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落地香港

等待着我的第一件事,就是飞机晚点。

走之前我在航旅纵横上查了一下,青岛到香港的这班飞机准点率只有可怜的55%,所以晚点一点儿都不意外。

候机的时候,身边坐着个白发欧洲人士,看起来非常商务。他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开始噼里啪啦。我心想他一定是那种一分钟上下几千万的成功人士,不然怎么连候机这点儿时间还特意打开个笔记本呢。

我终于还是没忍住,偷着瞄了一眼,然后又瞄了好几眼…….嗯,他在玩儿windows自带的纸牌。

晚点半个小时,可以忍受。

登机后发现飞机上有很多印度籍人士,其中一位正坐在我的身边。他的身上带着印度人特有的香气。飞机还没起飞,他就问我借笔,要填入境卡。这是我第一次被迫调整到英语环境。

飞到香港已经是傍晚了。我和小伙伴们在机场见面,然后简单逛了逛,吃了一顿翠华,就开始准备下一程啦。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