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式凝天水圍警署事件整理

陳可樂 HoLok Chen
Aug 6 · 8 min read

有關何式凝被指於2019年8月5日於天水圍警署外叫示威者「企定定」,經核實後是一個虛假訊息(disinformation)

以下截取幾個消息源︰
2019年8月5日,何式凝的Wikipedia專頁被加上以下陳述︰

另於2019年8月5日在天水圍警民衝突時,於警署門外以擴音器呼籲所有抗爭者要留在原地,導致76名抗爭者被警察拘捕,被網民稱為「甲級戰犯」。

連登方面

該來源引用兩個佐證,一個是連登論壇用戶將完香的post,此帖傳播率於連登各個關於何式凝的post中是最高的。而且表示消息來自前線,似是第一手資料,因此廣為信納︰

Sorry 犯了不割借,不篤灰的死罪。

現場手足借Account,轉述:何式凝克警有行動時,佢叫唔好郁,企起到,做返和平遊行集會。點知克警行動時,放過佢,拉晒班兄弟/街坊

左膠白痴害死人

Sorry 犯了不割借,不篤灰的死罪

查考此用戶的歷史,是在2016年開設,但之後已沉寂,直至2019年6月10日才再有活動。

而另一個佐證則是何式凝Facebook專頁的直播。(在網上流傳時,一度謠傳片段已被刪除)。而內容並無該post所說「叫唔好郁,企起到,做返和平遊行集會」。

從片段見到,有一批人(30人)在何式凝的集會未開始已被捕,而於37:00–38:00之間人群大叫「黑社會」(而不是參與何式凝的集會),何式凝宣佈直播結束,此時警察衝出來,市民避走。


在連登搜尋「何式凝」可以見到類似的POST,例如以下

用戶電車難題同樣是兩年前開設,於6月17日開始活躍。

也有如這個,開來只有評論何式凝一個帖的戶口︰朗豪坊m記

高登方面

用戶誅殺許業珩(2019年8月開設)引用的現場人士與連登將完香一樣,但句式唔同,也似是現場第一手資料。

1.中午冇傳媒跟
2.街坊冇裝,頂盡百零二百人
3.何式凝出現,首先阻人掟石,割蓆,起大台,叫人坐低,冇救人,當時我代傳係30–40人,去到夜晚已經增加到80人

[引用現場人士講法]

黑警放催淚彈個陣,何式凝同黑警講我呢邊無扔石,係個邊(街坊)扔,要放催淚彈就放個邊。
當防暴有行動時,何式凝叫街坊唔好郁,企起到,做返和平遊行集會。

[/引用現場人士講法]

另一用戶憤青1號只是引述連登,不贅。

Facebook 方面

facebook是一個十分複雜的網絡,我並非Data mining專家,而且很多由於私隱設定不能引用,只能截取零碎片段,敬請留意。

首先是一個有近700Share的post

此page於2019年7月2日開設,由7個位於香港的admin共同營運。

見右下角Page Transparency

於2019年8月6日,一個於2015年開設由個人管理的專頁Deb3927,發佈了以下綜合︰

正所謂沒有研究沒有發言權,身為一個極度「迷戀」左膠嘅人,小弟做死士睇左何式凝個Live,做左歸納:
https://www.facebook.com/…/videos/vb.66…/10157093959730306/…

00–24 — — 未開波已經有聲援人仕被拉,呢半個鐘係譴責下同處理。
24–32 — — 開始訴求活動,讀稿etc (期間開始聚集大量人仕包圍警局,不過應該唔關何式凝班人事)。
32–36 — — 好多人聚集,叫喧。何式凝做左幾分鐘大台要求總警司出黎交代,但宣佈仍然繼續佢地「譴責警方」訴求活動。
37-38 — — 現場極多人叫喧,佢控制唔到現場,宣佈佢地行動結束。
38 — — 防暴由犬局衝出黎想拉人,何式凝and frds 係狀況以外,以及受保護動物,d犬冇搞佢地。
40 開始 — — 何式凝 and frds 係咁叫示威唔好掟野,原因係佢地喺警犬隔離,冇gear,會整親佢地,叫人要錫住佢地。
52–55 — — 何式凝繼續開咪讀訴求 (-_-)|||
打後就係社工拎個咪叫被捕人仕大聲講個人資料等佢地pass比律師。

