构整个范式,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类的技术问题。长期来看,这种做法其实更简单高效。

新员工和实习生缺乏对范式的使用和了解,我会跟他们一起看代码和出现的问题,从而规避类似问题。

我习惯一边走路一边思考问题原因,提出猜想,验证、解决,再分析以后如何能规避。

3. 你喜欢和什么样的人一起工作?

我喜欢沟通能力好的人。我提出方案的时候,他们有思考,有回应,会提出自己的看法,给大家启发。一个人关注面总是有限的,每个人都贡献自己的想法,能提升整体工作的质量。

我喜欢脑子灵活、基础扎实、善于学习的人。不能急躁,解决问题要深入、系统地了解,善于总结归纳同类问题,这样成长比较快。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Rush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