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没能赶在12月之前交出答卷。

14年12月1日,深圳工作第一天,完整的一年时间,不好交待的300多天。都干了什么?

组建了这样一个团队,超出了我的预期。除此,没有一个事有结果,太慢,也太危险。

这是座比帝都在生活方面好太多的城市,除了朋友圈不在这边。

烧鹅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加入了完全不同的组织,体验完全不同的做事方式。观察完全不同的人,总结完全不同的事。

一年后,想完成的,还差那么一些;想验证的,才刚开始。这样一个组织的样本,让你去补全之前没有的经历,所得和所不得,看起来是笔糊涂帐。

这里做事,很难,很累,我们理所当然的希望应该很值。

互联网所谓的边界在业务层面上已经和传统行业没区分,他们的那一战应该在传统组织结构裂变开始一直到工作方式、效率改变那一刻达到顶峰。这对于互联网从业者是喜忧参半的,终于还是要啃重型的骨头,考验牙口的时候已经到来。

我遇见最大的囧境是来自于行业不同造成的经验真空。大家看了很多文章,用了很多产品,聊过许多模式,却没有人经历过一个线上产品从无到有是如何生长出来。这种缺失造成的环境冲突倒是小事,但带来的两个结果会让你非常难受。

第一个直接结果是“技术欺诈”。可以说传统行业为技术交了昂贵的学费。坑人的不是外包开发者做的各种技术不足,这些无非花些精力就能处理,而是团队把产品做成展示样品,完全为了交差。你要花费十分巨大的精力去把它变成本来该是的样子,这对于非技术层面的汇报简直无法交差,你还要解释为什么以前可以现在却不可以了……比如推送消息,做成了隔两分钟从服务器拉取;比如一个帐号多个房屋做成了不同帐号改成同样用户名和密码等等等等 这种做法可想的结果就是有些事情根本无解。有一次我问运维“这问题应该从上线第一天就有啊,怎么才反馈”得到的答案是早就提过,没人管。 代码是门手艺,手艺人如果没做出自己的尊严,是无法赢得别人尊重的,更别提信任。修复代码逻辑简单,修复信任很难。

第二个直接结果就是“降维攻击”,这是句玩笑话,却也是最囧的地方。用将来评眼下,用正确的结论去要求现在。这种方式往往会让你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啊,就酱。然后过一会发现不解决眼下难题啊……我这么好强的人,被老板一句“你不是专业的么,做个像样的东西给大家看看啊”激的哑口无言。

大的组织结构如果能高执行力,它一定是运作的像军队一样,在这样的组织内如果没有条条框框限制你,那是很大的纵容,你的确没有任何理由去辩解,但也不能抛弃时间维度呀,所以有时候别人在说什么什么功能的时候,那的确不难,但需要过程。这种感觉就是过年回家你家亲戚让你帮他做个淘宝一样。

“大有大的难处” 终于让我能有个参考标来对比经历过的组织结构。罗振宇引用拖布花的那句话很有意思“传统产业用追求确定性来控制不确定性”。

追求确定性和成熟产品围绕数据增长开展工作一样没错,却也出现了对位置负责不对事情负责的人,这是没体验过的,在其位而不谋其职可能是最大的价值观冲击。

在开始,我最不适应的是大家都在说“我也没办法”,这句话几乎让我丧失信心。我不知道如果啥都有办法的时候这些人的价值是什么。我四处吵,这很不好,太危险。还好这支团队没人跟我说这句话,也正因如此,一幕幕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场景在他们身上发生,有在食堂说着说着就哭的,有刚入职就俩月没休的。就在刚刚,一个人和我说“**这事我来扛吧,你让**做其他的,不能陷里两个人” 。我们从招来第一个人开始,现在有了18个兄弟,我们做了好多好多擦屁股的事,可这又有什么呢?先有一个念头,然后形成一点冲动,变成一种行为,做得久了就积累一点习惯,许多许多的习惯沉淀成一点文化。越来越多这样的新人加入才可能升维吧。

大型组织的风险。我也曾问别人,你选择这个组织,你图它什么?既然我们有所图,就要清楚它的规则和风险。慢是风险,这种慢是战略转战术的慢,这个风险是中层执行的风险。高层在战略在思维走的都很靠前,但落地的过程经过了一层层执行者,这些人的心智模型改没改?就像大家都说产品很重要,但却没人关心这些产品具体的功能是怎么运行的,怎么设计的,反而去追求时间、进度。把最核心部分交给和你一锤子买卖的人,这个生意怎么想风险都很高。在错误方向上走的越快损失越重。

罗胖子说的互联网型的组织架构只适用于小团队,集团军作战谁成谁败这事谁知道?所以一段时间我特别想看李健熙的书,他是怎么让那么大一个组织“除了老婆孩子不变剩下全变”的。

这并不是什么负能量,认得才能更好的获得。要说这一年,我受到的最大的帮助可能就是来自BOSS和各个部门的老大了,这些老大是真的用自己的兵去来帮你扛事情,你会觉得特别愧疚,没有人有义务为你的不足埋单,作为业务支撑,反而让业务方照顾,这太羞耻。要没住运、呼叫中心的帮忙,可能早就引咎了吧。BOSS没做其他的,只是把信任给了你,在这样大的一个组织内,容忍这么久,唯一需要他做的,做到了。

但,靠信任,太危险。

与国士遇,必国士报。

2015.12.04

D927 回京车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