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惟有坚持才对得起这个时代

–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年新年献辞

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当我们用这两句话开始2018年新年献辞的时候,朋友们可想而知我们的内心是一种何等的酸楚和悲凉。但是苦难愈深重,人权律师们愈加坚定,我们仍将为2018年献上自由的憧憬和期待。希冀我们的期待和憧憬能感染国人,激励公民,为建设一个自由、美好的国家而一起努力拼搏。

2017年,公权肆意违法,冤案接连不断。窒息、镣铐、死牢,这些丑陋的词语不时闪现在我们面前;死亡、黑洞、鲜血让我们痛彻心扉。我们虽看不到公义,感受不到自由,但我们依然坚守,等待良知、等待力量、等待春天,因为信念牢牢支撑着我们。

2017年,我们痛失一位伟大的自由知识分子,他留给世人一曲低沉庄重的悲歌,他阐释了中国知识分子的铮铮铁骨和家国情怀。他魂归大海,碧波上飘荡的鲜花,昭其馨香,播扬自由。

2017年,多名人权律师遭受迫害,江天勇、李和平、谢阳均被定罪;王全璋律师被非法拘押已逾900多天,至今未得合法会见,杳无音讯;而针对李昱函律师的迫害接踵而至,凸显了严冬的冷酷,令人彻骨生寒。

2017年,我们发现众多律师被地方司法局和律协“维稳”,祝圣武、吴有水、文东海、王理乾、王龙德、余文生、彭永和……律师们仅因言论自由、极力维护当事人或自身权益而遭到各种刁难甚至遭受行业处分或行政处罚,这与官方声称的依法治国、保障人权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2017年,《监察法》草案横空出世,我们注意到这部以反腐为名制定的法律,可能成为维护极权统治的怪兽,为大规模侵犯人权埋下“有法可依”的祸根。

2017年,法律被恶意曲解的情形层出不穷,不少辩护人被莫名其妙地辞退,公开审判的原则形同虚设。公民权利被束之高阁,成为空头支票。

2017年,许多有良知的公民受到打压,访民的权益被漠视,拆迁引发的社会矛盾在这片土地上酿成一个又一个悲剧。岁末年尾的“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以及北京清理“低端人口”事件更是将2017年的人权灾难记录推到一个空前绝后的境地,令人瞠目结舌。 但即便如此,众多有志之士依然在民间点亮了一束束“保护人权,彰显道义”的希望之光。社会各界对《监察法》草案的热议、对《看守所法》的建议、对驱逐“低端人口”的谴责、对各地公民行动的支持,无一不让我们体会到寒冬里的滚滚暖意。 而人权律师作为捍卫人权的主体,在吴淦案、陈云飞案、黄琦案、秦永敏案等个案中更是义无反顾地担当起了历史责任。广东八位人权律师组成的湖南肺结核事件律师团是继“709”事件后首次协同出击,展现了捍卫人权的坚定信念。尽管很多时候人权律师被非法排拒于法庭之外,但律师同仁们的有力声援,共同谴责并抗议非法审判,或令作恶者有所忌惮和收敛。

同时,人权律师继续为那些争取自己权益的上访者、信仰者、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虽然这些帮助微不足道,难阻恶流,但它播下的善意种子,终将绽放出自由之花。

毫无疑问,人权个案的结果大多是失败的,但恰恰是这些屡败屡战的可贵坚持,铸就了人权律师们百折不挠的坚韧品质。人类社会的演进史已然证明,任何阻挡社会进步的专制独夫都注定是螳臂挡车!野蛮丛林只是暂时,文明进步则是必然!

2018年,我们不奢望、不幻想,但我们仍将一如既往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不会停下捍卫人权的脚步。我们将韧性十足地坚持,继续为那些冤屈者、良心犯辩护,以捍卫人权,促进公正。

2018年,是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20周年,我们呼吁当局履行承诺,尽快批准该公约,将公约规定的公民权利落到实处,让每个中国人都能堂堂正正地做一回公民。

2018年,我们呼吁让王全璋回家,他遭受的无妄之灾让我们每个人心痛;我们呼吁善待如刘晓波、杨天水一样的自由知识分子,他们不是这个国家的敌人,他们的离去恰恰是这个民族的损失!

2018年,为了祖国更加文明、理性、和谐,国民更加自由、积极、幸福。我们不会退缩,我们绝地前行,我们必须坚持。惟其如此,我们才对得起这个时代。新年将至,虽然阴霾不会立刻消散,但我们相信,只要坚持不懈,我们终将成就人生的真正意义,书写自由的华丽篇章。

2018,让我们一起坚持!

.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 二0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附 中国人权律师团简介

.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于2013年9月13日,是一个开放性的律师协作平台。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以来,通过发起联合声明、介入人权案件或事件等方式为保障人权、推进法治进行了诸多努力。认同人权理念、愿意维护公民基本权利的中国律师均可通过人权律师团任一成员声明加入。推进法治和捍卫人权是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不懈的追求。期待与您携手同行!

