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文/空心二胡

說起來我還真是個可笑的人啊。我長期以來一直忍受非同溫層讓我覺得不友善當話語,但是我的言語讓他們覺得不舒服就可以被隨便對待。當我看到友人的貼文覺得很有道理,決定截圖加以評論,我的友鄰跟我說「她不想公開」,我就照她的意思默默把文刪掉;當我想要跟友鄰分享一件好事,並公開貼文「@」她的時候,她希望不要公開標注她,我還乖乖的照做不讓她造成困擾。

當他們一直戲稱我景仰的祖國是「華國」的時候,我什麼話都沒有說;當他們把所有負面的人事物都推給「中華民國」的時候,我也咬牙忍著不與他們起衝突;當他們反感所有中國的東西的時候,我還在想其他西方的文化讓話題繼續;當他們說他們不喜歡看到「大陸」這兩個字時,我也咬牙把「大陸」改成「中國」作稱呼。

結果在前幾天我只不過是不滿好看的人生勝利組的性暴力可以被看見和惋惜,我的各種傷痛卻從來沒有人承認和可憐,我只開好友的貼文就被上述那種我天天傻傻的尊重他們的人,在他們的臉書上截圖公審。

那麼我這一年下來一直對他們言聽計從到底是什麼?

我真是笨蛋啊!

說起來我這輩子被這種人「背叛」(噢,搞不好他們根本從來不把我當回事吧?)好幾次了!我曾經因為看到一個繪師被批評,所以我跟那個繪師做朋友,而她也天天一直在自己部落格公審別人,我也覺得這件事應該不會輪到我,結果最後還是輪到我了,她把我只給她聽的一些私密的話公開曬在她的部落格上,讓他上萬個粉絲聯合取笑我「不檢點」;「噁心」;「幼稚」;「嫉妒別人畫得好」。

還有一次也是認識一個繪師,我也是對她很友善,但是她的態度永遠都是對我愛理不理的樣子。直到後來起衝突,她也是即進尖酸刻薄的語氣罵我噁心、幼稚,儘管我一直支持她的創作。

所以說到底忍受的意義是什麼啊?我為什麼要自虐去忍受這些啊?我幹嘛要主動對人好啊?我幹嘛要把他們當朋友啊?反正只要一個不小心或者一個忍受已久的情緒出來,我在這些人眼中早就什麼都不是,那麼我到底算什麼啊?真的很可笑啊!連我自己都覺得很可悲啊!我算什麼東西啊?

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於是我漸漸開始學會一件事情,就是在社交這件事情上,我最好還是永遠不要主動去靠近任何人吧?我必須要說人是犯賤的,我主動靠近的沒人把我當回事,但是主動靠近我的才真正意義照顧我的感受,以及真正把我當朋友。想到這裡我想到無論是在校園還是在網路上,真正對我好的往往不是我主動接近的人,而是主動跟我談話的人。

所以人到底是什麼啊?人是犯賤的生物啊!對任何人永遠不要獻殷情,反正他們也本來就不把你當回事,既然隨時都會被他們抹黑當做噁心的爛人,我又何必?我當初為什麼要寫性別這種東西?我當初為什麼要聲援至少兩個女權領袖?反正她們好像一點也不想感謝的樣子,我為什麼要犧牲我自己啊?

憑什麼啊?笑死人了。

反正我的痛苦即使講了很多次也從來沒人當回事,我一講個氣話就被當作「仇視美女」以及「根本不在乎被強暴的痛苦」的垃圾,當初一開始我就不應該躺這個渾水,反正最終我都是垃圾,我寫那麼多論述以及支援別人的活動,對別人來說到底算什麼東西啊?

我就是在裝可憐怎麼樣?妳們的痛苦還有人承認,但是從來沒有人聽我哭過!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