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吳有容|編輯:好伴社計|攝影:紀錄片團隊、DOU Photography與其團隊、Floor Hofman】

2019年在居民入住同時,大里社會住宅展開了參與式公共藝術。相較常設於公共空間中可觸碰的公共藝術,參與式公共藝術更著重於藝術家與居民雙方透過參與而產生出的激盪;兩者的過渡,暗示著藝術與居民有著更進一步觸碰的可能,藝術的距離變化進而產生的「敲擊」成為觸發事件的擊破點,接續開啟對話而產生的靈光「敲擊」,便進一步探討到「藝術敲擊的可能」於社會住宅中的藝術啟發。

《黃龍叩叩叩》中三個叩回應藝術計畫在進入社宅後產生三個不同層次的敲擊。

【撰文:紀建廷|編輯:好伴社計|攝影:DOU Photography與其團隊、紀錄片團隊、好伴社計】

新的家、新的人、新的風景,

在過去與現在的時間之河裡,

傾聽、觀察、反思,

選擇自己所愛,採集進家。

以上文字節錄自大里社宅公共藝術計畫中藝術作品《宅之風景進程》作品說明牌。以往許多「公共藝術」以大型雕塑的形式展現,作為藝術家單向意念的展現,但當我們面對的是人們實際生活其中的住家,這時公共藝術作品能有什麼不一樣的可能呢?

用「宅體」探索彼此間的連結,成為一片共同的風景

「宅」在說文解字中最初的字體,就像人把木樑柱撐起,築成小空間的意象,構築人與空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創作作品的藝術家稱這樣的單位為「宅體」,而當每個宅體群聚,就會在社區中產生更多關係。「宅體」的造型像枯山水的石頭,並以三種型態的「宅體」作為變形基礎,其相異的型態、規模、距離以及串連方式組合成獨一無二的風景姿態,遍佈於八個大里社宅的公共空間中。

說文解字:「人於地基上頭,用手抓起房柱與梁托舉而上,撐起房架」

【撰文:紀建廷、連真|編輯:好伴社計|攝影:DOU Photography、Momo】

接續透過居家整聊與近十戶居民建立起的連結(見文章:暖屋行動—走進家戶梳理生命的地圖),下一個階段,我們希望把焦點從人與物、人與空間帶回人與人之間,我們要整理的不只是可見的新家,而是構成這個家的人們彼此間的關係。

自己設計的遊戲自己玩

藝術家珈汝與映蓉提出類似大富翁遊戲的構想,他們相信「家常對話」不僅限於口語表達,如果只用一問一答的方式,也無法真實表達出彼此的心意,況且有些家人可是五歲不到的孩子啊,最能吸引他們注意的不就是一個人人可以參與的遊戲嗎?於是她們設計了一個以「家」為題的互動遊戲,取名《景中對話》,玩家是家中每一位大小朋友、藝術家、好伴,遊戲進行的場域是每一戶人家的地板(有時候是床板),代表玩家行走的棋子則是房子形狀的木頭玩具,開始之前,居民們在木房子上畫下關於自己家的想像。

《景中對話》的紙張上有許多方格,每一個方格對應一個任務,參與者輪流骰骰子前進,完成走到的任務才能繼續下一回合。任務諸如:「說一段關於家最珍貴的回憶」、「想一件能給鄰居驚喜的事」、「希望今年學習什麼」,這些任務共分成三類:採集、醞釀、成為,分別對應大里藝術計畫的內涵,想像居民接下來在新家將經歷的三個階段:探索、互動與變化。除了方格上的任務外,當走到「抽卡」的格子時,也要隨機抽出特定類別的卡片,完成裡頭指定的任務,如:擁抱、自我介紹、找一個喜歡的角落拍照等。

這些任務實際上也是藝術家對家的各種提問,包括與家人的關係、與社區的連結等,遊戲進行時,他們不是旁觀者,而是最投入的玩家,不僅在過程中更貼近居民的小小世界,也從自身經驗出發找到彼此的共感,讓藝術能量在雙向、平等的互動中開始發酵。同時,她們也準備了色筆與紙張,邀請居民透過書寫、圖畫的方式記錄共同參與的軌跡。這些未來都將轉化為她們創作的靈感或素材,預計將居民手寫的字句以「對話磚」的形式鑲嵌在公共藝術作品上,另外也將製作一本收集了各種對話內容的手工書「對話簿」。

【撰文:紀建廷|編輯:好伴社計|攝影:好伴社計與紀錄片團隊】

暖屋行動是《家常對話》公共藝術計畫在新落成的社會住宅開展的第一步,我們與專業的居家整聊師及藝術家協力,藉由一同整理、聊天與遊戲的過程,梳理新生活的樣貌,並以感性的方式訴說每一戶人家自身的生命歷程。去年在豐原社宅中,我們曾經歷過相似的旅程,今年又多了一些令人興奮的嘗試。

