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Google 搜尋截圖 (2020–02–09 22:23)

現在全世界均關注肺炎疫情之擴散,關注病毒發現初期之隱瞞所引起的連鎖效應,關注 世衛高層與中國政府有沒有檯底交易 。時任及前任世衛總幹事均與中共關係密切,二人均異口同聲力讚中國處理肺炎的手法,究竟所謂「處理手法」背後有甚麼 hidden agenda 呢?日前華爾街日報 podcast 的分析就值得大家深思。

華爾街日報 WSJ podcast:
Tech News Briefing — How China’s Using Its Surveillance Tech to Track Coronavirus

節目嘉賓指出,中國在飛機、高鐵、流動電話等均實施實名登記,而且這類公共企業均為國有或與黨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此時就可以運用這些資訊快速追査確診人士過去的動向,以及找出可能受感染的人。很多省市均在社交媒體發放高危人士資訊,雖然不公開全名,但在同一社區居住或同一機構工作的人或多或少可以猜到是誰,對當時人造成困擾。 整個抗疫工程正正符合中共一直宣稱其全民監視的正向作用:協助政府應對天災人禍危機管理。嘉賓頗為擔心,是次抗疫或許會令中共更有理據擴大全民監控。

我很意外節目中竟然沒有提及實名手機支付網絡的龐大資訊,令中共這個大數據勝過所有其他國家。城際交通工具資訊只有城市資料,流動網絡可以深化到特定區域,而支付資訊加上人面辨識則可以精準至何時在哪一家店鋪出現,甚至連誰代誰埋單然後再分賬也一清二楚。這些資訊不但可以鉅細無遺地描繪一個人的行事軌跡,更可以勾勒出人際關係互動網絡。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圖片來源: O-RAN 官方網站

一年多前跟大家談過我對5G技術及流動通訊無線技術的一些看法( 入門上篇下篇困局)。在過一段日子,美國對華為的封殺令經常成為新聞頭條,讓大眾也開始關注流動網絡的設備供應商。華為不斷強調 其5G銷售不會因為美國制裁而停止,而 2019年華為確實仍然有可觀的收入增長 。我自己亦相信特朗普並不是華為面對的最大的威脅,因為接下來要介紹的行業革命,才是華為(以及 Nokia 與 Ericsson)在無線通訊方面最需要擔心的危機 — 開放式無線接入網絡架構 Open RAN。

被大企業壟斷的時代

過去在流動通訊設備這行業,雖然有過幾個世代的輪替,但始終是由幾家大企業壟斷整個行業。已成為過去的有 Alcatel、Nortel、Siemens 等,如今仍然未倒下的有 Ericsson 及 Nokia,再加上後起的華為及 …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the japan times 截圖

如果你有留意有關日本民宿/民泊的新聞,或許都聽聞過近年隨着 Airbnb 及類似網站的急速發展,民泊對附近民居的滋擾、民泊的安全設施等問題引來頗大迴響。日本於2018年中引入住宅宿事業法,對民泊引入正式的牌照登記制度,需要附合消防及建築規定,以及各市自行訂立的規則。各大民宿/民泊網站隨後亦開始清理沒有正式登記的住宿。

註:現時日本民宿/有兩種,「簡易宿所」又簡稱為民宿,建築物用途為酒店或旅館,是原有的旅館業法所訂明的四種住宿之一;而「住宅宿泊」又簡稱為民泊,建築物用途則是住宅,是2018年新立的住宅宿泊事業法新增的類型。詳細可以參考此文:《 認識日本新制民泊法的三種制度 》。

筆者數月後一家到京都參與一個活動,順道小遊一周,最近在準備行程安排。在網上尋找住宿時,很多民宿/民泊都已經註明自己的旅館業法登記編號,已證明是合法提供住宿。網絡上亦有一些教學,解釋入住的時候如何分辨合法住宿登記證(例如這篇《 日本民泊法新制上路,該怎麼挑房源?》及《 日本民泊新法懶人包整理 你訂的房間沒問題嗎? 》),但若然到那時候才發現,那就太遲了吧!如何能在訂房的時候査核呢?

筆者花了不少力氣,在大大小小日本省市官方旅遊網站及旅館協會網站去找,都找不到査詢旅館牌照登記的方法。然後讀到《 民泊新法2018年6月15日正式上線!各地合法民宿名單一覽表、訂房網站推薦 》這篇報道,原來是各地地方政府自行發佈,沒有統一的査詢方法,對外國旅行而言實在有點困難。而且地方政府的網站亦會改版,上述報道中不少連結已無法使用了。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立場新聞截圖

立場新聞:基因證據指早期人類曾自我馴化 變得攻擊性較低、合作性增強 Science — Early humans domesticated themselves, new genetic evidence suggests

立場這篇報道因為配圖出位,吸引不少朋友分享。不過本文不是要討論立場新聞最近大量使用誇張配圖吸引眼球的轉變,而純粹是因為在報道裏讀到科學家對人性的美好想像,引起自己一些感慨。

至於為甚麼人類最初可能被馴化,現時有大量假說解釋。 Wrangham 認同其中一個說法,即隨著早期人類形成更有合作性的社會,演化壓力傾向令人變成侵略性較低。

As for why humans might have become domesticated in the first place, hypotheses abound. Wrangham favors the idea that as early people formed cooperative societies, evolutionary pressures favored mates whose features were less “alpha,” or aggressive. “There was active selection,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against the bullies and the genes that favored their aggression,” he adds. But so far, “Humans are the only species that have managed this.”

