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世界衞生組織數據,室外空氣污染每年造成超過四百萬人早逝,對心血管、呼吸道、糖尿病等疾病有重大影響。空氣中的懸浮粒子(PM2.5)帶有過百種有害化學物,吸入肺部後不但會破壞呼吸系統、降低人體免疫力,更會進入心血管系統,誘發心臟病、中風等嚴重疾病。

冬季臨近,空氣質素將進一步下降。同時,流感高峰期的來臨,使戶外活動(尤其在人煙稠密的地方,如嘉年華會)帶有雙重風險。研究發現,佩戴合適的口罩,如P95或更高階的防毒面具等,有效阻隔懸浮粒子進入體内。另外,口罩亦能有效阻隔透過飛沫傳播的上呼吸道感染等疾病。注重健康的您,在戶外環境,尤其人多車多的地方,記得佩戴合適的口罩保護自己、保護他人。

守護公共衞生,人人有責。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附圖顯示,現時本港所有空氣污染監測站錄得的懸浮粒子濃度,均超過世界衞生組織空氣質素指引的水平。
圖片來源:http://hedleyindex.hku.hk/html/en/

*筆者為英國牛津大學流行病學學家,公共衞生研究社成員

【文:一群香港中文大學及海外的公共衞生及化學系研究員,公共衞生研究社】

關於清理催淚氣體殘留物的資料 (Information on handling indoor environment tear gas contamination)

施放催淚氣體後,空氣中的煙霧微粒和催淚物質有機會擴散至附近住宅、商戶及其他室內空間。催淚氣體會沿著地面聚集在通氣不良,低窪或狹窄的地區,市民應把受污染的室內空間在居住或逗留前進行徹底的清潔 [1]。 學術界對如何處理室內催類氣體污染未有明確指引。筆者搜集不同的文獻,嘗試整理有關清除催類氣體殘留物的資訊供大眾參考。數份源自外國清理商的指引包括以下建議:

減少暴露於催淚氣體的即時方法:

  1. 關閉空調或冷暖空調 [1,2,3]。
  2. 關閉窗戶及其他通風/抽氣來源。
  3. 請勿打開冰箱以減低食物接觸 …

文︰陳盈、李栢榮

政府最近向立法會提交《2019年吸煙(公眾衞生)(修訂)條例草案》,希望全面禁止另類吸煙產品,例如電子煙、加熱非燃燒煙草製品及草本煙等的製造、進口、分銷、售賣和展示,引來不少迴響。政府應把握是次機會,全面檢討現時的控煙政策,調整對傳統煙草及另類吸煙產品的規管。

我們認為政府可一方面為全禁傳統煙草訂立時間表,另一方面在科學界仍未能確切指出電子煙如何影響人體以及其對非吸煙者的影響前,應先規管另類吸煙產品,並在將來有足夠科學證據的情況下,再決定是否調整相關政策。

在考慮以政策規管某一產品時,我們必先深入了解該產品對健康有嚴重而在統計學上顯著的影響。傳統煙草現時仍是所有可預防死亡中的頭號殺手,導致全球每年多達700萬人死亡[1],非必要地加重各地醫療系統的負擔。故此,如何達致煙草終局(tobacco endgame)是世界衞生組織及各地政府禁煙政策的最終目標。香港雖然一直多管齊下進行控煙工作,並計劃在2025年將吸煙率減低至7.8%[2],惟政府一直未有為全禁傳統煙草訂立時間表。

然而,於近十年冒起的另類吸煙產品,現時學術界仍然缺乏相關之大型前瞻性隊列研究(large-scale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及薈萃分析(meta-analysis),反映我們尚未有最確切的證據為政策決定作出指引。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現時與電子煙相關的文獻有著一連串問題。[3]現時有約500個牌子及8000種味道的電子煙,已進行的研究未必有概括性(generalizability),未能推演至其他種類的電子煙。另外,由煙廠贊助並有嚴重利益衝突的研究被發現更常做出「電子煙對健康並無負面影響」的結果。加上電子煙的氣化過程並無標準,令不同電子煙研究更難進行比較。這些研究亦往往忽略了本來不存在於煙液中,但後來在加熱時製造出來的化合物,例如甲醛(formaldehyde)和重金屬。

