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科技中的人 — 非科技人如何參與﹖逐字稿(講座部分)

2019年1月5日 在元朗生活書社
主講︰小班 (g0v 參與者)主持︰可樂
筆錄︰可樂/小班共筆
錄影連結
投影片連結

主持︰

首先好高興第一次在生活書社這裡搞活動。今次活動主辦係一個新團體叫Station for Open Cultures。香港自90年代起已經有很多前輩參與open source以及open data的推動。我叫陳可樂,從事文化出身。此前經營書店以及天台農場。我在參與科技社群的過程當中有一個疑問,就是我們這些沒有科技背景的人,可以如何參與?

如果沒有科技背景的人,一方面參與不了。2014年有一些科技人曾做一些新界東北的地圖。民間其實是恐懼,因為害怕自己被取代,或是成為打雜。另一方面,科技人對於民間需要亦是不了解。因此出現了希望有橋樑連接兩個社群的需求。

我們現在這個社群頗有趣,叫做Station for Open Cultures。 他是一個「同人誌」社群, 意思是透過共同喜愛的動漫來凝聚的社群。來自法國導演Luc Besson 的電影Valerian (港譯︰星際特工)當中的外星人珍珠族, 他們因星球被摧毀,要透過學習科技來重建家園。 我覺得呢一種精神十分適合我們在講民間讓不了解的人很快進入處境。

說回今次這一個講座,十分榮幸請到台灣g0v成員小班來與我們分享。他們最為人熟知是太陽花學運時期,很多工程師把立法院周圍的物資變成地圖,在網上流傳。之後出現了很多含社運元素的科技項目,比如說政黨獻金的數據視覺化。 現時台灣是全世界第三大最活躍的黑客社群。在這種條件下台灣透過科技讓他們在國際上有更多曝光。

比如在上一年(2018),中國透過禁止台灣的代表團進入聯合國會場。 但是台灣的digital minister唐鳳,就用機械人進入了會場遙距參與會議。這一些都有賴科技人活用科技 , 介入民間。

小班是我在今年三月的時候參與台灣g0v黑客松時認識的,了解到原來他們有很多沒有科技背景的人, 包括設計師以及文字寫手, 但他們並不覺得自己純粹是幫手或是來聽講座,或是打雜。 他們真的認為自己在代表社群, 這令我非常之有興趣知道更多。

在我把咪高峰交給小班之前, 我們也想來了解一下參加者為什麼會來。

觀眾Joe︰

大家好我是Joe, 我是在博彩業工作的, 現在做的網上賭場, 也有給實體的賭場做遊戲。 我想知道政府哪邊不給一些數據, 香港做開放數據做得很爛, 民間可以怎樣找一些Data出來去改變我們的社會。

觀眾Kingman: 
我是Kingman,是一個社工,我主要的服務是服務老人家,也有一些開源的項目,有跟一群老人家在做事情,我這次來是想多了解台灣的g0v,不同的項目是怎麼樣的, 比如說你們的PM 2.5 做的很好, 我想聽多一點。

觀眾Eric:

我是Eric, 其實我也是做網上賭場的。 我是一個工程師, 我想看看台灣的開放數據辦成怎樣, 香港有什麼可以學習台灣的地方。

觀眾Wright:

我的名字是Wright, 本身沒有什麼科技背景, 我最近觀察Block Chain以及資訊媒體,所以想多留意一下。我想知道我們這些沒有科技背景的人,在這方面可以多參與一點,有什麼可以做的。我的工作是市場研究,之前也有一些社會政策研究的經驗。

小班︰

我是小班,這次來香港也是想知道大家有什麼有趣的東西,也分享台灣這方面的經驗。 等一下如果我講太快可以跟我說。可樂是跟我說,想要我來講非技術人怎樣參與公民科技。現在看來是一半一半︰就是工程師有一半,不是工程師的人有一半。

