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cat

Copycat 一词是我从《名探偵コナン》里学到的。没记错的话,这部和《ONE PIECE》坚持了16年爱情长跑的动画出现过杀人犯、模仿犯、盗窃犯、抢劫犯、跟踪狂,却没给强奸犯一个正脸。YTV 你们什么意思,强奸案都很好破吗?根据我的推理,唯一的真相是在这片生殖器崇拜的净土上,强奸是健身而非犯罪。

一个恶劣的玩笑..咳..知道在网上乱说话是什么下场吗?Daredevil (2015) 里那位老记者就是前车之鉴,人家还在敲字的时候就被秒了,怕不怕。

好在 UGC 的高潮已去,积累下来的海量数据已然膨胀,这就意味着那些关心你早餐吃了吗、晚餐吃了啥的网友是真心在乎你的人,有的人也称之为真爱。但是取代 UGC 的难道就应该是备受推崇的大数据吗?诚然,联合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这些手段,我们能构筑一个未来。但人类尚未掌握时间旅行的技术,我们不知道未来应该是怎样。所以不要断言 Web 3.0是怎样怎样了,拜托拜托。

人类在驾驭电之前,照样活下来了,只是现在活得更好;人类在发明互联网之前,照样活下来了,只是现在活得更好。这样的例子我还能举374个,但两个足以。每当有人对经典侃侃而谈的时候,旁边就会出现鼻炎患者:“哼,又在谈这种老掉牙的东西。”比如每当我的市场营销学老师谈到互联网思维的时候,我的鼻子就痒的不行:“哼,又在…”其实这是不对的,英语老师都可以做手机,搞营销的老网民怎么就不能说说自己的见解呢?其实那位英语老师也懂互联网,只是聘错了营销老师..咳,我是说,好的东西,经典的东西,没人愿意钻研,没人愿意探讨,这才是应当嗤之以鼻的事儿。

刚才说到 UGC 日渐式微的问题,我的理解很简单,你一分钟连发六条微博,你打字不累,我还嫌看的累呢。(此处满含人身攻击的味道..其实不然,如果对方是好朋/基/炮友,就算人家一分钟发六十条自己也能含着笑容看完啊完全不在意的,于是又引出另一个问题 — — 既然并非熟人又神烦,干嘛 fo 呢…)意思只有一个: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内容不再为王了。

提起微博,我赌一包辣条,最初的用户积累一定是这样的:小撮用户是冲着大V来的,再就是大V冲着大V来的,剩下的都是五毛党。记得高三班主任有一次乱喷口水,提到有少数同学晚上回家不学习,而是发微博,我当时就知道一定是母后告的密。想想也是,一回家就借她的多普达,在腾讯微博上发发牢骚,再检查一下许嵩的微博更没更,半个小时就过去了,多耽误时间。顺带一提,当时是 Windows Mobile,没有客户端只能走自带的浏览器,各种视图不兼容的辛酸如今这些00后是体会不到了。

后来才知道在这“少数几个人”中,有一个是我的同桌…真是…当时身边用微博的同学少得可怜,我最初跑到腾讯去嗨,而后转战新浪。如今两边都已弃用,但内容都有所保留。现在挺怀念当时自说自话的氛围,没人看也没人管。

微博的确是个好东西,自己刚开始用的时候屁都不会呢只会模仿大V的口吻。现在看来,这种弱关系产品简直像一场小型的社交革命。虽然是仿来的,但毕竟是特色社会主义的产物,是民族的品牌和骄傲呢。

只是就个人而言,一直不看好阿里系的社交流… TAB 中已经有一家认怂了,微博也日落西山。虽然个人见解是 Qzone 已经走远,但社交这种事还是得交给基础好的T来做,毕竟人家专注 copy 一百年。

扯了这么多的我还是挺屌的嘛。

我纳闷,我读书少,我基础不好,我写作没人教,我想了一些小招,我觉得文笔不算糟 — — 我还窃窃自喜呢,愚者也能自通了。直到发现好多熟人都陆陆续续开始自说自话自叹自夸,看他们的文字,很真很朴实,偶尔有点小深刻 — — 嚯写得不错但还是更喜欢自己的作品。再回顾自己的“作品”,对你会发现这里打引号了,原来也不过如此,流水账谁不会,抖机灵谁不会,只是动不动笔的问题。现在要我选,我宁愿多看一篇干货,少写三篇水货。没有了水分,你看大数据还大不大得起来。

所以自己之前的文章/作品/牢骚/whatever,一气之下全都删掉了。但就算长得再丑,本质再坏,我也没权力对自己的“亲骨肉”判死刑 — — 细心的我在删之前把它们全归档在 WordPress.com 里了,留个念想吧。

今天能在这里侃大山,是用我宝贵的复习时间换来的我哭……以后可能还是以朋友圈为猪圈。

哦,为主圈。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