讓昨日鋪上一層光

為了宣傳暖屋行動,我們在居民點交時在一旁設了小攤位,逐戶與居民介紹計畫內容,第一天就遇到一位將近七十歲的伯伯有意願參與計畫,過了幾天,在好伴成員連真的接洽下,伯伯邀請我們前往他原本住的地方協助搬家。這是自去年開始這個計畫以來,我們第一次有機會走進居民的舊家。

搬家當天下了小雨,周遭傳來砧板的剁肉聲,雨水滴落生鏽的屋簷,我們撐傘緩緩跟伯伯的步伐踏入南門市場的一棟民宅,屋內燈光昏暗,凌亂的環境當中,其中紅色的塑膠盒裝著兩隻烏龜,紛紛抬頭觀望登門拜訪的我們。牆壁放置許多紅色的飾品,過年才會擺的春聯仍張貼在角落。

我們在搬家過程,聽伯伯分享這裡風水並不好,特意自學上網找上許多對風水有幫助的小飾品,當初因為工作跟陪伴哥哥臨時搬來這裡,一住下來將近八年之久,樓層有三樓,空間狹窄,我們站在稍微傾斜的水泥地板,伯伯欲言又止又娓娓道來他們兄弟人生的片段。

當我們把整理好的垃圾丟進垃圾車,伯伯期待起未來的模樣說道:「好不容易抽中大里社宅的環境,不但能享有便宜的租金,而且能夠有全新的環境。」這是許多入住大里社宅居民的願景,搬家總是為了追求更好的日子。此時,天氣恰好轉晴,屋內上了一層暖色系的光線,重新刷洗原先的環境。我們看見了在入住全新的環境之前,伯伯以一種告別的眼神揮向過往生活的痕跡。

社會住宅如何設計合適的公共服務與機能

社會住宅是什麼?它具備什麼樣的使命?又能夠發揮哪些功能?在硬體上這些公共空間可以做什麼?而軟體上應該要提供什麼服務?

社會住宅不只是解決台灣高房價問題的居住空間,「社會」賦予它更多元的社會使命,可以說是作為台灣居住文化的實驗,什麼是一個適合台灣這塊土地大多數人可以負擔得起同時擁有更好居住品質的居住空間?在環境議題上社會住宅可以作為綠建築的展現,甚至也能實驗小規模的自給自足永續能源系統;在公共空間議題上,同時希望能夠設計讓住戶交流的開放空間,也能作為周邊居民的休閒綠地和公共使用;在社會福利議題上,不只是保留部分弱勢優先入住,也在思考如何置入社福資源改善弱勢身份,並且結合公共托育、托老等福利服務支持現代家庭;在社群連結上,希望營造出有別於現下都市集合住宅居民之間彼此互不認識的冷漠,而是有溫度、包容多元、互助友善的居住文化,讓住在這裡的住戶不是孤獨的人。

在這個段落中,將收錄伊甸在台中安康社宅實際進駐提供社福服務的經驗、成大C-hub創意基地執行長的建議、和OURs都市改革組織秘書長的觀點,以實務和理論對話,討論社宅公共空間的使用方式以及需要提供的服務機能,為社宅的定位和未來使命提供更多的想像。

「長輩、年輕家庭的混居創造出居民間彼此的交流,互相打招呼問候成為很自然的事,孩子胡亂跑大家都會幫忙看顧。」—豐原安康社宅居民 林名澤

【好鄰安康店實務經驗分享】

|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 蕭惠萍

伊甸基金會是安康社宅進駐的共好專業團隊之一,過去基金會長期關注弱勢族群,看見「買不起、租不起、進不去、住不好」的困境,一開始嘗試開辦小規模的住宅改造,協助身障者打造無障礙的居住空間,後來也在台南大林開辦作為台灣第一個由民間自己經營的雙福社會住宅在。這些經驗讓我們開始建構社區支持網絡,作為家庭重要的保護力。我們進駐到豐原安康社宅,希望透過社會福利資源的角色發揮在地可近性和即時性,也藉由社工的服務提升住戶個人問題解決的能力,先穩定自己之後甚至可以幫助別人,進而產生成就感。實作的過程從舉辦貼近居民生活的常態活動,例如社區共餐、親子手作開始,接著透過社區蹲點、挖掘潛在的社區種子住戶,以人與人關係的連結為推動基礎,就能看見居民的能力與價值,而這些使用者觀察,也能回饋到空間規劃和設計上。