我會分享一下,我大概從四年前第一次去 g0v 黑客松,到最近兩年比較深度的參與,都會遇到很多人說自己不是工程師,覺得不能參與。

但政治不是只有學政治和法律的人才可以參與,所以科技也是每個人可以參與的事情。我覺得不同專長,比如說社工啊、記者、工程師、設計師,可以一起合作才有辦法。

等一下的分享會分兩部分︰我們現在還有一個半小時,那我前面大概 45 分鐘會先我講,然後後面 45 分鐘就是互相問答這樣。 前面我講的 45 分鐘裡面,再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就是介紹公民科技跟 g0v;第二部分就是如果你是一個非資訊背景的人,那你可以怎樣才能參與,我會分享我過去的經驗。

過去我並沒有做過一些十分厲害的專案,反而是做後勤︰這個專案幫一點,那個專案幫一點。比如說你今天是社工來,我就會說「咦?我這邊有一個專案需要社工的幫忙,你會不會有興趣?」 我過去的角色是比較像是這樣,但這也是一個重要的角色。

那所以什麼是公民科技﹖每個人有不同的定義,對我來說就是公民加上科技,甚至是非公民也可以。這裡我要強調是他不是政府科技。有時候國際上在講公民科技的時候,他在講的是「政府發食物救濟的方法可以更好」,但對我個人來說,我覺得公民科技比較像是這張圖畫的︰

就是以前政府跟公民對話比較像是政府會覺得說︰我要跟公民說怎樣怎樣,就是 inform,民眾覺得不好是因為我們沒有跟民眾溝通好,然後接下來說我們要讓公民參與這個過程裡面。

我比較喜歡是collaboration,就是我們做的工具、跟我們參與的方式,都是公開透明,然後開放協作。就像我的投影片是 CC BY,你可以直接拿去用,不需要經過我的同意。但這張圖不是我畫的,所以我附一下出處。

就比如說我今天做一個專案,但是今天有一個人跑過來說他想要加入,或是一個外國人說他要加入,都是可以的。這是我覺得公民科技對我來說蠻重要的地方。現在這個東西有點模糊,大家可能沒法想像什麼東西比較算是公民科技。這是 g0v 獎助金的定義︰開放政府、新媒體、公共服務、開放資料、社會參與、基礎建設。

因為台灣是已經有一些開放資料了,一開始政府願意開放的是天氣的數據, 但是一般人包括我是沒有辦法看天氣的數據就知道代表什麼意思,所以他們就把它做了視覺化。比如說你看昨天兩個水庫的水是很多的;右邊的兩個水庫是沒水的 — — 透過這樣的方法讓大家去關心一些公共事務。

https://www.taiwanstat.com/
https://pol.is/home

像這個polis是一個美國的新創團體︰他是讓大家針對你的意見去投票,之後可以把人分群,然後他們可以看到分佈。這個是支持死刑跟廢除死刑的論戰,他們是同意的論點,比如說 90%同意,50%人不同意。我們可以從同意的地方去討論不同意的地方。 這大概就是公民科技。

G0v 叫這個名字的原因是我們都覺得政府做的網站很爛 。那時有個很爛的廣告叫做「經濟動能提升方案」。他的內容是說︰「政策很複雜,相信政府就對了」,然後就讓工程師很生氣,所以就做了一個專案要視覺化。本來我們的政府的網站叫「gov.tw」,然後我們把o改成0 。我們不只在改政府的網站,我們也有做很多自己的網站,但是有一個概念就是「Fork the government」 — — 就是如果政府做不好,我們不只是批評他而已﹐而是我們想要做一個替代方案、或是一個prototype。就是跟政府說「不是做不到」。

https://g0v.tw/

那你在這圖片上面的貼紙是技能貼紙,上面左邊有程式語言,可是右邊有不同的技能,比如說攝影、設計、農業、媒體的人。那他讓參與我們的人在拿到這個貼紙,顯示你的技能和專業可以貢獻給這個社群。

g0v是大概兩個月辦一次黑客松,人數大概是80人;然後兩年辦一次1000人的年會。那平常就是大家會在線上討論或是揪(注︰召集)自己的黑客松。

我們要開源,然後要hands-on、public spirit。我們就是做公共事務嘛, 不只做政策類的,我們也有做比如「iTaigi」就是愛台語︰很多人現在不會講台語、或是原住民的語言,和有做街友的。這也是算做公共精神。然後hands-on就是我們不只是嘴巴說說,我們是做出可以用的東西。