總括而言,縱然電子煙的潮流令人擔憂,單從現有的醫學文獻,我們未能確切了解另類吸煙產品對健康的影響。因此,目前全禁另類吸煙產品的理據實在未夠充分。

有見及此,政府應對另類吸煙產品進行研究及全面證據檢視,作出實證為本(evidence-based)的政策決定。當中的研究及全面證據檢視應包括但不限於:

  • 市民對另類吸煙產品之知識、態度、行為之調查(Knowledge, Attitude, Practice Survey)
  • 另類吸煙產品之加熱或霧化機制的健康風險
  • 各種另類吸煙產品的健康風險異同
  • 同時吸食另類吸煙產品及傳統煙草的健康風險
  • 另類吸煙產品對戒除吸食傳統煙草習慣之功效
  • 另類吸煙產品對醫療系統所帶來的負擔
  • 海外各種規管另類吸煙產品政策的成效

政府應定期因應另類吸煙產品研究的最新證據,調整相對應的規管政策。

當然,我們亦非對另類吸煙產品一無所知。事實上電子煙極容易使人上癮[4],而對於前煙民及從未吸煙者來說,電子煙會導致額外的健康風險[5]。在此為前提下,以目前規管傳統煙草同樣的尺度去規管另類吸煙產品,包括定額罰款、煙草稅、法定禁止吸煙區、另類吸煙產品售賣規管、另類吸煙產品廣告管制等,實在是有其必要。政府亦有責任向公眾(特別是兒童及青少年)教育另類吸煙產品對健康的潛在影響。

在實證為本檢視整體控煙政策時,我們認為應針對有確切科學證據、對人體有極大害處的傳統煙草,採取訂立全禁時間表這類較為嚴厲的政策,而在科學界尚未完全了解另類吸煙產品對健康的影響之時,政府絕不能掉以輕心,需進行規管並適時調整相關政策,令香港的控煙政策可以策略性地走向煙草終局。

參考資料︰

  1. 世界衞生組織(2019)煙草
  2. 衞生署(2018)邁向二零二五 香港非傳染病防控策略及行動計劃(目標五︰減少吸煙)。
  3. 世界衞生組織(2016)A systematic review of health effects of electronic cigarettes
  4. 同上。
  5. 同上。

【文:陳盈(中大公共衞生學博士生、公共衞生研究社成員)、李栢榮(中大公共衞生理學士、公共衞生研究社成員)】

張秀賢日前在〈公共衞生的威權化現象〉一文就管制電子煙和另類煙草指出「以公眾利益、公共衞生為由禁止某些行為和產品,事實上只會令香港走到更不自由的威權道路之上。」誠然,管制電子煙和另類煙草是極具爭議性的公共衞生議題。有關電子煙和另類煙草對人體的影響、是否應該禁售及禁食等問題極為複雜,社會需要更深入的討論,不是本文的討論重點。我們希望指出在宏觀角度而言,以公共衞生為名進行規管有其必要性,並非以威權化政府之名就能被概括。

有研究(Gostin,2007)把以政策介入公共衞生議題的理由分為以下三類:

一、當該行為會對他人健康造成危害;
二、要保護弱勢;
三、對當事人健康造成危害。

以前兩者為由進行規管相信絕大部份人均會同意,而規管吸煙行為,正是最具爭議性的第三種。反對規管者往往會以有自由選擇個人生活方式為由,反對這類「家長式」的規管。

事實上,政策規管亦有不同形式。例如在傳統煙草產品在社會相當普及的情況下,規管這類產品的形式目前只能限於稅項、產品包裝、局部地方禁煙等。而以現時電子煙和另類煙草尚未普及的情況下禁止進口、製造、銷售、分發及宣傳等,或能防範於未然。此外,現時建議修例中管有電子煙和另類煙草亦非違法,亦與對毒品所實施的規管大相逕庭。