拿你問我,何式凝冇立心不良自己走左去,亦都冇叫人主動比人拉,而群眾都好明顯唔係佢地班人聚返黎,只係場面太哄動,佢地有咪,做左幾分鐘大台咁啦。
但係,佢地班人衰在ON9同埋完全係狀況以外!!!喂警察無故拉人唔係第一日嘅事啦,況且你地喺戰場入面,仲要喺警局隔離,依然可以一啲安全意識都冇,仲可以以為宜家天下太平。見到啲警察拉人,「哎呀點解會咁呀,大家乜都冇做呀」,喂太天真嬌了吧。你地見風頭火勢又唔知點做就行開啦嘛。唔行開不特止,仲要叫啲示威者唔好掟野,話會掟親你地,喂有冇咁on9架?打緊仗呀宜家!你要譴責就好似啲聲授人仕咁樣屌警察,唔係沒頭沒腦咁諗住安安份份做下活動,讀下POST,然後有衝突就hang哂機咁,隔離打到死仲要繼續開咪讀訴求喎!!仲要用大聲公重覆被捕者資料喎!喂打緊仗on9係罪黎架!!!

#左膠就是這麼on9 #有左膠的地方就會瀨野

該專頁澄清了幾點︰
1. 人群並非由何式凝聚集

2. 何式凝並無叫人企定被捕。

而也有一些分散於私人post的討論,綜合如下︰

一說係「已經拉左30個仲搞聲援聚集人群」搞到圍觀市民被人拉。

二說係「見死不救」,佢應該用佢既名氣去制止警察而冇咁做。

三說係佢錯判形勢、玩膠

仲有四︰「最令人氣憤既係佢自己冇事」。

這些評論可說是政治評價,大可於公共領域討論。但無論如何,「何式凝叫示威者企定定被捕」的說法已不逕而走。謹此留個記錄。

最後是何式凝於專頁貼的澄清︰

個人意見︰

為何特別花心思去寫本篇,是因為有感過去香港的社會運動受到虛假訊息傷害甚深,而且創傷造成後往往經年也不能癒合。最大的傷害,是造成民間的互不信任,甚至互相欺凌,使本來有力量的合作不能發生。

不少手足試過在網上一見到「飛行模式律師」、「葉寶琳拆鐵馬」、「黃之鋒阻人衝金紫荊廣場」、「利君雅扯示威者口罩」或「美點雙輝」便不加查證相信了,甚至數年後重提仍言之鑿鑿,恍如孟德拉效應。

何式凝有機會成為另一個犧牲者(觀乎以後歷史如何寫,起碼維基已經落左「甲級戰犯」四個大字。)我相信,最初30個是為了前一晚天水圍警署警方濫權,後來40個則係為了拘捕30人的事,應該唔係為左睇何式凝吧? 以上四點都未去到要承擔70個人頭,被稱為「甲級戰犯」掛?

第一波流傳既係基於錯誤事實,基本上係老屈,之後就好似好多本身好憎佢既人想造佢咁。而按上文的分析,再走下去恐怕將成人格謀殺的地步。

反送中運動至今能發展出「不割蓆、不指責、不篤灰」是難能可貴,我們所有人都應該珍惜。而「珍惜」作為行動,是要付出努力的。

資源

陳可樂的假新聞簡報

我在理解虛假訊息時,參考了Claire Wardle的分析,她認為虛假訊息有很多種,也不全部有惡意。我們應細緻地分辨屬於那一種,才可以更好地應對及減害。

此外,MIT tech review 2018年10月號也很好地分析了網絡文化與政治同溫層的互動,以及網絡帶風向是如何形成的。我十分推薦大家一讀。

台灣的研究者沈伯洋也對網絡帶風向十分關注,可參考︰

用Like coin支持我,請拍足五下!

陳可樂 HoLok Chen

Written by

Founder, OneLawyer search engine. Farmer in Chief, Station for Open Cultures. #queer #cosmotechnics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