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龍叩叩叩 — 藝術敲擊的可能

好伴社計
Sep 30, 2019 · 4 min read

【撰文:吳有容|編輯:好伴社計|攝影:紀錄片團隊、DOU Photography與其團隊、Floor Hofman】

2019年在居民入住同時,大里社會住宅展開了參與式公共藝術。相較常設於公共空間中可觸碰的公共藝術,參與式公共藝術更著重於藝術家與居民雙方透過參與而產生出的激盪;兩者的過渡,暗示著藝術與居民有著更進一步觸碰的可能,藝術的距離變化進而產生的「敲擊」成為觸發事件的擊破點,接續開啟對話而產生的靈光「敲擊」,便進一步探討到「藝術敲擊的可能」於社會住宅中的藝術啟發。

《黃龍叩叩叩》中三個叩回應藝術計畫在進入社宅後產生三個不同層次的敲擊。

鄰近仁化工業區的大里光正社宅

第一個「叩」

走進一扇家門,可視為從公領域進入了私領域,被訪者將自己的生活面貌公開,通常需要一段時間的熟識和信任。在此的第一個叩(敲擊)是由藝術(家)發起的「積極邀約」,等待居民開門投入接續的未知,共同啟動建構藝術的可能。很幸運地,在大里社宅有不少住戶,接應了藝術的敲擊,接受了這個生活中被開啟的意外。作為全台第一起參與式公共藝術進入社會住宅的案例,藝術來叩門,也是居民從來沒想過與藝術的距離。(延伸閱讀:暖屋行動 — 走進家戶梳理生命的地圖

「登門拜訪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豐原社宅與大里社宅我們一共拜訪了約20戶人家,每次敲門都帶著些微的緊張

第二個「叩」

「藝術的敲擊」在居民開門之際被允諾,關於藝術、公共藝術的界線從此處開始被重新定義與詮釋。藝術從美術館進入住戶家中,不再用欣賞、評論一件藝術品的方式進行針貶;而是思索與展望在居民、藝術家、策劃團隊所形成的藝術場域中,每個人角色的重新洗牌、想法流動的過程中共同創造、激盪出絢麗火花的吉光片羽。非比家中日常,各組藝術家以各種不同的創作方式與住戶產生不同的敲擊,透過遊戲、聲音、飲食等貼近生活的媒介讓彼此打開心房,產生第二個異於日常的叩(敲擊),它是對話、智性交流、也是生命經驗的共享與交會,正在大里社宅中不同家庭裡發生。(延伸閱讀:景中對話 — 以遊戲開啟關於家的對話

「過程中不存在居民或藝術家的角色分界。」

左:荷蘭藝術家與居民探索社宅附近的景點、右:聲音創作者引導居民以日常生活物件錄下聲音風景
左:居民製作的紙漿磚上有美麗的原住民圖騰、右:藝術家以遊戲與孩子互動,表達對家的情感

第三個叩

在探討「敲擊的可能」同時,不如讓我們回歸到在藝術中如何思考:作為一個人、一個創作者的初心。關照自己的與眾不同,以及在面對改變、事件、日常中不同環節的進程:搬家的心路歷程、規劃生活空間、家人間的相處、鄰居與社區、探索自己與社會中所感悟的總總。藝術敲擊的漣漪往每個參與計畫不同角色的內在自我擴散,並提供需要的人外部拓展連結的機會,藝術家與策劃團隊分別在計畫中做最佳的開啟與銜接,讓「敲擊的可能」具備可延續與持續創造的動能。

「藝術在我們的生活與內在中發酵、擴散。」

好伴社計

Written by

建立起人與人、人與社會間的關係,回應當代生活的挑戰。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