在以政策介入公共衞生議題時,我們亦需要考量吸煙等危害健康行為為社會帶來負面界外效應。吸煙者會增加醫療系統的負擔,需要由全社會(包括沒有吸煙習慣者)付出代價。吸煙的禍害大家耳熟能詳:吸煙會增加患上肺癌、心臟病、肺氣腫及肺炎的機會,二手煙亦會和環境殘留的三手煙亦會影響社群其他人士的呼吸系統健康,特別是沒有保護自己能力的兒童。世界衞生組織推算每年因煙草而死的人數高達七百萬,是我們所面對「最大的公共衞生威脅」(世界衞生組織,2019)。但與傳染病威脅不同,吸煙「疫情」本身與個人的生活選擇、地方習俗相關,並非只靠單一療程可以令吸煙者戒煙。如此,政策的介入便更為重要。研究指出,以政策介入的禁煙方式,包括煙草稅,是其中一種最有效減少群眾使用煙草的方式;而限制吸煙的法令,例如禁止於公共場所吸煙、或提高合法吸煙年齡,可以長遠減少 30% 至 82% 的吸煙人口;而以政策禁煙,每挽回一年額外的人口壽命成本亦只是 US$2 至 US$112(Ekpu,2015)。在影響公眾健康的議題上,以政策介入公共衞生議題不止是必須,有時甚至亦是實惠的選擇。

其實不止吸煙,誠如張所提及的酗酒、濫用藥物,這些與個人生活方式脫不了關係,而又會影響他人健康的公共衞生威脅,都應考慮以政策介入。早在 2010 年,世衞已曾就有害使用酒精訂立全球戰略,建議各地政府可以介入定價、監管非法酒精飲品、嚴打醉酒駕駛等方式減少公眾濫用酒精。誠然現時香港處理酒精使用的政策仍可加強,但亦不改政府介入公共衞生議題的必要性。

在制訂公共衞生政策時,政府應增加透明度,公開諮詢不同持份者之意見,亦應就立法細節多作推敲,倉促推出政策或會適得其反。我們希望本地公共衞生政策討論能更深入探討正反雙方的見解,而非直接與民主、威權扣上關係。在公眾健康謀褔祉的前提下,政府或社會的介入不只要考慮個體的選擇自由,同時亦要權衡政策的好處和代價。當科學證據指向政策會對市民健康有益的話,公眾要討論的就是該如何共同建立出一個有利彼此作出更健康選擇的環境。

參考資料:
Gostin, L. O. (2007). General justifications for public health regulation.Public Health, 121(11), 829–834.
世界衞生組織(2019)。煙草。
Ekpu, V. U., & Brown, A. K. (2015). The Economic Impact of Smoking and of Reducing Smoking Prevalence: Review of Evidence.Tobacco Use Insights, 8, 1–35. doi:10.4137/TUI.S15628

【文:陳盈(中大公共衞生學博士生、公共衞生研究社成員)、李栢榮(中大公共衞生理學士、公共衞生研究社成員)】

張秀賢日前在〈公共衞生的威權化現象〉一文就管制電子煙和另類煙草指出「以公眾利益、公共衞生為由禁止某些行為和產品,事實上只會令香港走到更不自由的威權道路之上。」誠然,管制電子煙和另類煙草是極具爭議性的公共衞生議題。有關電子煙和另類煙草對人體的影響、是否應該禁售及禁食等問題極為複雜,社會需要更深入的討論,不是本文的討論重點。我們希望指出在宏觀角度而言,以公共衞生為名進行規管有其必要性,並非以威權化政府之名就能被概括。

有研究(Gostin,2007)把以政策介入公共衞生議題的理由分為以下三類:

一、當該行為會對他人健康造成危害;
二、要保護弱勢;
三、對當事人健康造成危害。

以前兩者為由進行規管相信絕大部份人均會同意,而規管吸煙行為,正是最具爭議性的第三種。反對規管者往往會以有自由選擇個人生活方式為由,反對這類「家長式」的規管。

事實上,政策規管亦有不同形式。例如在傳統煙草產品在社會相當普及的情況下,規管這類產品的形式目前只能限於稅項、產品包裝、局部地方禁煙等。而以現時電子煙和另類煙草尚未普及的情況下禁止進口、製造、銷售、分發及宣傳等,或能防範於未然。此外,現時建議修例中管有電子煙和另類煙草亦非違法,亦與對毒品所實施的規管大相逕庭。

在以政策介入公共衞生議題時,我們亦需要考量吸煙等危害健康行為為社會帶來負面界外效應。吸煙者會增加醫療系統的負擔,需要由全社會(包括沒有吸煙習慣者)付出代價。吸煙的禍害大家耳熟能詳:吸煙會增加患上肺癌、心臟病、肺氣腫及肺炎的機會,二手煙亦會和環境殘留的三手煙亦會影響社群其他人士的呼吸系統健康,特別是沒有保護自己能力的兒童。世界衞生組織推算每年因煙草而死的人數高達七百萬,是我們所面對「最大的公共衞生威脅」(世界衞生組織,2019)。但與傳染病威脅不同,吸煙「疫情」本身與個人的生活選擇、地方習俗相關,並非只靠單一療程可以令吸煙者戒煙。如此,政策的介入便更為重要。研究指出,以政策介入的禁煙方式,包括煙草稅,是其中一種最有效減少群眾使用煙草的方式;而限制吸煙的法令,例如禁止於公共場所吸煙、或提高合法吸煙年齡,可以長遠減少 30% 至 82% 的吸煙人口;而以政策禁煙,每挽回一年額外的人口壽命成本亦只是 US$2 至 US$112(Ekpu,2015)。在影響公眾健康的議題上,以政策介入公共衞生議題不止是必須,有時甚至亦是實惠的選擇。

其實不止吸煙,誠如張所提及的酗酒、濫用藥物,這些與個人生活方式脫不了關係,而又會影響他人健康的公共衞生威脅,都應考慮以政策介入。早在 2010 年,世衞已曾就有害使用酒精訂立全球戰略,建議各地政府可以介入定價、監管非法酒精飲品、嚴打醉酒駕駛等方式減少公眾濫用酒精。誠然現時香港處理酒精使用的政策仍可加強,但亦不改政府介入公共衞生議題的必要性。

在制訂公共衞生政策時,政府應增加透明度,公開諮詢不同持份者之意見,亦應就立法細節多作推敲,倉促推出政策或會適得其反。我們希望本地公共衞生政策討論能更深入探討正反雙方的見解,而非直接與民主、威權扣上關係。在公眾健康謀褔祉的前提下,政府或社會的介入不只要考慮個體的選擇自由,同時亦要權衡政策的好處和代價。當科學證據指向政策會對市民健康有益的話,公眾要討論的就是該如何共同建立出一個有利彼此作出更健康選擇的環境。

參考資料:
Gostin, L. O. (2007). General justifications for public health regulation.Public Health, 121(11), 829–834.
世界衞生組織(2019)。煙草。
Ekpu, V. U., & Brown, A. K. (2015). The Economic Impact of Smoking and of Reducing Smoking Prevalence: Review of Evidence.Tobacco Use Insights, 8, 1–35. doi:10.4137/TUI.S15628

近年新近興起的另類吸煙產品成為公眾接觸和使用煙草的新途徑,情況令人擔憂。然而,經過十年的研究,縱使有日益繁多的證據指向另類吸煙產品對人體的危害,惟現時科學界仍未能確切指出電子煙如何影響人體以及其對人體的影響。在實證為本的前提下,我們支持全面規管另類吸煙產品,並在將來有足夠科學證據的情況下,再決定是否調整相關政策;同時,我們亦建議為全面禁止傳統煙草的製造、進口、分銷、售賣和展示制訂時間表。

