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島素抗阻=糖尿病?(II)

自己身體自己救的第一步,是研究 Glycemic Index。Glycemic Index (GI) 是升糖指數,即食物消化後化成糖的速度。簡單地說,就是盡量少吃升糖指數高的食物,以免餐後血糖颷升。然後更大的轉變,是我買了一部血糖測試機。

我終於發現我有某種強迫症,其中一種是數字控。為了要做一個「靚」的空腹血糖值,我可以不惜一切。血糖與血壓不同。血壓是我至今仍未可以掌控的狀態 (除了食芹菜,但晚上食完,第二天的血壓便會太低,會心跳),但血糖卻是可以 manipulate 的。於是,我把自己當成是一個 experiment subject,將每天的飲食、運動、發生的事情、壓力狀況都仔細記錄,對照第二天的血糖值;就當自己是個 experiment subject。

首先,我發現一些高脂肪含量的食物,如肉類、芝士、雞蛋,是零 GI 的,而果仁和某些蔬菜 (如芹菜) 的 GI 也是非常低,即使是牛奶和乳酪本身含糖,GI 值也不算高,而且還有天然脂肪阻慢糖分吸收。然後,我發現還有 Glycemic Load (GL) 這回事。即是說,例如西瓜的 GI 是非常高,有75/100,但它的 GL in 100 gm 卻是相當低,只有6/100。任何 GL 低過 10 的都是可以的。於是我學多了一件事:任何食物都不能一口氣吃太多。只要量少,即使吃了高 GI 的食物,也不會出事。

在「實驗」初期,其實有好幾次我都想過放棄,因為明明已經很努力,已經沒吃飯又走了很多路,翌日的空腹血糖值仍然頗高;而藥物的角色往往只是「錦上添花」,即當自己控制得好時它會幫你 keep 住,但當你控制得不好時,它不會「雪中送炭」;而以為自己控制得好而減藥時,便會立刻滿盆皆落索。於是,我把心一橫,上 iherb.com 㝷找「另類」療劑。偶然地,我看到一個留言說:「Chromium 在降血糖補充劑中是最重要的」,我便訂了一樽。我當時完全不知道 Chromium 是甚麼,心想反正都控制不了,試試又何妨?

開始服用 Chromium 一星期後,我隱約感到一些變化。空腹血糖值雖然沒有立刻降低,卻比之前穩定了,連續三天都是一樣的讀數,很不尋常。

然後,一位朋友給了我一條 youtube link,主題是「治癒糖尿病」。我很狐疑:醫生不是說這是絕症,如不餐餐食 green salad,十年後便要洗腎打胰島素?然後,我接觸了更多闗於我患的「疾病」的真相。

How to heal from diabetes 中,Dr. John Bergman指出,糖尿病是近幾十年才出現的疾病,尤其是所謂糖尿病二型。即使是一型糖尿病在一百年前也是很罕見的。簡單來說,一型,或真正的糖尿病是由於胰臟功能失效,無法分泌胰島素,糖分和其他養分無法送至細胞,引發各種疾病,令患者死亡。人工胰島素的發明,大大增加了糖尿病患者存活的機會,甚至可以掙回一點quality of life。可是,醫生很快就發現了另一種和糖尿病很相似的病癥,都是血液中含高量糖分無法送至細胞,引發疾病和死亡。醫學界搞不清這和真正糖尿病的分別,就叫它做二型。

Dr Peter GliddenDr Eric Berg 將這種情況解釋得更清楚:人體需要大量的糖來運作,但只需要進食很少量糖,因為肝臟是會製造肝醣。可是,我們的飲食質素和習慣,卻是無止境地把充滿糖的假食物灌入體內。胰臟的其中一個小區域,是用來分泌胰島素,胰島素的功用,是把糖和營養運送給細胞,就如速遞服務;所以一有糖入,這個小腺體就會馬上開工。身體不是蠢的,胰島素不是用來降血糖,降血糖只是一個送完貨之後,馬路上再沒有貨車的結果。問題來了:當大量糖分進入身體,胰臟就立刻開工,去各個細胞處按門鐘送貨。久而久之,細胞覺得事有蹺蹊:胰臟一定係黐咗線,沒理由有咁多嘢送的,一定是詐騙事件!於是,細胞拒絕再接收糖連帶其他營養。這叫 insulin resistance, 胰島素抗阻。與真正糖尿病不同,胰島素抗阻症是有太多胰島素在血管中,載著滿車的貨卻無人接收。久而久之,胰島素由於塞車太嚴重,會採取破門而入的方法,把糖和養分夾硬送進細胞,引致細胞受損,進而引發各種併發症。可以想象,如果這時再打入人工胰島素,病人真的有可能會負荷不了而死亡。另一方面,胰臟又真的會因為過勞而死,胰島素抗阻症變成真正的糖尿病;那時又真的需要打胰島素了。

根據 Dr Glidden 的說法,改善胰島素抗阻症最有效的辦法,是服用兩種礦物質,而其中一種,就是 Chromium!原因是 Chromium 可以幫助細胞開門接收養分(當然同時讓廢物排走)。這與幾年前我接觸電位療法的原理是一樣的:一些很嚴重糖尿病的人做了電位療法,血糖大大降低;當時我還不明白,但配合 Dr Glidden 的理論,就是電位療法會讓細胞門打開,排走廢物接收營養,同時讓血糖降低。身體長期缺糖是不行的,問題只是在於糖是否能入到細胞給身體儲存和使用。我當然無法「證實」Chromium 真的幫到我,但我可以肯定說,現在我少了肚餓的感覺,睡得少卻不累。如果這個理論是對的話,即是說,我血裡不少的糖已進入了細胞,身體感到更飽足,也更有精力;而同時也令血裡的糖也減少了。我服用 Chromium 已七星期,才較為接近空腹血糖正常值,說明身體是需要時間去整理自己。

由此可見,對症狀原因、身體運作等等的了解,以及正確的斷症、正確的命名等,對改善疾病非常重要。現代醫學往往是把病癥當病因看待,倒果為因,造成悲劇。


一位中學對胰島素抗阻症簡單易明的闡述:https://youtu.be/_N6AAre8Z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