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翻墙史

越过长城,走向世界

我们家刚换成宽带的那会我才上初中,奥运会还没开,谷歌还有 .cn,Facebook 还不出名,YouTube 还能看。那时候我注册了一个 MySpace 账号和 MSN,热衷于和外国人聊天,边聊边查词典。

过了一年多我发现有些谷歌搜索结果打不开,了解一番后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墙”。但那时候翻墙很容易,百度就能搜到翻墙教程。我就在那时候下载了自由门无界。这两个轮子做的软件帮了很多人啊。

后来我用了 Mac,原先的翻墙软件没法用了,当时国内用 Mac 的人还不多,软件、教程都很少,所以我有小半年时间是没有翻墙的。后来我听说了在中国翻墙史拥有重要意义的 GoAgent。经过一番折腾后我终于再次来到国际互联网。

因为最常用的外国网站是 Google,用代理访问速度会慢一些,我又将这些没有彻底屏蔽网站的 IP 加入 hosts 文件,墙就基本没有影响了,我们继续假装有自由。我的 Android 手机也得 root 之后改 hosts,不然没法使用谷歌服务。

随着墙的继续加高,大概在2013年,免费翻墙工具从这时候开始力不从心。我买了鲨鱼加速器的 VPN,这网站李鬼非常多,我现在就找不到哪个是真的了。

VPN 的缺点是对网络环境要求高,运营商经常会屏蔽;还一个就是使用麻烦,每次必须手动连接。我用了几个月后发现了谢公屐,采用 APN 方式翻墙,只需在设置里添加一个 pac 地址,剩下的无需你操心,国内网站直连,外国网站走代理。我翻墙只是为了获取信息,这么方便的翻墙手段当然立刻获得了我的喜爱。

谢公屐一直都很好,直到我去年放假回到新疆,发现谢公屐有时候也会抽风。因为采用 APN 翻墙的时候,你与代理服务器之间是没有加密的,共匪会很轻易的检测出你在干坏事。安全与便利很难两全。还好 OpenVPN 协议在新疆一直没被封,APN 不管用的时候我就用谢公屐给的 OpenVPN。

新疆大概拥有世界上仅次于朝鲜的互联网了,比中国其他地方都变态。Instagram 很早就被封了,唱吧等国产软件也不能用,iTunes 网页打不开,甚至百度网盘分享都被禁止。当时我妈 iPad 出问题,我在内地指导她刷机,为了下一个 iOS 镜像,那叫一个折腾啊。

百度云的分享链接在新疆打开就是这样。实际上连代理或用 WAP 网页就没问题。

尽管 iCloud 没被墙,但共匪一直没放弃对 iCloud 的干扰。估计是 iMessage 和 FaceTime 的加密让他们很不爽吧。加上有时候用代理也需要正确的 IP,所以一个靠谱的 DNS 就非常重要了。我经常在 114OneDNS百度DNS阿里DNS 之间来回切换,就是为了好好的上个网。

今年听说了一个 EurekaVPT,据说有黑科技,速度非常宽。但价格也非常感人:最少 300 一年。我犹豫了好久才决定购买。而且由于翻墙是我刚需,基本每天都会有好几百M流量需要走代理,买的是高级版,一年600。

这次寒假回家,发现果然买对了。谢公屐由于通信不加密,经常抽风。这个黑科技 SSLedge 果然不出故障,速度还很快,在新疆都能看 YouTube 高清视频。至于谢公屐,我只在 iPhone 和 iPad 上用,就和一个同学共用一个账号了。

在以前有些人还可以欺骗自己,墙只是那些程序员不得已做的一个应付的东西,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有默契。我不干违法的事,你砌墙少几块砖头,方校长为了共匪不要彻底禁止互联网才搞出来这么一个折衷的方案。但是2014年 Shitler 的这些手段,彻底击碎了这些人的天真的幻想。原来共匪不仅是不想让你看反动信息,它想让你彻底和外国隔离啊。几年前你要说中国会建真正的局域网,所有人都会笑你杞人忧天,现在说的话,谁还敢不信?

2011年的帖子,评论里都说不可能。目前该帖已被删除。

两年前我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假装墙不存在,但现在不行了。墙就在那,不仅每天都在提醒你它的存在,每过一段时间你还能感觉到它又长高了一点。曾经与防火墙抗争的西厢计划fqrouter相继停止开发,GoAgent随着 Google IP 的被封也快完了,不知道现在的 Shadowsocks 能撑多久。

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此消彼长的战争。它们有钱,有资源,有人,而另一边呢?只有理想主义。理智的人都会选择停止抗争,立即跑路。剩下的人继续在墙内做着中国梦。

防火墙的效果早已显现出来。共匪造谣说那个宣传片在国外获得大量关注,但普通屁民怎么验证?他们需要做梦,又不会翻墙,更不会英语。只能是共匪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现在又削弱英语的地位,目的是让你即使翻墙出去也看不懂人家在说什么。正如《环球时报》所说

但是我们希望,中国屏蔽境外网站及网页的动因能够逐步减少,而不是越来越多。我们这样说的原因,是希望中国社会对信息的承受力会变得越来越强。这是中国社会在全球化时代的健康之本。不能总让中国的年轻人“看不到什么”,而是要培养他们“看到了什么也没事”的能力。

嗯,因为看了也看不懂。你们赢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