在考慮以政策規管某一產品時,我們必先證實該產品對健康有嚴重而在統計學上顯著的影響。傳統煙草現時仍是所有可預防死亡(preventable deaths)中的頭號殺手,導致全球每年多達700萬人死亡(世界衞生組織, 2019)。故此,如何達致煙草終局,在世界衞生組織及各地政府間是禁煙政策的最終目標。

然而,於近十年出現的另類吸煙產品,現時學術界仍然缺乏相關之大型前瞻性隊列研究(large-scale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及薈萃分析(meta-analysis),反映我們尚未有最確切的證據為政策決定作出指引。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現時與電子煙相關的文獻有著以下問題 (世界衞生組織, 2016)。現時有近8000種電子煙,已進行的研究未必有概括性(generalizability),未能推演至其他種類的電子煙。另外,由煙廠贊助並有嚴重利益衝突的研究被發現更常做出「電子煙對健康並無負面影響」的結果。加上電子煙的氣化過程並無標準,令不同電子煙研究更難進行比較。這些研究亦往往忽略了本來不存在於煙液中、但後來在加熱時製造出來的化合物(例如甲醛和重金屬)。總括而言,縱然電子煙的潮流令人擔憂,單從現有的醫學文獻,我們未能確切了解另類吸煙產品對健康的影響。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電子煙極容易使人上癮 (世界衞生組織, 2016);而對於前煙民及從未吸煙者來說,電子煙會導致額外的健康風險 (世界衞生組織, 2016)。在此為前提下,即使未能做到全面禁止另類煙草產品的製造、進口、分銷、售賣和展示,但規管市民管有及在法定非吸煙區使用另類吸煙產品,仍是有其必要。

有鑑於此,香港公共衞生研究社就是次條例草案修訂對政府的建議如下:

1.對另類吸煙產品進行規管

我們認為在未有充分理據闡述另類吸煙產品對健康危害之程度及深入了解市民使用另類吸煙產品行為的情況下,應全面規管另類吸煙產品,待有更充足理據後再考慮全面禁止。我們建議政府目前能以規管傳統煙草同樣的尺度去規管另類吸煙產品,包括定額罰款、煙草稅、法定禁止吸煙區、另類吸煙產品售賣規管、另類吸煙產品廣告管制等。政府有責任向公眾(特別是兒童及青少年)教育另類吸煙產品對健康的潛在影響。

2. 對另類吸煙產品進行研究及全面證據檢視

由於現時另類吸煙產品相關的文獻有著種種問題,未能為政策決定作出明確指引,因此政府應對另類吸煙產品進行研究及全面證據檢視,作出實證為本的政策決定。當中的研究及全面證據檢視應包括但不限於:

  • 市民對另類吸煙產品之知識、態度、行為之調查(Knowledge, Attitude, Practice Survey)
  • 另類吸煙產品之加熱或霧化機制的健康風險
  • 各種另類吸煙產品的健康風險異同
  • 同時吸食另類吸煙產品及傳統煙草的健康風險
  • 另類吸煙產品對醫療系統所帶來的負擔
  • 海外各種規管另類吸煙產品政策的成效

政府應定期因應另類吸煙產品研究的最新證據,調整相對應的規管政策。

3. 訂立全面禁止傳統香煙的製造、進口、分銷、售賣和展示的時間表

在是次修訂的公眾討論之中,我們留意到醫學界、教育界、家長等持份者均希望政府採取較為嚴謹之控煙政策以保障公眾健康。我們建議政府須回應社會各界對保障公眾健康的訴求,在把另類吸煙產品納入吸煙條例草案之餘,同時亦應為全禁傳統煙草訂立時間表,令香港的控煙政策可以策略性地走向煙草終局(tobacco end game)。

香港公共衞生研究社

2019年4月

參考資料

世界衞生組織(2019)。煙草。錄取自https://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tobacco

世界衞生組織(2016)。一份針對電子煙的健康危害的系統性文獻回顧。錄取自https://www.who.int/tobacco/industry/product_regulation/BackgroundPapersENDS3_4November-.pdf。

Public Health Research Collaborative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