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ous came for trading. Lobster for salt? Deal!

討價還價的樂趣 — 原始的以物易物

The Blue Book — Part II

“Excuse me, do you have…..apple?” “Do you have orange? fish hook? battery?”

當地通行的錢幣是基那(KINA),一個基那大約等於新台幣十二塊,當我發現連基那都比台幣還要值錢時,我也只好怪自己荷包不爭氣。巴國什麼東西都貴,尤其進口物品更是天價。還以為我終於要踏入一個金錢無法收買的伊甸園,卻被超市裡的標價給嚇呆了。架上的進口商品跟澳洲的物價一樣貴,如果以當地的經濟水平來看,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但如果考慮到巴國偏遠的地理位置,以及極度不便利的運輸條件,物以稀為貴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只是我和西門那微薄的存款根本不可能負擔得起天天去超市補貨的生活方式。

幸好,這裡還流行另一種貨幣,叫作「物資」,這是我們負擔得起的。以物易物是一種原始的交易模式,也是歷經幾百年的經驗傳承後,當地人與往來外籍船隻之間的默契。他們知道DimDim的船總是有備而來,也期待從DimDim這裡討到許多平常買不起的東西。正逢聖誕時節,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多要一包義大利麵來加菜。我們從澳洲的慈善商店裝滿好幾大麻袋的二手衣物、布料、童書、雜誌、文具用品、針線,還在大賣場裡隨手抓了好幾包零食,準備分送給小朋友們,這些全都被當地居民視為珍寶。民生用品最受主婦們喜愛,米、麵粉、鹽、白糖等耐存放的食物是他們首先要求的物品。男人只想要魚鉤,因為他們都用品質不好的釣魚線,線圈纏繞在一塊木頭上,末端綁著一個小小的魚鉤,上面不放魚餌,八成也沒有魚餌可放,就直接放線到水裡,等著魚上鉤。如果魚鉤不小心卡在礁石裡,或是被魚扯斷了,就「鉤」沉大海,自然也沒有錢買新的。年輕的父母總是希望能多拿一點布料、衣物,給家人添幾件新衣。過期的國家地理雜誌特別受老師、村長的青睞,一般人家裡沒有電視,幸運的話村子裡會有一台收音機,廣播節目除了新聞與政令宣導,還可以聽到牧師激動的傳教,但是收音機得吃電,偏偏又買不起電池,只好連廣播都不聽了。因此翻閱雜誌裡一張張精美的彩色照片簡直就和看電影一樣刺激。


每次我們造訪小島、村落,當地人都會主動帶著「DimDim可能會喜歡的東西」來打招呼。DimDim的需求大概千百年來都一樣,不外乎是新鮮蔬菜、水果、椰子、龍蝦、螃蟹、雞蛋等食材。物資的價值由個人平心而論,通常越偏遠的村莊,越窮的家庭,進城採購的次數就越少,他們對物資的需求感也不同。幾次經驗下來,我跟西門越來越懂得跟當地人討價還價,一條牛仔褲加上半斤麵粉可以換來一隻現捕龍蝦或螃蟹,一塊布料能換到手工編織的籃子,一袋米相當於三天份的蔬菜。我們還逐漸在交易這方面發展出專業分工,凡是與蔬果相關的貿易,一律由我出面挑選。若是男人帶著龍蝦、螃蟹這種難搞的食材來交換工具之類的貴重物品,就由西門去處理,等到他煮好了,我再負責吃。

當然有時候我們也會遇到兩手空空來討禮物的人。住在YahaYaha灣的Loti是我們的第一個朋友。她說著一口流利清晰的英語,總是把頭髮梳得整整齊齊,只是衣服卻常常反穿。第一次見到Loti時,她用獨木舟載著小兒子凱文來打招呼。

「這是我兒子凱文,他遠遠地看到船開過來就好興奮,一直吵著要來看你們。」

我低頭看看小凱文,小到整個人縮在獨木舟裡,他板起一張苦瓜臉,非常不情願的樣子,一點也沒有興奮的感覺。

「他只是害羞而已,剛剛一直吵鬧,堅持來找你們玩,我告訴他你們可能需要休息,但是他不聽,他說DimDim會發糖果給他,所以…」Loti像在演舞台劇似的,說得字正腔圓,不疾不徐,還放慢最後幾個字,強化戲劇效果。我懷疑她在家裡預先練習了多少次。我立刻衝進船艙裡,抓了一把小熊餅乾給凱文,凱文的身子縮得更小了,臉更臭了。Loti推了凱文一下,他才心不甘情不願的伸手接過餅乾。

「對了,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雜誌?我的孩子們喜歡書,如果你們有雜誌,我就可以讀書給孩子們聽。」

隔天早上Loti來道早安,又順便問我們是否有啤酒可以給她老公喝,再幫孩子討幾支鉛筆和作業簿。唉,妳當我家是雜貨店嗎?