那Open Source就是要稍微解釋一下︰Open source 開放原始碼,一開始有一群工程師,覺得我們應該要把我們的原始碼和程式碼貢獻出來,讓大家可以看,而且可以自由的散佈、改造。這樣子就不用大家都在重複創造輪子(Reinvent the wheel) 後來就包括你的畫作、影片、音樂、文章都是可以用這個方法開放出來,讓大家可以去做。這是g0v community裡邊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我們會盡量把文件都公開網路上,所以比如說像我們辦活動的文件。可樂他們在香港辦活動的時候,他問我說︰「你們怎麼做的?」我就直接把網址給他。那他當然不會完全全抄,因為狀況不一樣,可是他可以改。

那我這邊介紹幾個 g0v 著名的專案︰

https://councils.g0v.tw/

有一個專案叫「議員投票指南」。台灣有22個縣市,那每個縣市都有他的網站。我們的市政廳的議員,在投票的時候,很多人不知道他們在幹嘛。所以我工程師去爬了這些網站,全放在同一個網站裡。裡邊包括他過往的表現,包括誰做了政治捐獻給他。可是那個資料其實是另外一個人做的 — — 你把公開資料的好處是你可以一人做一部分,然後再連在一起。

這邊還有包括議員配合款,他想要給誰包工程都可以看到。有時候變成貪污的來源這樣,所以把他們都放出來。

你可以看到一些數據的統計,後來有一些媒體有跟進,再做進一步的報導。

譬如說有哪些議員是家族傳承的,包括剛才講的哪些配合款。

那這個是 g0v 的第一個專案。是不是「政策很複雜所以相信政府就對了」?大家不這樣覺得。

但是當你看到這個pdf檔的時候你還是不會想要看。所以就把它轉成用圈圈的方式,綠色設計算變多、紅色是預算變少 — — 所以你可以看到教育預算在萎縮,然後公共預算在上升。

透過這個方法至少我們可以先降低大家的門檻然後我們可以去贊成或反對,我支不支持這樣的「政策」。

那所以如果你覺得沒這個東西很酷,然後想︰「噢!原來我們國家的教育預算是多少,我們來把它換成多少個營養午餐便當的錢。」那你就可以連結分享出去。那到最後我們希望大家可以提出論點,就可以制定議題 — — 比如說你自己發起連署,要不然你可以發起一個活動 — — 雖然你一開始可能只是響應別人的活動。

所以 g0v社群很強調開放協作,我們不只是為公共議題,我們也要資訊開放 — — 也就是說,比如說我們今天我們代表某個弱勢團體,那我們資訊開放的內容就包括︰「我們希望去政府開會的時候,會議記錄可以讓我們的社群,和相關的人可以看到」;或者是︰ 「使用我們工具的人,他們可以給我們意見」。我個人就比較不喜歡一些比較小圈圈的團體 — — 就是「我們可以代表某些人」,他就會拿著這個頭銜和名片去開會 — — 我們比較不希望是這樣。當資訊開放給越多的人,越多的人就可以加入。所以我們社群是一個去中間化和多中心化的。

我們盡量希望大家可以自行發起,比如說每個人可以發起一個黑客松。 我們除了大黑客松以外,我們還可以有新聞松。比如說有記者覺得黑客松 20 幾個專案有很多不一樣的領域,他就可以辦一個記者的新聞松。然後可以有法律松、設計松。