擾動社宅不可或缺的力量 — 社區種子戶

「行動種子計畫」是由臺中市政府住宅發展工程處為建立社宅內的社群而設計的機制一環。在入住前便招募符合社宅入住資格,能夠依據自己的興趣或專長在社宅舉辦活動的住民,不限身份也不限年齡,經過徵件提案評選後免抽籤入住,而具有此身份的住戶稱為「種子戶」。市府並提供小額計畫執行經費,在入住期間舉辦活動進而連結社宅居民,達到社區營造的目的。豐原安康社宅共有三組計畫入選,分別是共食、手作課程和運動休閒。

台北市的公共住宅也有「青年創新回饋計畫」,一樣透過提案評選引入種子住戶,比例為總戶數的10%,由「原典創思」團隊協助培力和經營種子戶,目前已有健康公宅(2018年6月入住)和興隆公宅(2018年12月入住)的操作經驗。

此篇收錄豐原安康社宅舉辦「派樂日」種子戶之心路歷程,以及台中好伴和台北原典作為培力團隊的經驗分享。

【種子到底在幹嘛】

|安康社宅種子戶 魏育仁

我在霧峰出生,台中南區長大,從107年5月入住社宅經歷了318個日子,在這些日子裡和大家一起吃飯、慶生、出遊、遛鄰居小孩,同時也被遛,覺得自己的身份就像是安康社宅的康樂股長一樣。

安康的種子戶可以分成藝術分享組,舉辦藝術手作工作坊如:種子項鍊、彩繪陀螺,舉辦豐原小旅行和咖啡品嚐;運動休閒組則舉辦過二手換物趴、揪團打羽毛球和一日鐵馬道旅行;我自己的計畫是「派樂日」,也就是揪大家一起吃飯。一開始我們做了派樂小卡,挨家挨戶發給住戶,邀請大家一人一菜來參加派樂日共餐,也因為這樣的邀請,開啟了認識和對話,發生了許多有趣的事。在社宅的開幕派對第一次嘗試大型活動,結果大家太熱情煮太多,剩下來的隔天大家自發揪了一團到住戶家繼續吃!也利用各種節慶活動舉辦過小孩的慶生派對、結合闖關和交換禮物的聖誕節火鍋趴、邀請長輩帶一張以前的照片來故事分享的元宵節搓湯圓…。

然而種子戶也是一般居民,也會累,也會遇到鳥事或跟居民吵架,就是真實的生活在這裡。種子戶的影響力不只是讓種子舉辦活動給居民參加,而是透過也是實際居住在這裡的「居民」身份,讓 “居民影響居民”,從被動參與到主動投入。在過程中慢慢也發現居民之中有很多潛在的種子戶,從願意走出門參加活動,到提出點子想法甚至主動發起活動,希望未來也能引發更多具有種子精神的住戶。

圖片來源:魏育仁

【台中社宅行動種子計畫】

|台中社宅行動種子計畫執行團隊好伴社計 連真

社區種子是傳遞共好價值的橋樑

為什麼社會住宅需要有種子戶?台中推動「共好社宅」,社會住宅不只是負擔得起的居住單元,而是讓居住其中的住戶能夠彼此連結,形成友善互助的社群。而經營社群除了靠外部的專業團隊進駐提供服務之外,也希望能夠有來自居民端的能量支持,種子們實際居住、生活在這裡,有更多機會與居民接觸互動,社區種子的角色就像是橋樑,體現輔導團隊的共好精神,同時也傳遞居民的真實生活需求。

而隨著種子戶和共好夥伴的社區擾動之下,也發掘出更多願意參與和投入的居民,他們擴大了種子的想像,「種子」不再只是一種身份,而是樂於與人分享、願意投入公共事務的代稱。就像我們也從不真正區分關懷戶或是一般戶一樣,因為誰都有可能需要幫助,同時,誰都有可能提供幫助。最初這些身分上的區別,只是為了提醒我們,人有各種需要、也有各種潛力,而我們能做的就是設計出相應的機制,讓它往好的方向和發生。因此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種子,讓共好價值由下而上發芽。

找到發揮共好精神的社區種子關鍵

  1. 個人特質和申請動機大於計畫內容的完整度

比起一個完美的計畫內容,一個好的執行者更重要。個人特質不一定是外向,而是願不願意與他人產生連結,再來是當下的身份也會影響到能夠投入的時間,如果動機是從個人需求出發是更好的,例如大里種子就有一位年輕媽媽希望能夠更好的照顧自己的孩子,便以親子共學為計畫主題。

2. 是否能從個人層次推廣到社區層次

例如舉辦手作課程,目的不僅是完成作品,而是在製作的過程中適時穿針引線和創造交流,讓參與者從原本的陌生人到認識彼此,透過閒聊、互相幫忙達到建立社群的信任基礎。

3. 對應的目標族群v.s.跨族群共同參與

像育仁就是能夠橫跨不同群體的種子,從小小孩的孩子王到長輩的開心果,都能夠透過吃飯、日常相處去做到。即使是針對特定族群種子也沒問題,可以在原先的計畫主題內去思考不同年齡層、不同族群能夠參與的方式,就能夠互補搭配。

