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努力成為那些令我羨慕的樣子

(本文於2017–04–16發佈於個人臉書專頁)

文/空心二胡

今天去鬧區買鞋子,一雙布鞋一雙涼鞋,剩了一點錢訂了個紅豆餅,然後在附近的美妝店閒逛。

講真,除了面膜以及化妝水、乳液這些保養品以外,關於彩妝我幾乎是每個都不認得,也分不清,即使之前有狼狽的嘗試過化妝,但是我還是不明白乳液是要做什麼?粉餅是要做什麼?蜜粉是要做什麼?我甚至還搞不清楚適合我的口紅是什麼?我的臉到底適合橘色還是紅色?

說到這裡讓我想到之前從屈臣氏帶回家的「彩妝」,我姐都很納悶明明粉底液都過時了,為什麼我還買粉底液?

其實對我這個從來沒畫過妝的人來說,我覺得化妝這種事情,打從選購到定妝本身就是很耗費精神的事情,因為妳不知道什麼顏色適合妳;什麼產品適合妳。如果要問我「化妝是什麼」?我覺得化妝很像賭博,賭錯了,妳的鈔票全會變成一張鬼臉。

所以我對於化妝這件事情可以說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畢竟這種是不是像做頭髮或是買衣服,可以有專人處理,或者是有家人給妳建議。只憑著雜誌和部落客的資訊收集資料在吸收彙整,對於像我這種由外表到內心根本毫無半點女人味的人而言,是一件壓力相當龐大的事情。

其實在我心中,我對於「完美女人」有一種形象,但是這種形象很模糊,它確切的顯示出我對於理想女人的形象,但是我說不出那是什麼。

如果要根據我朋友的描述,她的大意是說「穿著很簡單的服飾,但是有精緻的妝容」。

這種形容很接近,雖然還是有很多地方無法形容所謂的「完美女人」是什麼,但其實也八九不離十了。

儘管我朋友說這些女生的穿著很簡單,但是在我眼裡其實不簡單;至於妝容更是不用說,作為一個毫無彩妝基礎的人,我完全不知道當所有化妝用具在我面前一字排開時,我的先後順序應該要做什麼。

今天去買鞋,原本只是想買個布鞋,後來因為涼鞋上市,所以才順便買了雙涼鞋。於是,身為女人該有的鞋子:布鞋、運動鞋、高跟鞋、淑女鞋、靴子和涼鞋,我都準備好了,然而有一次我的淑女鞋上的蝴蝶結不幸脫落,我幾乎是用很狼狽的方式完成我的行程;至於我買涼鞋這件事,我爸知道以後則是強烈反對到底的,因為他不明白我就有布鞋和球鞋了,我為什麼還要買這麼多鞋子。

然而無論是買衣服也好,還是做頭髮也好,還是化妝,還是保養,還是買鞋子,還是去喉科,還是去健身房⋯⋯這些舉止都一再再的傳達我的願望 — — 我真的很想在有生之年能夠美一次,我真的很想在有生之年有個所謂「女人」的感覺(即使這很刻板印象),我真的很想要因為我的外表融入人群,我真的很希望我改變我的外表就能獲得其他人的尊重。

我試圖做這麼多,甚至對我來講很艱難的事情,唯一的目標就只有兩個 — — 合群和尊重。

這是多麼讓人感到可笑的事情?

約莫十幾二十分鐘,我唯一點的紅豆餅終於完成了,這是一個金莎加上巧克力醬的口味,雖然看起來沒什麼,但是這種組合光用吃的就相當有趣。

然而挑戰一個自己從沒做過的事情到底要花多少時間呢?就如同紅豆餅也是發展到現在才出現紅豆餅與金莎的結合。

我要成為最理想的自我狀態,也許要等到很久、很久、很久以後。

也許我會隨著年齡增長終將放棄,但我還是希望能趁年輕的時候,能夠努力嘗試成為我心目中最想成為的樣子。

儘管一切都是虛空,但是我不想放棄追求的權利。

因為實際上路的每一個步伐都是在真實不過的。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