資訊開放
開放協作

那時候我們會做很多清楚的文件(clear documentation) ,比如說這裡是 做的很好的Line bot,他們會在這邊列很多連結,包括你可以怎樣參與 — — 比如說「工程師可以怎麼做」、「設計師可以怎麼做」……然後他們過去的會議記錄都會放在這邊。這個做得很好,但對我來說公民科技的精神︰你不一定要需要懂得寫程式。

https://beta.hackfoldr.org/cofacts/

你可以帶回去自己做的NGO或是公民團體。所以我們很多g0v的Project會做群眾協作。我們會讓很多人一起來,做然後每個人做一點點。

Cofacts LINE bot 就是台灣很多人會用LINE,就像Whatsapp一樣,但是他們不會Google核實,所以很多謠言進來。比如說檔案中毒啦或是之前有說唐鳳可以監控你的言論之類的。你可以把你覺得有問題的POST傳給 LINE機器人,然後機器人會吐回應給你。可是這個機器人其實是真人在背後做查證,然後把查證吐回來給你 。

他現在每月有五萬到七萬筆資料傳到他們的資料庫裡面,所以他們也可以看到有什麼謠言。雖然是有工程師在做這個程式,可是也很多人力在做查證。因為有很多詭異的謠言是和醫學有關,比如說吃南瓜湯就可以治療癌症,所以很需要不同領域的人幫忙 。

https://itaigi.tw/

再來這個是「愛台語」:因為台語很多年輕人已經不會講,然後有一些新出來的詞,大家在講話的時候就直接直接用中文不用台語,比如說皮卡丘可以用台語稱呼的方法,因為平常大家都講一講,就只會用中文代替。

https://airmap.g0v.tw/

那這個是剛才有提到的 PM 2.5 空污監測網 ,他是做了一個開源的硬體 你可以放在學校或是家裡去監測那些空氣汙染,這是某天空氣很差的時候的截圖。這個案例還有有趣的地方是後來有跟地方的縣市政府合作,以環境教育的名義去推廣跟小學合作,那這中間空污的人都花了非常大的力氣去溝通說服。 因為做環境監測的人就會批評的說︰「你這個人怎麼會準?我們那個機器一個都要一千幾百萬。」我們都要去想,然後跟大家說我們這個監測不太準、我們只是看趨勢或是一般貴的測量站都加在比較高的地方,可是這種家裡的可能旁邊燒金紙就已經影響到他的數據。

G0v社群裡面,我們稱呼一個專案為坑,我們會要挖坑,有說我今天開了一個專案就是挖坑,那還要人填坑,除了挖的人跟填的人之外,我們還有一種人叫推坑,就是我自己沒有能力把那個坑填起來。比如說這個看需要很會畫畫的人可是我不會畫畫,可是當我知道很會畫畫的人,我就把他推到那個坑裡邊,把畫畫出來,這就是推抗,所以透過這樣的方法可以大家一起協作。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 Tools are useful only with people

剛才是講了一些案例,如果大家有想要知道更多的專案的話,現在g0v台灣大概有6年的,可能有兩三百個專案。有些專案可能只活了1個月就沒有人去做了,有一些做了三四年就不一定。我們今年年會上都會討論說非常多的事情會帶工具導向,但是工具只有在有人使用的時候才會有用。

就是如果我今天做了一支這麼大的瑞士刀包,裡面什麼東西都有,可是不方便攜帶,它就沒有使用的價值。這裡大約有幾個非資訊人怎樣可以參與科技社區的狀態,對我來說公民科技跟政治一樣不是只有學政治和法律的人才可以參與,科技應該是每個人都可以用它來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

石頭湯

所以我想分享的概念就是石頭湯吧,這是我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故事︰有一個男子有一天到了一個鎮上,然後說他只用石頭就可以煮出一個湯,大家不相信,他就說你先把我一個鍋子,然後把一個石頭放進去,然後燒水。他就說如果現在有一點鹽的話就非常不錯,然後就加湯,結果大家都把東西放進去之後就真的煮出一鍋湯。我覺得g0v 或者是公民科技也是這樣的東西︰大家都提供自己不同的專長,然後把東西丟進去一起煮。所以就有一句座右銘叫:「不要問為什麼『沒有人』去做這件事,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因為『沒有人』是萬能的」。你說為什麼沒有人去拖地,那你承認你就是沒有人那你就去拖地。

你可能會說想做一個怎麼怎麼樣的網站,那平常人就會說「可是我不會做網站啊!」,那其實有很多方法,很簡單可以做網站的工具,不需要會寫程式就會有。或是你只是在紙上面畫圖,都是一個開始的方法。或是你已經把網站內容用Word寫好,只是找人幫幫你放上去。就是有一些東西比只有idea好,別人比較容易開始,因為你已經把石頭放進去然後開始燒,對我來說就是先做了再說,release early, release often.