人類真的是變得不那麼暴力了嗎?還是更有策略地使用暴力?我始終對人性抱持悲觀態度。個人傾向相信原始人確實有合作,但他們是合作去排斥及消滅與自己不同的其他人種。是 每一個個體在計算利害得失後,決定與誰人選擇合作組成族群,以及對哪一個族群使用更高階的暴力。 這種過程與其說是「馴化」或「天擇」,倒不如說是有計劃的種族滅絕。

人類這種生物,除了我們智人一種之外,沒有任何其他一支存活下來。而伴隨智人的擴張,世界上大部份物種都絕種了,現時剩下的只是一小部份。智人既已消滅了其他人類分支,繼而就是智人之間無止盡的殺戮。我們自己的祖先也是一個最佳例子。

商朝卜卦及祭典泛濫,不單止要周邊民族獻上大量牲畜及烏龜,而且還不斷活捉夷狄作為人祭的供品。周朝編寫的史書中強調自己奉天之命滅商,但周人不斷以分封開闢疆土,以征戰將其他民族逐出中原,暴力絲毫不減。往後歷代各朝,口裏一再強調道德教化,實質仍是不斷試圖消滅外族,以自詡高人一等的華夏文化取代别人的文化。

如今經常有人說自己是炎黃子孫、華夏之後,在那看似正義凜然的民族大旗之下,兩千年來塗炭了多少生靈?時至今人,在很多漢人眼中少數民族的文化只是一種生財工具,只可放於舞台上,或印在紀念品上。在被破壞殆盡的社會環境中,其生活文化又何以續存呢?

無法直面自身民族的黑暗面,就沒有資格說自己是甚麼子孫。對自身民族真正的愛,不光是自豪於各種建樹及成就,還要勇於承認及接納其缺陷及過失。

愛,是要讓其變得更好,而非任由其黑暗面蠶食一切。

如果您支持此文章,只需要花一分鐘註册為Liker,甚至成為讚賞公民,然後在下方按五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hkxforce.net on December 5, 2019.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Source: LIFE photo archive

選舉過後,網絡上看到很多人在呼喚小鳳姐,「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興祝香港人終於將建制勢力趕出區議會。 建制派一直只抱緊老一輩的選票,最後終會走向滅亡,只是林鄭令世代更秩比預期更快出現, 成為建制派的催命符。 但我希望提醒大家, 不管你是甚麼位置的同路人,都切勿鬆懈,因為更難走的路在前方

對於勇武抗爭者,理大同仁仍待救援固之然不用多說,而整個運動更是尚有漫長的路 。過去運動的發展可以看到,議會從來不是突破點,贏了議席是一個bonus,但目前而言未能說是關鍵轉捩點。美國仍未正式簽署香港人權法及警備禁售法,中共對我們亦絕不會因為區選而放軟手腳,反而可能會計劃更陰險的攻勢。就如同中大之役,民眾最終散去並非由於肉眼可見的武力,而是無色無形的言談。往後親政府陣營必定會採取更多離間策略,需要所有人更齊心去堅持「兄弟爬山」。

對於和理非,要謹記民主自由並不是投完票就吃花生,而是需要長期投入作戰。建制之所以一直佔據區議會,是因為有各式各樣的社區組織及商會支持。這些勢力不會因為區選結果而消失,反而會更加落力去阻撓。已覺醒的和理非需要繼續投入,一方面盡可能協助當選議員的同路人對抗建制派有形或無形的攻擊, 持續支持新氣象議會有效運作,同時繼續積極支持黃色經濟圈,建立能抗衡建制商會的勢力。 所謂「深耕細作」,不是議員幾個人耕,而是所有支持這理念的人一起努力耕耘。

在議會選舉角度,反建制的選票比例其實未有大幅增加,下年仍然會是一場硬仗,對方必然出盡全力,可以肯定比今次更難打。在宏觀政治角度,中共看見親共勢力在選舉失利,未來很大機會更進一步架空議會、架空政府,中聯辦以至中共更高層會更主動介入香港事務,抗爭運動仍存在很多變數。 我們雖然越過了幾道關卡,但前面有更多難關、更多未遇過的「大佬」。請同路人切勿鬆懈,堅守我們闖出來的路,膽大心細地繼續向前走,尋找我們的未來。

P.S. 過往幾年我曾對公民社會感到絕望,怎料2019年香港展現出令全世界眼前一亮的活力,一波又一波民眾以各種方式對抗在全球肆虐的極權。我為自己過去的心灰意冷感到悔疚,希望大家能繼續打破以往香港人的框,一起建築真正屬於我們的城市。

如果您支持此文章,只需要花一分鐘註册為Liker,甚至成為讚賞公民,然後在下方按五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hkxforce.net on November 27, 2019.

About

思考 (hkxforce)

Just another engineer... http://hkxforce.net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