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 在 Rush ,我更有成就感

这份工作让我很有激情,遇到问题,我会一直惦记着,想赶快处理掉。有几回一大早醒来想起一个 Bug ,爬起来就立刻处理掉。

我是 Kevin,2009年开始做手机端软件的开发。那年我从上海交通大学硕士毕业,进入泰为,参与开发一款手机导航软件。

那一年做手机端的公司还不是很多,我们看市场上流行哪些手机就为哪些平台做。当时,市场上的手机主要还是诺基亚、Windows Mobile 等,那些系统开发难度其实比现在大得多。

2011年,iPhone 已相当流行,我们开始转向 iOS 。一切需要从头开始,只能边做边学。公司并没有提供技术上的培训,还好苹果提供的开发文档比较全面,看完了就算入门了。我自己也上网找文档,看一些外国人写的示例。

不久我离开了泰为。它上市后,把原来主要在中国的研发业务逐渐转到总部硅谷,中国研发中心很多部门都被砍掉了。做不到核心业务,就到了该离开的时候。

2012年我进了思科,开发一款面向企业级用户的即时通讯软件,也是在手机端。那个软件有即时聊天和视频、电话服务,聊天免费,视频和电话收费。

我加入时那个软件已上线,只需要在原有基础上修改,满足产品提出的需求、执行团队负责人订好的方案就可以了。每天按部就班做项目,有比较大的团队一起工作,很多人提供支持,压力不大。

后来,我逐渐感觉到,泰为和思科这种成熟的大公司技术积累多,沉淀多,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不过个人承担的责任少,发展空间有限。于是我想闯一闯,把控更多的工作内容,于是想体验一下创业公司。

今年和创始人徐哲在上海聊过一次,我就决定加入 Rush 了。我觉得他很靠谱,也有过成功经验,他以前做的 Doit.im 我用过,做得很好。Rush 的产品方向也不错,把邮件和聊天工具结合起来,想象空间很大。

我之前一直在上海,不过在我看来,这次换城市也不算多大的事,毕竟两个城市离得近,我对杭州印象很好,家人也比较支持。孩子还小,妻子现在在家带孩子,杭州是个很适合生活的地方。

在前两家公司,工作交流主要靠邮件往来,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看邮件,我一般一天要收发几十封,感受到了这种交流方式的必要和不便。Rush 做的是基于邮件的工作交流工具,我很看好这个方向。我以前那种工作交流模式,如果用 Rush ,效率会提高很多。

现在我不用那么频繁看邮件了,每天的工作交流主要是技术讨论,大多是当面聊。也没有虚文缛节的会议,交流总是很高效。

我喜欢简单、没广告、用户友好的 App,现在尽力把 Rush 做成理想中的样子。

我工作的具体内容与之前类似,不过也有许多不同, 这主要是创业公司和大公司的区别。如今我需要把握整个产品框架,责任和发挥空间都比以前大很多,可以实现自己的想法,这让我比较兴奋。

我以前每天就是简单的两点一线,上班完成工作任务,下班回家,回家后也没什么事。现在比较有激情,想尽力把产品做好、让很多人用,如果做成功了会很有成就感。

我以前在成熟的大公司,工作时间都不长,比较强调工作和生活平衡。现在的工作时间比以前长,不过我就是想闯一闯,创业是让人有激情的事。

关于学习和工作方式:

1. 你通过什么方式学习?

每天9点上班,晚上有时12点多回去,除了技术讨论都在写代码。这是我热爱的东西,而写代码本身也是学习和提高自己技能的实践。

遇到问题,或者有新东西出现时,我就会在网上找技术文档,主要是一些技术论坛上。有的只是泛读了解方向,感兴趣或者在做的方向,我就会细看。

辨别文档的价值并不难。即使是新出的东西,跟以前也是有关系的。以前在这个方向有积累,自然就能辨别。

2. 遇到问题,你会怎么解决?

如果是技术问题,先 Google 一下。我尽量寻求一个人解决,因为自己做的这块,上下文、背景、业务规则,还是自己最清楚,其他人未必这么了解。有时也会跟大家一起讨论,可能会得到启发,不过最终解决还是靠自己。

这份工作让我很有激情吧,遇到问题,我会一直惦记着,想赶快处理掉。有时一大早醒来想到一个 Bug 就开始处理,到办公室早会时我已经解决了,解决问题是很快乐的。

如果问题是其他情况,就需要更多的合作和沟通。比如,产品组从他们的角度看,可能不知道那么多的技术细节,这时,对业务比较熟悉的开发人员可能会发现一些影响到产品功能的问题。

举例来说,产品给我们的故事卡要求做到 A ,我做的时候发现其中可能有疏漏,实现这个功能,除了A,还可能有 B 的情况。这就需要及时跟产品沟通,主动把 A 和 B 的功能都做了。

3. 你喜欢和什么样的人一起工作?

技术好,做事认真负责,还要好相处。

一个团队有共同的目标,都是要把这个东西做好,不要觉得是为谁做的,也不要说 “这个不是我做的我不管,出了问题也不要找我” 。要为整个团队的工作成果考虑,这样才算责任心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