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沉船 | 顾峰

首先,写作此文的基调不能抒情,四百多条人命当下,抒情就是“龙卷风”的帮凶。

长江之于中国的意义太强大了,中共存在前后、存在与否,长江都是世俗中国的精神象征。“东方之星”陨落长江,人道灾难是正常理解,通过救援和善后体现政府的智慧、能力以及做为公共利益托管者的反思和担当。显然,船难七天后,习政权的表现是不能被接受的,总理只致哀不致歉,媒体在真理部的操纵下争相作秀,一船人的尸体成了他们表演的道具,到现在,以最高当局为首的所有人和机构都在推卸责任,接下来的寻找责任人不过是场游戏。

旅行社、船公司、气象局、沿岸航运机构乃至船长本人都不必为船难承担主要责任,灾难的根源来自制度,直指体制应是思考的惟一路径。在飞行器已能登陆火星的世纪,地球内河航道发生如此重大客轮倾覆事故任何解释都是苍白的,只要严格按国际标准行事,这种事故可以百分百避免,甚至在十个环节中只要严格执行了其中两个,这四百多人今天可能正在重庆吃火锅。当然,假设是不成立的,极权的颟顸首先表现在漠视生命,一场世界级灾难竟让媒体狂欢,更不可思议的是,民众对船难也熟视无睹,朋友圈鲜少发声,同胞被困江底,他们却在展示美食和欢呼股市涨过五千点。

从定性“大风大雨”到建沉船纪念馆,开头和结尾犹如高考作文被精心设计,国家怜悯与爱国主义成为标志性符号,残酷现场转身温情秀场,悲伤化为感动,悲伤化为赞美,悲伤化为无能的力量。这是一艘专门为党国而沉的船,党国定制沉船,不沉船不足以证明党国强大,四百多性命是党国祭坛上的牺牲,他们只愿为此停播电视上的娱乐节目,红旗是不可能降下来的,倒是可以期待庆功的红毯,这样会令整个过程更具仪式感。

6.1船难是1949年后中国最惨烈的航运事故,而在这前一年(1948),执行上海至宁波的江亚轮海难造成超过三千人遇难,原因至今还是疑问。江亚轮于1958年被打捞上岸后经修复退海还江往返于上海 — — 武汉之间的客运,更名为“东方红8号”。江亚轮遇难者遗体直至1956年仍有发现,他们统一埋葬在上海霍必兰路(今古北路)永安公墓,这一公墓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红卫兵彻底摧毁。

“东方之星”的遇难者应当统一安葬并筑碑,而不是建什么沉船纪念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