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我老婆(哎呦,這個開頭看起來是要抱怨)好吧,相較於我的”另一半“,無法也不想把生活的重心放在工作上,可能是一項適合在家陪伴小孩的特質,每次看著她回家後還是花很長時間在聯絡人,被聯絡,在想跟誰聯絡,心中還是有點微詞,可能會想:現在小孩就是要你幫她倒個水,她就是想要妳的頭髮,反正你在用平板,就給他個頭髮,都幾點了,還要講電話。

工作狂嗎?她給我一句話:我在家裡,就是要想,有什麼外面的工作還沒做完?

不過她很有熱情是真的,相較於我,因為他看起來真的樂在其中,有時候我會想,為什麼咩咩總是要大喊“我要幫忙”(然後把東西弄亂),或是“我自己來就好了!唔,我不會,把拔你幫我”,最讓人容易感到厭煩的,莫過於“已經讓她從家裡準備好一堆東西出門”,但是“到了外面,她完全不用,只想跟別人借”,從另外一半跟小孩身上,我可以完全看見,人,是一種社交動物,既想參與別人活動,也想要別人加入自己的活動,可惜我無法體會,只能向我的基因抱歉,社交這項功能放在我的身上,好像沒有發揮。

所以,比較幽默的是,咩咩總是會拉著我去找別人借玩具,一邊蹭著我說“我害羞,把拔你幫我借“,我有時就想:好吧,或許是一種贖罪,劉嘉騏你就不喜歡跟別人互動嘛~~就讓你整天在外面跟陌生人借玩具。

細數到現在,真的也是達成蠻多不可能的任務,捷運上姊姊的玩具,公園裡不知道誰的腳踏車,小吃店對面叔叔的項鍊,鄰居的棒球打擊練習器,卡通圖案的露營椅,走到哪,借到哪,有幾次真的太難,像是有小孩坐在裡面的娃娃車,弟弟正在用的筷子,一堆小朋友在玩的遊樂器材。

而且借了,要咩咩還給別人又更難,有時別的父母慷慨,就要送她,不借,看自己的小孩難過,借了不想還,看別人的小孩難過。但自己要去幫忙借,要去溝通為什麼一定要還,連我自己都煩了,怕的是被別人拒絕,又何況是小孩呢?難的不是借跟還,而是想借不敢借,該還不想還,到底是什麼感覺呢?

前幾個禮拜,帶咩咩去大賣場購物,結帳處突然有點騷動,經過時我看了一眼,感覺起來應該是有個小孩看似昏迷,父母不知小孩發生了什麼事,有個路人正在幫小孩拍背,然後有個人打了電話叫救護車,不到十分鐘,有人拿著擔架進來,把小孩帶走,然後咩咩那兩天,大概問了我數十次:姊姊怎麼了?


姊姊怎麼了? 她好像噎到了?

姊姊怎麼了? 她好像吃東西,然後噎到了

姊姊怎麼了? 她吃東西,然後噎到了,就不舒服

姊姊去哪裡? 她去看醫生了

姊姊的爸爸媽媽呢? 姊姊的爸爸媽媽在旁邊,也一起去看醫生了

姊姊感冒囉? 姊姊不是感冒

姊姊怎麼了? 她吃東西,噎到了,卡在喉嚨。

然後她就死掉了嗎? 誒,他只是噎到,然後不太能呼吸,所以大家在想辦法,把東西拿出來

姊姊吃什麼東西? 不知道誒,看起來是硬硬的東西

姊姊吃什麼? 好像是你剛剛也有吃的,硬硬的,堅果


這樣的來回,一直持續,她有時會突然想起,就問,看起來是一直不太滿意我的答案。

上次關於“兩歲小孩該不該出國”的新聞觀察,第三天我再搜尋一次,臉書貼文大致可以分成:

相關領域專家觀點,客觀評論,給予指示,抱怨,成功者經驗分享,另類

  • 相關領域專家觀點主要是旅行社業者,親子育兒心得分享,親子旅遊愛好者。
  • 客觀評論有:

探討誰的問題,究責

心情抒發,像是空姐的看法

延伸討論家庭教育

要求看待親子跟看待一般人,要公平對待

附帶一提,這個類別是最多的,當然也有很多人是批評,或是存在著“父母如何對小孩”的偏見,一點都不客觀,但,這就是能吸引最多的關注。

  • 給予指示:

像是要求帶小孩的父母對別人要有同理心,去公園玩就好,當個好父母。

  • 抱怨:就是曾被小孩吵過的經驗
  • 成功者經驗分享:

一類是提到小孩從未影響過其他人。

還有認命論,覺得帶小孩就是會被念,習慣了

另一種是盡力符合他人對父母的角色期待

  • 另類:

也是有網紅,完全無視爭執內容,而是教該如何鼓吹其他團員,訴諸輿論,集體向旅行社求償。

看似眾聲喧嘩的網路言論,卻都只在兩個倫理規範底下在發言,一個是“我要符合他人對父母的角色期待”,一個是“父母不該讓小孩影響到其他人”,但其實是同一個,只是一個用來要求自己,一個用來要求別人,可以縮短用一個倫理規範:父母對孩子具有完全責任。

我想問的是:

  • 父母對孩子,真的具有完全責任嗎?
  • 如果,小孩違背父母的意願做事,造成的任何後果,父母需要共同承擔嗎?
  • 如果,未來的社會,能夠培養出完美執行父母角色的人,他們,有沒有資格去取代“失去功能性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