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了一年的空服員,夠了。

在新加坡酷航當空服員的這一年半,我學到的事情是: 絕對不要為了安全感而犧牲自己的熱情與靈魂,去死命抓住那些只有妳知道是什麼鬼的人事物。

抱著這個信念,我辭職了,沒有後悔。

向公司遞出辭呈的那天,我心裡只有一個爽字。爽。天空似乎藍了一點,新加坡美了一點,工作也不再那麼沉悶。那一瞬間我明白原來所謂的安全感,只是一種遮天蓋地的假象。免除了在不確定中摸索的焦慮感,在沒有道路的路上前進的恐懼。在這份暫時的安全感裡,我看到的天不是天。


22/May,今天飛新加坡 — 台北 — 東京。航班編號TZ202,新加坡起飛時間00:45,台北抵達時間為05:40,轉機時空姐要清理客艙,台北起飛時間06:40,東京抵達時間為10:55。機師為A&B(都不是我認識的,真討厭),座艙長是甲(阿,雖小),經濟艙的主管是乙(嗯,不認識),組員名單為!@#$%^&*,今天的特餐為$%^&*(,升等價格為120/60/40新幣。

把以上資料寫在筆記本上後,我打開行李箱檢查東西是否準備齊全,制服、褲襪、鞋子、工作證、護照、名牌、換洗衣物、化妝品、盥洗用具、睡衣。每次飛行帶的東西都大同小異,除了把鞋子拿出來曬曬、衣服拿出來洗洗、其他的東西就一直放在行李箱裡,跟著我飛過一個又一個航班,沒有改變,就和多數空服員的腦袋一樣,數十年如一日,沒有成長。

晚上十點四十五分要進到OCC作簡報,所以十點要出門搭公車,因此最晚九點半要開始化妝綁頭髮。現在時間是晚上六點半,我還有時間慢慢吃晚餐、寫文章。當我的魂準備入睡時,我的身體拖著行李箱去機場上班。

從我踏入機場開始,就是你們所知道的、所看到的、所羨慕的空姐生活。美麗的制服(酷航的制服很醜,抱歉)、拖著一個小行李箱在機場婀娜多姿的從你面前走過去、一整頭的髮膠固定出一個完美的髮型、笑笑的歡迎你上飛機、幫你送餐送水、幫你打掃廁所(這個你就看不到了)、然後就算累得半死還要微笑送你下飛機、然後到飯店立刻洗澡刷牙睡覺。有時候下班時真的又餓又累,不知道該先吃飯還是先睡覺。

而生活其實就是把上面這段無限地複製/貼上。唯一更動的只有航班資訊、組員名單、還有究竟要準備冬天或是夏天的衣服。

靈魂知道,我看到的天不是天,而我的地正快速崩裂。It’s not IF, but WHEN.


暫時的安全感有很多種形式,但是運作的原理是相同的。通常只著眼於解決眼前的焦急,先吃一顆定心丸鎮定神經的感覺。但是我卻忘了,只有磨難與歷練才能成就最美的記憶。最動人的風景往往都是旅途中意外的發現。現在我記得了,但也許明天我又會忘記。自己一個人走不同的路、沒有路標的路,恐懼與寂寞感有時候大到難以承受。而每個人都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嘗試找出堅持與放棄的平衡點。


也許妳覺得「看世界」很好,如果妳把吃下午茶、拍美照、買東西、在FB上打卡稱作看世界的話。對我而言,旅行是一種緩慢了解彼此的過程,不是24小時的景點快閃。

也許妳覺得每天到不同的地方去很興奮,但我其實也只是每天在不同的飯店裡醒來又睡去。

也許妳覺得能吃到各國美食很令人期待,但我更期待有時間自己買菜煮飯、與三五好友分享話題的日子。

也許妳覺得光鮮亮麗的外表很吸引人,那是因為除了絢麗的外表,這份工作就沒有任何值得妳羨慕的地方了,因此我們當然要努力多噴一點髮膠,鞋子擦亮一點,妝化濃一點。而且如果裝扮沒達標準,我們會被罵。

如果妳覺得這份工作可以讓你遇到很多人,這倒是真的。但是多數人妳不知道也罷,對妳的人生不痛不癢,甚至只會消耗妳的正面能量(比方說佔大多數的無腦同事們)。

如果妳覺得休假時間很多,這就要看妳在哪個公司了。酷航才沒有這種好康呢。而且一想到休假要待在新加坡,我就有強烈的虛脫感,因此寧可拚了命的飛出去。聽阿聯酋和卡達的朋友說,雖然中東很無聊,但是只要幾個小時就可以到歐洲,放假就立刻飛出去玩。這種月初在英國,月底在法國的生活聽起來很美好,事實上是一種悲哀。作為基地的杜拜留不住人心,因此一有機會就溜出去。說好聽一點是利用便宜機票旅行,實際上是逃離。新加坡也是這種留不住人心的地方。結果,我既不住在這裡,也不屬於那裡。

也許妳覺得這份工作的價值來自於服務人群。確實。只是這份價值常常被忽視、被遺忘。唯一讓我重新意識到工作價值的時機,都是意外發生的時候,而沒有人希望意外發生。有人昏倒了、有人流鼻血了、有人燙傷了、有人失去意識了、有人吐了、要緊急疏散….。在飛機上妳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有靠空服員幫妳解決問題。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這份工作的價值都隱沒在「要買零食飲料嗎?」之下,被百分之一百的人遺忘,包括我自己。

或許妳認為新加坡很先進完美,但我認為住在shopping mall裡是一種極度不可思議的無感生活。新加坡是個把追求安全感的藝術發揮到極致的地方,而我卻因為印度的fabulous disorder而會心一笑。

也許妳幻想彈性的工作時間可以讓妳自由安排生活,但我卻錯過了所有的婚禮、同學會、寶寶慶生、爸媽的生日、妹妹的畢業典禮。我從所有人的生活裡缺席,包括我自己的。生活就在反覆的packing與unpacking裡度過,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可以稱作生活的元素了。

許多在其他航空待過的人都說,這是因為酷航是間吝嗇至極的公司,因此我們無法享受身為空服員的好。或許吧,但這都不重要了。

曾經我也以為自己能建起銅牆鐵壁,阻擋這一切。也或許因為這份工作確實帶給了我許多收穫,讓我一直撐到現在。那些到美麗國度旅遊的機會、在印度WOW的感動、又回到澳洲與朋友相聚的喜悅、去日本大啖拉麵的爽,還有在這段時間裡我所遇見的貴人們,都讓我感動得不能自己。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但是,這種事情是如人飲水。天秤的兩邊放什麼、怎麼衡量,只有自己心知肚明。

機組確實是個有趣的生態,但當它再也無法滿足我的需求時,該是時候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