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島素抗阻=糖尿病?(I)

近期與不少朋友討論過胰島素抗阻 (insulin resistance),發現這症狀非常普遍,故決定要把這些心得寫下,讓更多人警覺這個症狀。先始聲明:筆者一介草民,醫學知識貧乏,寫的都是從網上得來的訊息,以及自己在生活中的實驗結果。

我在2015年被「確診」患上糖尿病。那時正值最後修改博士論文期間,十分難過;我告訴老師,我陷入了人生的最低點。我憑甚麼被確診?我無法通過糖水測試:一口氣喝下一杯400毫升的超甜葡萄糖水,兩小時後抽血化驗,如果血糖不能降回 7.8mmol/L 以下,就是血糖不耐症(Impaired glucose tolerance, IGT),或稱糖尿病前期。 (1)

於是,我要開始服用毒藥 (well, 西藥的盒外都是這樣標明的)。然後,那位外科醫生不斷說服我做束胃、割胃的手術(去看這位醫生,完全是一場誤會)。我崇尚自然而且並不富有,當然不會把自己全付身家拿去割掉自己身體一部分!一年半之後,我終於忍受不了,便離開了這位醫生。

之後,我去找我仍在行醫的舅父。他告訴我:你往下十年應該沒事的,但這樣下去,十年後你會有機會中風、眼盲,要洗腎、切腳⋯⋯我那一刻當然十分沮喪,接著他說解決辦法是以後每餐都吃green salad加雞蛋、cottage cheese和麻油,我簡直差一步便患上depression。

真的。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放棄,死咗就算。那些糖尿病後遺症真的很可怕,但更可怕是醫生無法告訴你原因是甚麼,有甚麼方法預防和醫治。一生都吃green salad,我諗我一定會患上抑鬱症。

更大的打擊來自我兩個月後去心臟科覆診。那天要抽血,之前那晚卻很餓,一直吃到半夜12點,也沒有特別選擇食物;到第二天,錄得 8.4mmol/L 的高紀錄(新自由主義的血糖標準是 5.4mmol/L)。心臟醫生便給我開了第三種,很貴的新藥(地鐵有賣廣告那隻,說是可以防止血糖進入腎臟)。

每天吃三種糖尿藥!我真的覺得,enough is enough!我一直在吃藥,但血糖指數卻穩步上升,血壓亦然。那些毒藥除了有一天會毒死我的五臟六腑之外,還有甚麼效用?

慢著,我生在醫護世家,對這些事情還是很謹慎的。但我對「自己身體自己救」卻生起了無比的決心。我會永遠記得外科醫生跟我說:「金小姐,你將來要打胰島素的時候⋯⋯」醫生根本從沒想過要醫好你,或他根本沒有能力醫好你,只是要你食住毒藥,讓病情發展得慢一點。在醫生眼中,你已是患了永無法醫好的絕症。

2017年2月,我發誓,我一定不會讓醫生們的預言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