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香港人的經濟幼稚症

用了接近兩個月寫羅約翰與大河泡沫,想先寫一些其他東西再寫下篇,否則人都顛。

話說上個星期大陸宣布減免部分貨物的進口稅,然後一眾親北京傳媒就蜂擁而出說零售業要遭受災難呀、北京要懲罰香港人唔聽話呀之類云云。再跳到網上,看到的經濟觀點就像是第二個世界的觀點一樣:斷水貨客米路呀、打爆零售泡沫俾經濟重整之類。我睇住大家睇法,想講世界唔係好似你咁全部人咁諗同咁轉。你地可能會講句:「好啦,你咁把炮咁你又講下」。

是咁的,上個月因工上左長三角一帶,閒時去左果度的超級市場行下。然後我睇到果度有個「入口專區」,專賣(聲稱)係外國入口的貨品。八卦之下行入去望下,就見到親愛嘅兩磅裝港版藍罐曲奇貼住張「原裝香港入口」放左係度賣。呢罐係香港賣一百二十五蚊嘅藍罐曲奇,係呢度係賣一百四十五蚊人仔,用八算兌一兌,即是一百八十蚊港紙,貴香港接近一半。你無睇錯,係貴接近一半,點解﹖

曲奇呢類食品本來就唔使俾任何入口稅,之不過大陸貨物買賣,係成本之上要交17%嘅增值稅,而係銷售額之中要交5%營業稅。好啦,我就當呢啲貨真係由香港入口,而且佢唔係由供應商直接攞貨而係係香港超級市場掃返黎。呢罐藍罐曲奇單係交稅,都已經會交廿一蚊增值稅以及九蚊營業稅,一共三十蚊稅。香港租金雖貴,但遠遠未至於一罐藍罐要俾三十蚊租金吧。

然後用最平嘅陸路運輸,將佢運上大陸。睇睇到底會係點﹖首先當佢地唔係同供應商攞貨。售價一百八十,扣成本一百廿五,再扣增值稅廿一,營業稅九,運輸成本五,剩廿五。就算佢唔係由供應商直接攞貨都好佢都仲每罐賺緊二十五蚊港紙,百份之十三嘅溢價。貼個「香港原裝進口」嘅招紙,用信心就能夠賺百份之十幾嘅溢價,抵到爛。進一步,如果你個選擇係「去香港掃貨」同「俾百份之五十嘅稅同溢價」比,咁你個選擇都會呼之欲出吧。

既然南下走私唔單止可以賺信心嘅差價仲可以慳埋稅,你估下大陸人會唔會因為減左果十個,或者果三十個百份點嘅進口稅而唔落黎走私﹖傻啦,更何況係奶粉呢啲涉及人命嘅野,信心嘅溢價必然更高。所以我唔認為走私集團會為左區區進口稅而放棄走私,網上一片「最期待的畫面」很大機會只是一廂情願。當然,亦即係話親北京陣營所講嘅,都係得個講字。

講到呢度,面對香港人的經濟水平,我只能講句:誰也不比誰高尚。更可悲嘅係,不論左中右,無論係平左幾蚊所以無水貨,抑或係平幾蚊所以零售業出事都好,香港人的經濟觀念仲停留係鬥平鬥賤嘅階段,而睇唔到市場早就唔係要鬥平,而係要「香港」所帶黎嘅信心同信譽,幼稚至此,正宗「垃x圾」。

咁樣,既然官方都可能明知減進口稅都未必能夠令大陸同樣的貨物比香港平,以及大幅改變大陸人南來鳩鳴嘅局面,咁點解大陸仍然要減進口稅?

咁就要講到近期嘅經濟問題以及救市。話說近月大陸經濟一如《農曆年談政經社 最終難免coupling》所說持續尋底,官方嘅稅收增速持續下降,至上季稅收增速跌至百份之六以下。試諗諗,如果以官方經濟數據計,首季實質經濟增長百份之七,通脹稍低於百份之二,名義增長以及稅收增長理應達到百份之九。稅收增速暗示經濟增速跌穿百份之七。咁嘅稅收增長之下,官方即使想救市,低稅收增長亦意味官方即使想救亦彈藥有限。

既然要開流救市,官方就必須要諗點樣開源。只不過,現時經濟狀況不佳,政府即使強行加稅,亦只能有塘水滾塘魚嘅效果,削弱消費以及投資,絕非政府所願意見到的情景。因而大陸嘅選擇相當有限,現時減入口稅一着,大概就係希望透過減入口稅,希望小部份人放棄出外消費留國購物,以求政府能夠係消費之中收取增值稅以及營業稅,增加稅收。當然,減進口稅能夠吸引幾多人回流係國內購物,以至增加稅收的確未能確認,但北京個算盤的確咁打。

只不過,增加進口意味政府要付出更多嘅外匯。係現時貨幣以及債務都出問題之際,增加入口、付出更多外匯以求增加稅收。係唔係意味住官方已經預見金融改革會失敗,大陸從而陷入金融危機,官方提前增加稅收維持穩定?這問題真係耐人尋味。

最後,上週五央行出了四月央行資產負債表,顯示央行資產負債表連續兩個月無擴張,與貨幣及信貸情況吻合。在年率百份之八的貨幣增長之下,應該不久嘅將來又要見到新一次嘅貨幣寬鬆,至於係咩形式,我就唔知啦。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vjmedia.com.hk on June 1, 2015.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