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外工作有感

從UW畢業後很幸運地加入了像個溫馨小家庭的BLAMO新創設計公司,如今竟然已經滿一週年了,真是不可思議!偶爾會收到一些朋友問說在國外工作的感覺怎麼樣、跟臺灣公司有什麼不同等等,以下是我身為一個在西雅圖新創公司工作的UX Designer,對此的想法。

公司位於Downtown舊辦公室的門口logo貼紙

以客觀的角度看,美國的工作環境與型態相對彈性、輕鬆很多,很少有忙碌到沒時間陪家人這種事,倒是常常有為了家人請個兩週假去旅遊的XD

主觀來看的話,無法與同事們建立連結是一大難題,畢竟一週工作四十個小時,大部分時間都要跟這群人相處,當然希望能夠跟大家打成一片。

從前我並不相信無法融入美國人的群體這件事,現在卻好像漸漸開始體認到它的真實性,當人們一致認為「在美國工作一定很開心」時又難以用三言兩語形容這種複雜感受,所以才想用文字記錄下來。

朝九晚五又喝酒的工作型態

最讓臺灣朋友們羨慕的大概就是工時了,我們是間小小的新創設計公司,老闆們說上下班時間自己決定,我家住工作室附近,大多時候都是九點十分出門,走路十五分鐘到工作室,先跟同事們閒聊兩句、泡杯咖啡、回個email才開始工作,直到五點多左右就可以下班了,之前有次待到快六點還被老闆問說怎麼還不回家XD

跟臺灣工作行程不一樣的還有午休時間,美國公司並沒有睡午覺的習慣,午休通常就是吃個午餐就回座位上做事了,我們公司有個特別的日程,就是一到十二點大家就會和樂融融地在餐桌/吧台一起溫馨吃午餐,邊聊邊吃也是一個小時過去。

新創公司或科技公司常有一種彈性工作方式: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 WFH),適用於只需要一台電腦就可以工作的職業,像是設計師或軟體工程師。假如你身體不太舒服不想出門或是早上需要去郵局辦個事情,跟老闆說一聲就能窩在家裡沙發開工了。

其實我還滿喜歡在家工作的,不用化妝打扮,也不用擔心文化人際壓力,偶爾一次還滿舒壓的。但單就生產力來講,面對面溝通還是有效率得多,在工作室也的確比較不會偷懶,所以不至於想要天天在家工作啦。

我們公司另一個我熱愛的習慣就是Happy Hour!大部分餐廳通常會在4點到6點低峰時段提供半價的飲品與餐點,這就叫做Happy Hour。老闆們喜歡喝酒,自然就會帶我們去附近有Happy Hour的餐廳喝酒放鬆,像是這禮拜為了慶祝我在BLAMO一週年,我們就到酒吧大喝啤酒加龍舌蘭Shots了(下面是我們的instagram貼文)

永遠覺得自己英文不好

還在臺灣的時候其實我對自己的英文能力是滿有自信的,認為自己reading和writing可能還不夠,但listening和speaking已經足以掌握與外國人基本溝通。

來美國的前兩年還是學生,雖然圖資系是少見的美國人居多的科系,不像多數熱門理工科系中亞洲人爆滿,但還是相對少跟native speakers聊天,通常都會找同是亞洲語系的臺灣、中國、韓國同學一起做作業或是進行小組討論,說英文的機率其實並不多,單就學業成績來看的話,仍然會有自己英文很好的錯覺。

直到畢業後進了BLAMO,公司裡頭只有我一個人的母語不是英文,其他都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每天有三分之一的時間身處純英語環境,想當然爾,大家並不會因為我把講英文的速度緩下來、或選擇簡單一點的單字。

一開始光是為了聽懂他們在講什麼就有點吃力了,更不用說要機智地有所回應,有時候強迫自己加入話題反而會引起不少笑話。例如有一次,大家在討論早餐吃什麼,那陣子我剛好迷上烤吐司,於是就直翻說我都吃Toasted(烤) Toast(吐司),同事們瞬間爆笑,為什麼呢?後來他們才跟我解釋說toast本身就是烤麵包的意思了,未烤過的叫做bread(麵包),我說的Toasted Toast直翻成中文可能就是「烤烤麵包」。

這樣的笑話層出不窮,幾乎每天都有可能遇到,跟大家一起大笑自嘲之餘順便學習,也讓我的在地英文越來越順口,感覺跟在學校上英文課完全不一樣。

話說,我的Slack圖案就因此變成吐司了。

在Slack裡頭只要有人提到我,Slackbot就會po一塊吐司emoji

文化隔閡讓我像個異類

同事間閒聊內容不外乎是生活、八卦、政治、音樂等等,生活化的閒聊往往都奠基於共同的價值與經驗,例如小時候最愛吃的點心是什麼,如果在臺灣的話一定會聽到乖乖、七七乳加巧克力、健達繽紛樂(雖然這好像源自美國)之類的,但我同事們熱烈討論的都是聽都沒聽過的牌子(我只記得Butterfinger)。

政治也是他們相當關心的議題,2016美國總統大選時更是無時無刻都在談論川普最近又做了什麼不可理喻的事情(現在也還是),除了幾個重量級人物,我對其他政客一點概念都沒有,連名字都不曉得,更遑論怎麼跟他們闡述自己對於某些事件的看法了。

我們公司對音樂有非常明確的品味,當他們大聊西雅圖的獨特音樂歷史,每個他們如數家珍的樂團對我來說都像新的英文單字,一開始聽不習慣在地公眾電台KEXP,這樣聽了一年才漸漸喜歡上工作室無時無刻都在播的背景音樂。

西雅圖的在地廣播電台KEXP,他們新推出的app是我們公司的作品喔!

從前陣子被臺灣好友們參加Coldplay演唱會的消息洗版,同事們卻說Coldplay只會一味地模仿Radiohead,只有第一張專輯好聽;到最近Ed Sheeran在臺灣大紅,Facebook上頭滿滿都是好友轉貼他的歌以傳達心情,同事們卻常常拿他來開玩笑,每聽到Ed Sheeran就會發出ew的聲音,說他的音樂流俗。

我不是Coldplay或Ed Sheeran的Fans,也不是很介意他們的玩笑,只是久而久之會對自己喜好產生懷疑。同事們常常拱我用工作室音響廣播我喜歡的音樂,但我總是含笑推辭,就怕他們會對我的喜好品頭論足。

一年下來,某些時刻會強烈感受到「啊,我並不屬於這個地方」,那感覺就像在學校時有一群Cool Kids,總是聊著最流行的話題、主導整個班級的風氣,而我就像還在掙扎的邊緣人,想融入核心卻總是戰戰兢兢地選擇安全話題,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淪為笑柄。

結語

總的來說,我對於現在的生活很滿意,老闆跟同事們都很好相處,工作內容也是我所熱愛的,每天上班除了能學到設計相關的新東西,還可以學到更多跟在地文化相關的新事物,不愛變動的我愛上了酪梨、愛上墨西哥菜、開始跟同事一起吃沙拉當午餐等等,這些都是我在一年前想像不到的。

然而,在國外工作也不全然只有優點,光是容易感到孤單寂寞這件事情就足以擊倒我,很多時候就算英文再好、再努力參與話題,我終究少了那一段他們共享的時光,而我只能遙遙思念著跟我共度那二十年、隔著一個海峽的臺灣。

這一年下來給自己的期許就是繼續努力,或許不可能感受到全然的歸屬感,但我想試著慢慢減少自我懷疑,更愉快而真誠的與同事們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