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九遊行(一):達哥封咪事件:言論自由的真諦,就是擁有保持緘默的自由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Jun 6 · 4 min read

爆機達宣佈暫停打機直播,雖然未有解釋原因,但達哥支持者一般相信這是和過去一排,一些網民持續在其直播時留言,強迫其就《逃犯條例》修訂有關。其實早前已有網絡討論區列出了「未就送中條例表態藝人列表」,有人笑言達哥成為了這項惡法的第一個犧牲者。

民主派支持者向他們看不順眼的人施壓,其實早有前科,例如本人作為「飯民狙擊手」,當日就曾持續被人質疑「點解剩係鬧飯民,唔用同等時間鬧番黃毓民同熱狗」,而這種想法事實上卻是幼稚且極之容易擊破的:假若一位評論員要因各人心目中的「邪惡度」而分配評論時間的話,那以後就不用再挑題目了,因為以中共的邪惡,所有評論員怎不可能花99.99%時間往牠的身上招呼,才能符合「政治正確」?

有網民以「爆機達有保持緘默的自由,但我們也有批判他保持緘默的自由」、「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中立與認同極權惡法有同等意義」、甚至有人直接搬出打但丁的名句:「地獄裏最熾熱之處是故作中立」,為自己的「迫宮」行為作出辯護。

這些講法不能完全算錯,問題在於若把堅持自由的標準推至極端,最終受侵害的必然是自由本身,而言論自由也不例外。這裡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些言論自由的基礎概念

1. 自由的基本限制是,以不侵害別人的自由為前提,否則這就是惡質的自由。同樣,你當然可以對爆機達的沈默進行批判,但如果你背後的動機就是為了迫令達哥的開口認同你的立場,那其實就是變相一種言論自由的侵犯。

2. 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中立是否就等同極權惡法呢?這很視乎你的身份背景。以目前政府與中共的強勢,作為一個有公權力的官員或議員,他的「中立」明顯就有著向政府靠攏的嫌疑;甚至乎一位時事評論員,假若竟對此議題完全不聞不問(例如某國際關係大師 ,你又唔見有網民走去迫宮),先不論其立場是否可疑,作為一個牽涉中國、香港、國際的重要議題,評論員竟毫無見解已是一種專業失職。

然而爆機達是何許人也?他擁有公權力嗎?他是一個打機Youtuber而不是一個政治KOL,為何有責任一定要說任何政治新聞發表意見?

3. 在一眾「中立立場」之中,最討厭的自然是各打五十大板、上下其手式中立,因為這種表面上的中立,因為極權或強勢的一方通常都會擁有透過公權力進行審查或篩選訊息的優勢,所以「兩邊都唔同意」的中立很大機會扭曲成對前者有利的立場──極權政府打壓民主派,飯民媒體打壓本土勇武派,其實都有類似情況。

可「沈默的中立」呢?或許仍有批判的理由,但這又要問回一句,對達哥的批判程度,需要去到每天在打機直播的留言版進行轟炸嗎?

這班為了迫達哥表態的網民又有沒有想過,原先向爆機達「迫宮」本來是為了透過他的影響力令更多大眾支持反《逃犯條例》修訂的立場,但當你對別人保持沈默的自由持續進行過度侵擾批判之時,其實也同時令更多原先對此時「真正中立」的一般大眾,對於這種立場更加反感,結果反而成功作了反宣傳?

這些豬隊友的出現是否熟口熟面?對,他們過去就是飯民補選屢戰屢敗的「功臣」,如今又在為六九大遊行倒米而來了。

侵害國民「沈默自由」從來都是共產黨進行政治迫害時的得意之作: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鎮反以至更早期的土改運動,中共最喜歡就是搞群眾大會迫人表態,令所有人不能借沈默「逃離」參與迫害少數的責任:紅衛兵的恐怖之處不在於其瘋狂,而在於他們從被不允許沈默,甚至只有在各種批鬥中展現最極端的熱情,才能躲過成為下一波被迫害對象的命運──現在這班網民,就是做著同樣的一回事。

必須接受香港的民主教育從來不足,而所謂民主派的政客們大多其身不正,為了保住自身的利益和權位,因而都會採用反民主的方式來「爭取民主」,而一班涉世未深、不了解政治醜惡之處的「熱血網民」,自然有樣學樣,走上錯誤的民粹歪路。可悲的卻是,當飯民主派都不可能教導你何謂真係的人權、民主、法治與自由基礎的時候,你能期待香港的民主抗爭之路如何可以順利地走下去?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Written by

    相信巴別塔存在的人,其實都是真心相信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