4. 常態活動v.s.主題活動

兩者各有優點與限制,常態活動像是豐原每月一次的派樂日,好處是會因為習慣,漸漸形成生活文化,每個月時間到了就會期待。主題型活動會比較需要花時間醞釀,但也可能與外部資源建立深度合作,讓社宅與在地社區有更好的互動。

5. 每次嘗試一點新東西

新的嘗試可能是種子的身份,也可能是活動類型的不同,透過每次一點新的嘗試,建立不同社宅社群的文化樣態。豐原安康社宅的種子是以年輕人為主,而大里的社區種子則開始有長輩加入,不同身份的種子擁有不同的技能和動機,創造新的社群火花。種子未必只能透過活動來擾動社區,日常的關心、公共事務的參與也是種子能發揮價值的地方。

台中市政府住宅發展工程處於2019.03.16舉辦「台中共好社宅實踐成果論壇」,結合豐原安康社區裡推出的「共好社宅生活展」,呈現一年來在社會住宅中推動共好計畫的實踐成果。論壇分上下半場舉行,上半場主要由執行團隊「好伴社計」進行分享,並邀請社區居民介紹展覽、分享茶點,下半場則邀集國內相關領域的專家及工作者進行對談。本文由好伴社計的嘉緣主筆,摘要本次論壇內容,分上、中、下三篇呈現,希望能將當天的精彩內容分享給更多人知道。各篇主題如下。

  • 上篇:台中共好社宅概念及成果(分享人:好伴社計)
  • 中篇:擾動社宅不可或缺的力量 — 社區種子戶(分享人:豐原安康種子-魏育仁、台中社宅行動種子計畫執行團隊好伴社計-連真、台北公宅青年創新回饋計畫執行團隊原典創思-施汎昀)
  • 下篇:社會住宅如何設計合適的公共服務與機能(分享人:豐原安康社宅進駐單位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組長-蕭惠萍、C-hub 成大創意基地-劉舜仁、OURs都市改革組織-彭揚凱)

台中共好社宅概念及成果

作為台中第一棟社會住宅的豐原安康社宅,總計200戶共463位居民,在2018年5月正式入住。台中市政府首創『共好社宅』的定位,在安康社宅的一樓公共空間分別引入社福、醫療和社造三大專業共好夥伴:「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進行長者關懷、親子活動、社福資源連結;「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設置健康關懷站,提供輔具媒合、預防篩檢等健康醫療諮詢;而「好伴社計」則是扮演社區營造的角色,打造社區客廳空間、屋頂農園,培力種子戶,舉辦各種活動創造居民互動,並橫向連結公部門和共好夥伴。

『共好社宅』的概念希望不只是提供合宜舒適的居住空間,更能夠透過引入多元專業單位,提供居民所需要的資源,並且建立友善開放、合作互助的社群網絡。讓居民不只是租到一戶房子,而是住進一個大家庭。

【我們所愛的生活方式】

|好伴社計 周家緯

好伴社計藉著過去一年來進駐豐原社宅的經驗,整理出實踐社宅共好的五個面向:

一、跨領域專業單位進駐

  • 共好夥伴要能夠長期進駐社宅,傾聽實際需求,進而彈性調整服務。以安康社宅來說,共有三個專業單位分別進駐一樓的公共開放空間,定時開放並提供諮詢和服務,與居民建立長期關係,更細緻地認識才能提供最貼近需求的資源。
  • 共好夥伴需具備開放性,彈性調整服務內容,舉例來說,伊甸在進駐前曾計劃提供課後輔導,事後發現居民的組成以學齡前年輕家庭為大宗,便轉向提供多元的親子活動和課程。除此之外,母單位提供足夠支持也是很重要的,才能讓一線工作者勇於進行不同的嘗試。
  • 挑選共好夥伴的準則,應該根據不同基地特性來設計。除了評估居民的入住篩選條件,同時也要考量建築空間設計的條件,再來尋找合適的專業進駐單位,安康社宅的經驗不可能完全複製到其他社宅,不同社宅有各自的區位條件和居民特性:長者照顧、青銀共居、青年創業…都可能是不同社宅的特色。
製圖:好伴社計

二、公部門與進駐單位橫向溝通

  • 要營運一個社會住宅需要許多跨局處、跨科室、跨專業的單位,包含公部門、社福、社造、醫療、物管…等等,若沒有建立溝通的介面,很容易形成多頭馬車,造成資源重疊或甚至是缺漏的狀況。

好伴社計

建立起人與人、人與社會間的關係,回應當代生活的挑戰。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