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乾坤大

近日潜心拜读熊天翼先生之《海桑集》,果受益匪浅。

其言及护法战争中,时浙军伍文渊率部攻粤民国军政府,熊将军其时代理团长,奉命扼守饶平之平墟岭。敌将拂晓攻击前,熊将军危坐灯前,团副何臧问明日战果何如?熊漫应之日当无可虑,何戏言请熊拈字测之,并信口拈一“败”字。熊沉吟少顷,曰大吉“一纸空文,足以破贼。”因败字由一文一贝构成,以文易戎,“贼”字破矣。二人相与一笑。翌日拂晓,敌无动静。后岭下有二人手持白旗。问何来,答浙军使者,持有伍旅长长书,招降熊军。其时使者为熊军炮兵连长张善群所纳,其当即手书答复,洋洋洒洒数千言,如“北京政府,丧权辱国,借款购械,涂炭生民,欲以武力求统一。”“公等手执日械,囊揣日款,来与同胞相残杀。”“粤中护法之军,乃为救国家于颠危,拯人民于水火,名正言顺,天与人归,近日呻吟于北方军阀暴政之下的人民,正应箪食壶浆以迎,公等如何犹忍心害里,劳师远出,犯及粤边,即已认贼作父,且将认父作贼矣,即不言是非,宁不计及厉害”云云。使者归,伍旅长问作书者何人,答为一炮兵连长。伍骇曰“革命军下级军官皆能为此语,诚不可以争胜。”傍晚间即闻鼓号声喧闹,阵地前有浙军团长所部千余人来降。

可叹可叹。既叹熊将军临危不惧,亦叹伍旅长君子之风。所谓一纸胜过千军万马,不战而屈人之兵,大抵如是。然能免生灵涂炭,既有熊将军部之义正词严,亦赖对手之识时务知廉耻。吾辈素以为旧时军阀割据之时,民不聊生,兵燹之祸犹胜于今。孰知当日战火虽连绵不绝,主战之人如吴子玉、唐孟潇、袁百川、蒋中正辈皆深明礼义廉耻之辈,不喜杀伐,点到为止而已,不似日后国共纷争非得你死我活,以致长春十月围城伤及无辜之惨剧屡见不鲜;世风日下之后,道德文章亦沦陷,试看《敦促杜光亭等投降书》http://www.cctv.com/special/756/1/49906.html,其为文之粗鄙实在不堪,可见当日之为战亦如何不堪。

有关熊将军测“败”字之事,另有曾文正公之轶事可为佐证:

咸丰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国藩在籍守制,一日,听说老九(其弟国荃)家请了乩仙,不由兴起,“步往观之”。一去,只见亲戚邻人围住沙盘,各问功名,扫兴的是,乩仙根本无视,沉吟不答。再三请教,乩仙才画了九个字:“赋得偃武修文得闲字”;这几个字的意思,是说请作一篇题为《偃武修文》的赋,而这篇赋限用闲字韵。围观群众问功名,乩仙不正面回答,却出了一道作文题,大家纷纷摇头,表示压力很大。国藩不愧是博闻强识的学者,最先反应过来,说,这是一条旧灯谜,打一字。

什么字呢?按,这条秘语的制作方法称为“清面法”,即“注销法”,也称“题面叫出法”,官方解释为:“谜面有字没有踏实谜底文义,这个衍字又能用注销词叫出”。于是,欲解此谜,关键在于“注销”谜面的“衍字”。谜面既曰“得闲字”,那么,就是说:“得”字,是闲字,是没用的字,可以“注销”;而前面的“赋得偃武修文”,去掉“得”字,就成了“赋偃武修文”,这才算“叫出”了真正的谜面。接下来就不难了。“赋”字,由贝、武构成,既说“偃武”,则是将“武”放倒,剩一个“贝”字;又说“修文”,则是添一个“文”字。谜底就是:贝+文=“败”。

国藩猜出谜底是“败”字,却不知其意所在,继续咨询:“仙何为而及此?”乩仙一看来了知音,速速作答:“为九江言之也,不可喜也”。按,湘军主力部队由其时的第一名将李续宾率领,于四月初八日从太平军手里夺回了江西九江城,捷报早已传至湘乡,而乩仙竟说“败”,竟说“不可喜”,这是怎么回事?仓促间,又问,大仙您这是“为天下大局言之耶,抑为吾曾氏言之耶”(是说大清要亡国呢,还是曾氏会败家)?乩仙答:“为天下大局言之,即为曾氏言之”。国藩虽没听明白,还是不由自主感到“凛然神悚”。这一轮的问答,令人不得要领。可是国藩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有价值的问题,只好与大仙拉家常,问您贵姓,几级干部,这是要往哪儿去。这位乩仙,开始是高深莫测,这会儿一变而为平易近人,说,俺免贵姓彭,河南固始人,官至都司(清代武职,正四品),咸丰二年,死于征战,升天後,上帝念我保家卫国,劳苦有功,特授雲南大理府城隍。今日赴任,路过湘乡,与你相见,十分有缘,给你泄露一点天机,别人我还不告诉他。云云。聊了一会,国藩还是没搞明白“败”字啥意思,遂“再扣之”,不料方才热闹非常的沙盘,至此“寂然不动”。看来,大仙忙着赴任,已经上路了。

猜着了“败”字,却猜不着何人会“败”,“败”在何处。直到半年後,国藩才知道,天命早定,仙不我欺。其时,李续宾于克复九江後,受命攻打庐州(今安徽合肥),一月之内,率部长驱五百里,连克太湖、潜山、桐城与舒城,锋锐无比,一时无两。只是,太平天囯火速调集陈玉成与李秀成两路大军(人数约在十至三十万间),回援庐州,在庐州西南的三河镇,团团围住湘军(人数不足六千)。十月九日,两军决战,结果是湘军被太平军全歼,主帅李续宾自杀,国藩之弟国华也在此役殉职。

三河之战是湘军战史上最惨重的败绩,也幾乎扭转了太平天囯的颓势。彭大仙半年前教曾国藩猜的“败”字,有了下落;他所说的“为天下大局言之,即为曾氏言之”,也有了下落。国藩是真服了,多年後谈及此事,说:“其效验昭之如此,且先半载知之,则世俗所云冥中诸神造兵死册籍等语,非为荒唐之说矣”。

同一字,然结果截然相反,历史之吊诡,真令人难以琢磨啊!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Old Man and the Shit陈男旧屎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