联系人(以姓氏拼音为序):

常伯阳 18837183338

刘士辉 18516638964

蔺其磊 18639228639

唐吉田 13161302848

余文生 13910033651」已拷貝到剪貼板 「转发:惟有坚持才对得起这个时代

–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年新年献辞

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当我们用这两句话开始2018年新年献辞的时候,朋友们可想而知我们的内心是一种何等的酸楚和悲凉。但是苦难愈深重,人权律师们愈加坚定,我们仍将为2018年献上自由的憧憬和期待。希冀我们的期待和憧憬能感染国人,激励公民,为建设一个自由、美好的国家而一起努力拼搏。

2017年,公权肆意违法,冤案接连不断。窒息、镣铐、死牢,这些丑陋的词语不时闪现在我们面前;死亡、黑洞、鲜血让我们痛彻心扉。我们虽看不到公义,感受不到自由,但我们依然坚守,等待良知、等待力量、等待春天,因为信念牢牢支撑着我们。

2017年,我们痛失一位伟大的自由知识分子,他留给世人一曲低沉庄重的悲歌,他阐释了中国知识分子的铮铮铁骨和家国情怀。他魂归大海,碧波上飘荡的鲜花,昭其馨香,播扬自由。

2017年,多名人权律师遭受迫害,江天勇、李和平、谢阳均被定罪;王全璋律师被非法拘押已逾900多天,至今未得合法会见,杳无音讯;而针对李昱函律师的迫害接踵而至,凸显了严冬的冷酷,令人彻骨生寒。

2017年,我们发现众多律师被地方司法局和律协“维稳”,祝圣武、吴有水、文东海、王理乾、王龙德、余文生、彭永和……律师们仅因言论自由、极力维护当事人或自身权益而遭到各种刁难甚至遭受行业处分或行政处罚,这与官方声称的依法治国、保障人权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2017年,《监察法》草案横空出世,我们注意到这部以反腐为名制定的法律,可能成为维护极权统治的怪兽,为大规模侵犯人权埋下“有法可依”的祸根。

2017年,法律被恶意曲解的情形层出不穷,不少辩护人被莫名其妙地辞退,公开审判的原则形同虚设。公民权利被束之高阁,成为空头支票。

2017年,许多有良知的公民受到打压,访民的权益被漠视,拆迁引发的社会矛盾在这片土地上酿成一个又一个悲剧。岁末年尾的“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以及北京清理“低端人口”事件更是将2017年的人权灾难记录推到一个空前绝后的境地,令人瞠目结舌。 但即便如此,众多有志之士依然在民间点亮了一束束“保护人权,彰显道义”的希望之光。社会各界对《监察法》草案的热议、对《看守所法》的建议、对驱逐“低端人口”的谴责、对各地公民行动的支持,无一不让我们体会到寒冬里的滚滚暖意。 而人权律师作为捍卫人权的主体,在吴淦案、陈云飞案、黄琦案、秦永敏案等个案中更是义无反顾地担当起了历史责任。广东八位人权律师组成的湖南肺结核事件律师团是继“709”事件后首次协同出击,展现了捍卫人权的坚定信念。尽管很多时候人权律师被非法排拒于法庭之外,但律师同仁们的有力声援,共同谴责并抗议非法审判,或令作恶者有所忌惮和收敛。

同时,人权律师继续为那些争取自己权益的上访者、信仰者、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虽然这些帮助微不足道,难阻恶流,但它播下的善意种子,终将绽放出自由之花。

毫无疑问,人权个案的结果大多是失败的,但恰恰是这些屡败屡战的可贵坚持,铸就了人权律师们百折不挠的坚韧品质。人类社会的演进史已然证明,任何阻挡社会进步的专制独夫都注定是螳臂挡车!野蛮丛林只是暂时,文明进步则是必然!

2018年,我们不奢望、不幻想,但我们仍将一如既往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不会停下捍卫人权的脚步。我们将韧性十足地坚持,继续为那些冤屈者、良心犯辩护,以捍卫人权,促进公正。

2018年,是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20周年,我们呼吁当局履行承诺,尽快批准该公约,将公约规定的公民权利落到实处,让每个中国人都能堂堂正正地做一回公民。

2018年,我们呼吁让王全璋回家,他遭受的无妄之灾让我们每个人心痛;我们呼吁善待如刘晓波、杨天水一样的自由知识分子,他们不是这个国家的敌人,他们的离去恰恰是这个民族的损失!

2018年,为了祖国更加文明、理性、和谐,国民更加自由、积极、幸福。我们不会退缩,我们绝地前行,我们必须坚持。惟其如此,我们才对得起这个时代。新年将至,虽然阴霾不会立刻消散,但我们相信,只要坚持不懈,我们终将成就人生的真正意义,书写自由的华丽篇章。

2018,让我们一起坚持!

.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 二0一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附 中国人权律师团简介

.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于2013年9月13日,是一个开放性的律师协作平台。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以来,通过发起联合声明、介入人权案件或事件等方式为保障人权、推进法治进行了诸多努力。认同人权理念、愿意维护公民基本权利的中国律师均可通过人权律师团任一成员声明加入。推进法治和捍卫人权是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不懈的追求。期待与您携手同行!

联系人(以姓氏拼音为序):

常伯阳 18837183338

刘士辉 18516638964

蔺其磊 18639228639

唐吉田 13161302848

余文生 13910033651」已拷貝到剪貼板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