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港鐵系統性腐爛的前世今生

後記:執筆之時發現有舊識仲接緊港鐵公關Job來做,今時今日仲幫呢啲吸啜民脂民膏嘅公司揩脂抹粉,當你唔係等住搵食果刻,要出賣幾多良知先做得出?就算你係無神論者唔怕落地獄,都諗下有幾多人比呢間公司害慘,良心,真係唔值幾個臭錢。


學者鄧聿文曾於BBC撰文指「假疫苗」事件足證中國已呈「系統性腐爛」,我覺得呢個講法係完全可以套用番響港鐵沙中線事件上面。

當日港鐵私有化只釋放出兩成半股權,表面上就係為咗響套現之餘令市民放心,政府對港鐵仍然擁有絕對控制權同監督權,但實際上其實係想借私人市場之名令港鐵發展更加傾向商業化,而非為市民服務的公益導向──試諗下,當日發行10億股、招股價9.38元,結果只為香港政府回收唔夠100億資金,算得咩錢?

仲要係港鐵一直為政府賺錢,根本完全無其他公營事業咁因為陷入虧蝕而要減輕政府負擔嘅必要,所以日後成日聽倒港鐵管理話要「顧及股東利益」,其實就只係為咗區區25%嘅小股東利益,要全香港市民Suffer──好簡單,如果你係港鐵股東或者按營利論功行賞嘅管理層,當你知道採用次貨零件係會令港鐵故障率提高,但乘客仍然係會照搭嘅同時,零件成本嘅開支卻又可以因此而壓低,你會點揀?而呢個亦係點解過去兩屆港鐵CEO韋達誠同梁國權,佢地都係以節省成本降低服務質素聞名,但同時卻又可以故障愈多、年薪愈高嘅原因。

但呢個都係一切腐爛嘅開端。因為港鐵私有化唔上唔落,於是港鐵管理層就呈三元架構:一個係以運房局為首嘅政府官僚、跟住係被委任入港鐵董事局嘅政府代表、再之後就係港鐵本身嘅私人管理層。呢種設定原意就係令政府同私人力量可以互相制衡,但現實卻係政府響港鐵嘅監察角色幾乎消失,任由港鐵管理層為所欲為──其實都唔駛講今時今日先揭發嘅沙中線問題,點解港鐵高層每次出事都可以「全身而退」?點解港鐵CEO年薪可以響短短幾年間由本身經已相當驚人嘅年薪700萬暴增至1500萬?老實講如果唔係兩個總經理今舖極有可能坐監,而梁國權份約啱啱先續完距離完約仲有成兩年,今時今日可能我地仲見倒佢地三個安在其位。

政府監察不力,當然個個都可以有自己答案,所以坊間大堆評論員都可以有自己的陰謀論:你可以話係港官一向無能得過且過;亦可以話因為港官都好想退休與響港鐵繼續發展所以官官相惠;甚至可以話其實官員同地鐵之間有貪污嫌疑──但無論原因係點,客觀事實就係特區政府不單止唔能夠有效監督港鐵,掉番轉港鐵管理層卻能夠以「半公營企業」作掩護,訂立好多對管理層一面倒著數嘅條款,簽訂一啲對政府一面倒不利嘅協議(你睇連叫禮頓交出資料都做唔倒就知),甚至狂接高鐵大白象工程之後,仲任由佢超支浪費市民公帑──老實講,去到呢度,都未講到沙中線果筆,港鐵經已成為令公帑「流血不止」嘅腐爛傷口,而且係一種系統性腐爛。

只係沙中線嘅問題話我地知,港鐵果種囂張跋扈係超越香港其他「獨立王國」如積金局、醫管局、金管局之流,因為好聽嘅就係隻眼開隻眼閉縱容造假,難聽啲講句就係同外判商同流合污,收授利益以接納更改圖則、鋼筋被剪短、嚴重沈降此等危害安全嘅工程。

好多人睇輕咗港鐵委任公證行處理申訴、原來申訴報告響公佈前係會cc比港鐵修改呢單新聞;其實自從高鐵開始,承建商索償就億億聲計數,一般居民呢,即使港鐵講明預留幾千萬作工程破壞申索之用,但除咗真係破壞到無得兜諸如連個水井都塞埋呢啲個案,一律都比公證行打回頭。而家沙中線出事,你再連埋公證行同港鐵串通兩單嘢擺埋一齊睇,就會明白點解港鐵咁著緊所有索償過案都要全面控制:因為佢地即將面臨嘅,將會係排山倒海嘅索償過案!如果唔控制住個源頭,點搞?

我成日話每一個行業都係一個社會嘅縮影,而港鐵,亦可算係特區政府嘅縮影:政府借「私有化」將公眾利益以「股東利益」為藉口作犧牲,官員不單無起到監察制衡作用,反而成為公帑浪費出口嘅掩護,至於港鐵高層,則自以為有特區政府撐腰,自以為可以隻手遮天,任由承辦商亂黎,同仲裁機構勾結「自己查自己」,簡直係番咗去60年代未有廉政公署嘅時候。

然後你睇啲垃圾會飯民議員,個個都變時事評論員,但係響沙中線撥款,卻係唔出席唔投票,甚至連權力及特權法查港鐵都照樣可以唔出席;仲有啲聲稱支持民主嘅KOL,都可以照幫港鐵賣廣告(話之你收錢定靠攏權貴)。當方方面面都腐爛到底嘅時候,你作為香港人仲有乜資格笑人地「假疫苗」事件?而家香港同中國一樣,都係「系統性腐爛」,分別只係程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