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只有人渣區諾軒,才配得上他那個人渣級的立法會缺席借口

無可否認區諾軒真係天生適合響香港食政棍飯嘅天才,佢永遠識得響合適嘅時候跳槽,而明明就係見風轉舵嘅機會主義者,但永遠有班傻西相信佢係捱義氣先走。雖然胡混社運咁多年佢七人七事斑斑,但憑住佢果條三寸不爛之舌,又總會有班白痴黃屍上當。

就好似早排區諾軒特登唔開會走咗去日本旅行,結果令到元朗天橋天價撥款、林卓廷提出的「升降機辮論議案」,全部因為佢無出席立法會會議而令飯民反勝為敗(其實佢無開會嘅並唔止呢兩個會議,只係我已好寬容只計算果啲因佢缺席而影響飯民成敗嘅議案)。

本來犯錯、偷懶龜縮,就係飯民垃圾會議員一貫會做嘅事,區諾軒雖然垃會新丁,但已盡得真傳;但偏偏呢條政棍響6月11日飯民成功響工務小組否決觀塘音樂噴泉撥款有份投票,因而忍唔住邀功,結果當然就引起網民嘩然──其實議員投票係本份,本來就無乜值得誇耀嘅事,但如果你係都要拎出黎領功嘅話,咁點解響之前比網民質疑去咗日本旅行唔開會唔投票,就一句都唔解釋呢?

於是響一眾網民(當中仲要包括一堆飯民支持者)迫宮之下,佢終於不情不願出咗呢一段聲明:

//有些說話我只說一次,因為不會是好聽的說話。

過去一段日子,有人一直問元朗橋的事。我考慮過很久應否回,特別是有些人會借回應繼續炒花生、消費,莫說大公文匯那些,實在沒必要令他們得逞。但如果沒有解釋不令你心滿意足,特別是讓我視之為盟友的人說離譜得意,我怎能說沒介懷。

真要說的話,係因會議事前,我答應了相當重要的事,而且是一月前已決定,實在無法做到終止事情於星期六的工務小組投票。之前籌謀了很久也規避不到,是我的問題,我做得唔好,但我有我要保護的人,恕難多講事情如何。抱歉,情非得已,難言之隱,懇請見諒。

做這位置沒投每一票怎也無從辯解的,然而幾個月來,除了這次,我致力克盡己職,小心分配時間,是我這位置的人應當做好的工作。我難以奢求別人的原諒,而作為一個人,亦都有感受,未必能接納種種。

民主派的共濟、合作,我十分重視,我願意硬食所有,改進崗位的不足。//

結果當然係更多人嘩然,因為成段嘢係充滿住689嘅語言偽術!

其實有去定無去日本旅行,一句就答完,但係佢偏偏要拉去「如果回應自己點解無去立法會開會,就會比大公文匯得逞」,天啊!明明瀆職嘅係你區諾軒,關咩文匯大公、網民炒花生事?如果你唔想比人「得逞」,準時響立法會出席會議同投票咪得囉!點解竟然可以將自己嘅錯、推去質疑你嘅人身上?咁你同梁振英有何分別?

然後條垃圾又話:「會議事前,我答應了相當重要的事,而且是一月前已決定」好撚簡單,咪臭係一個月前已Book咗機票去日本旅行所以唔開會囉囉,乜你用「相當重要的事」黎掩飾,件事就會變得名正言順咩?然後又講咩「我有我要保護的人」,而家你係超級英雄牙?咩要保護的人呀?係安倍定係木村呀?講到尾咪即係你老婆囉!

簡單黎講,呢一大段垃圾,只係將「係呀我係早一個月訂咗機票去日本呀,一早約咗我老婆唔通取消牙,工務小組投票移重要得過啲機票同酒店錢咩,我唔投票唔開會關你撚事咩,你班垃圾同我收爹啦」,用一種義正辭嚴、理直氣壯嘅方式講出黎,然後仲要老屈所有質疑佢嘅人都係想害佢,而佢自己承擔作為議員瀆職責任嘅方法就係一句「So99y囉」。

試問呢種反黑為白仲要講到大義凜然嘅無恥,除咗梁振英,又有邊個比得上我地嘅天生政棍人渣區諾軒?呢個人渣級嘅唔開會借口,除咗區諾軒仲有邊個配用得上?

當然,黃屍藍屍都好,永遠都有班「只要信、不要問」嘅懵撚:例如竟然有網民(其實我懷疑係佢新請番黎嘅Internship打手)嘗試用咩「議員都要有Work & Balance」脫罪:大佬呀,唔撚該你查下立法會議員嘅工作係乜先啦,你會唔會用你番工時間走去旅行黎Work & Balance呀?

然後果啲咩「最少佢好過黃碧雲」、「呢個時候最緊要團結」、「無論係點,支持區議員」我都廢事駁,而最好笑嘅係偽本土政棍陳澤滔又會響適當時候蒲頭講句「多謝議員」,繼高達斌之後似乎佢又搵倒第二個擦鞋對象。

我只感到悲哀嘅係,原來當初區諾軒響參選前同人民力量見面,陳志全有提醒過佢而家飯民經已有出席率偏低問題,而區諾軒就當住眾志同人力面前承諾會全力投入議會工作──結果而家呢?當選都無三個月,就已缺席三個重要議案表決啦!人民力量全力幫區助選,人地逗倒九萬六就睬你都有味啦!

補多句,既然你區諾軒咁撚忙、咁撚多難言之隱、咁多女人需要保護,咪辭職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