苦瓜臉凱文

除了最大宗的生活必需品,他們要求的東西千奇百怪。

一個新婚的小女孩,划著船來,指名要跟「Miss」說一些悄悄話。

「什麼事?」Miss我莫名其妙地問。

「妳有沒有那個…」

「哪個?」

女孩瞄了西門一眼,西門立刻識相的退到船艙裡迴避這個話題。確定沒有男人在場後,她微微拉起自己的衣服,露出年輕的肚皮。

「我剛生完小孩,我想要除疤乳液,擦在肚子上。」

我深呼一口氣,她稚氣圓潤的臉龐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原本該是享受陽光海水的青春年華,卻為了妊娠紋煩惱,我頓時傻了眼。偏偏我是一個懶惰保養的人,平時連保濕乳液都沒有擦,更不用提除皺產品。當我告訴她我沒有生過小孩,因此也沒有除皺霜,她明顯地認為我在騙人,見死不救。在她的世界裡,像我這個年紀的女生早就應該生一打孩子了。我到船艙裡向西門求救,他揚起眉毛,開始翻箱倒櫃,仔細檢查櫃子裡囤積的瓶瓶罐罐,最後只翻出一條澳洲神奇木瓜霜,請她湊合著用。


也有媽媽來討肥皂,但我們沒有準備多餘的肥皂,只好把自己要用的切一半送給她。當天下午她又來要肥皂了。

「早上不是給過妳肥皂了嗎?」我沒好氣地問。

「妳只有給我半塊,我現在要剩下的那一半。」她理所當然地回答,比我還兇。

「但是我自己也不夠用。」我說的是實話。

她厲聲斥喝起來「妳有,妳只是故意不給,妳們DimDim都這樣,況且剛才我的鄰居把妳送我的肥皂拿去洗衣服,還沒輪到我用就已經沒了。」

唉,所以妳的東西被鄰居搶去用,是我的錯嗎?面對這麼強勢的歐巴桑,我也只好乖乖交出肥皂,誰叫她手中握有長年菜與青蔥這種難得一見的交易籌碼,只要能吃到長年菜,要我把西門交出去我都願意。


還有年輕男人來要香水的,這我真的不明白了,要香水做什麼呢?你身上的臭味已經不是香水可以蓋過去的了,我不如給你一塊香皂,讓你回去好好洗個澡吧。噢不,我的肥皂已經被拿完了,抱歉。


某天早上六點鐘,一群孩子們圍著船打轉,正在低聲討論該如何叫DimDim起床。他們輕聲哼著歌,天真的我以為小孩子們正唱著歌去上學,沒想到歌聲越來越大聲,一瞬間就變成大合唱。

「走開!我們還沒起床!」西門生氣地大喊。

「你們有蘋果嗎?」小毛頭們已經從窗戶偷看到船艙裡掛著一袋水果。

「放學再來!」西門又吼回去。

「我們肚子餓了,給我們東西吃。」聽到這句話,怎麼可能不難過。


小女孩們愛漂亮,她們喜歡花俏的衣服還要指甲油、耳環、髮夾,偏偏這些東西我全部都沒有。有在上學的小朋友想要鉛筆、橡皮擦、書包,這我是樂意給的。最可愛的莫過於五歲不到的小孩子們,三三兩兩的擠在獨木舟裡,拿出一條自己串的貝殼項鍊,粗糙又毫無價值,卻是小孩子們唯一的交易籌碼。他們瞪著大大的圓眼睛看著我們,鼻子上還掛著兩條鼻涕,害羞到連話都說不清楚。問他們要什麼,他們總是面面相覷,吞吞吐吐地說「糖果」。這時別說糖果了,連果汁我都端出來招待。

這種各取所需的交易方式深得我心,既能夠解決彼此的困擾,一來一往的討價還價也是一種文化交流的樂趣。


如果你喜歡這個故事,請將它分享給你喜歡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