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只是起點。』

失敗的事業、失敗的感情、失敗的人際關係,像是乘著某種不可逆的趨勢,空蕩的房間在告訴我這一生過得多麼糟糕,悔恨充斥在空氣中,混著床單上的汗臭味,讓人喘不過氣。

我望著那被我纏繞在陽台橫柱上的麻繩,想著過去的點點滴滴,那些幫助過我的人,狠狠打擊我的人,我並沒有掉淚。

這就是最後了吧?我這樣說著。

2008年

粉紅色垃圾袋裡有黑啤酒的空罐、揉爛後的香菸濾嘴、沾滿了風乾精液已泛黃的衛生紙,散發出陣陣酸臭。摀著鼻子將其打了結,我將它棄置在電線桿邊,在門外水溝旁,那兒還有著四包同樣的東西還沒丟,我實在是個散漫的人阿。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