有些人常常有一個想法,就是要把東西想得很清楚,想好才開始做;我要有一個很棒的計畫我才跟大家說;萬一我畫的不好、我畫的很醜怎麼辦?其實你畫的越醜,才會有人看不過去幫你畫。所以有一些在公民科技社群內,一些非技術人一來就可以做的︰包括翻譯或是共筆。我們的習慣是,比如說我現在在演講,除了錄影以外,大家有帶電腦的話就會有人開一個線上的文件 — — 可以是 Hackpad、Dropbox Paper 或 Google Doc — — 然後他就開始打。打字這個事情是基本上大家都可以開始做;或是翻譯,如果你受過比較高的教育,或是你外文比較好的話,你就可以幫忙翻譯。還有使用者測試,你不會使用是設計者的問題,不是你的問題,你可以幫他們測試。

所以舉例來說我們這個年會就有人幫忙打了共筆,這個其實算打得很整齊了。有時候比較來不及打完一句就會換下一行,可是至少大家都會知道在發生什麼事;或是我要某個功能就先畫,雖然沒有畫得很好,可是就靠這個東西去溝通。

工人智慧

另外一個東西很重要就是工人智慧 — — 就是有些人他會來到公民科技社群,他會覺得工程師無所不能,好像是一個魔法箱一樣許願,以後願望就會成真。如果你是技術背景,就會知道很多事情可能用人工做,比用人工智慧做更快。就是你要先把資料整理好,或者是人知道的比電腦知道的多,還有其實很多時候工程師都在規劃架構和清資料。

我們有一個專案類型就是開一個Google spreadsheet,然後大家就開始整理盤點。 比如說可以盤點香港政府的開放資料有什麼可以用。有時候他們開放出來可能會不是實時的,或是他那個實時數據很糟,我們就可以盤點出來。盤點之後的人就可以再做一些評估這樣。這張表是有哪些公民科學的計畫 — — 我們有放就是之前想要看政府的政策有意見,但我們不知道政策計畫在哪裡、預算在哪裡,那這時候就非常需要是公務員和記者,他們知道政府的文件會放在哪些網站上,那我們可以把它整理起來。

或者是另外一個是「國家寶藏」:是一群台灣人到美國的國家檔案局,去掃描跟台灣有關的歷史資料,但他們就是掃描出來拍照出來,但是我們可以用電腦做到OCR — — 就是把他變成文字,可是準確度在 95% 左右,所以還是需要大量人工去校正。沒有歷史背景人就只是校正,如果有歷史背景的人,就會看到關鍵字,就可以把檔案內容寫成相關文章。

🔦 國家寶藏網站:
https://www.nationaltreasure.tw/
🔦 專案共筆:
http://beta.hackfoldr.org/national-treasures/
問問題、學新的東西 
Ask Questions, Growth Mindset

那還有一個就是問問題、學新的東西,不會技術的人聽到技術的術語就會很緊張,就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台灣開始發明出一個說法,說工程師都在講「爬說語」 — — 就是Harry Potter裡面的語言 — — 我們是麻瓜都聽不懂。但我覺得問問題很重要,有些人學外語會覺得很害怕有口音,所以不敢講。可是你要先講才可以溝通。我喜歡一句話說是「你不要歧視有口音的人,因為有口音的人代表他會另外一種語言」,非技術員到公民科技社群不用害怕,因為你肯定知道其他的東西。

舉例來說這是我們用的一個共筆軟體Hackmd ,非技術人以看到通常都很害怕,說我不會用黑底的軟體,可是他其實很簡單,他只是用黑底的軟體。他是用Mark down的語言,很快就可以學會 。那這個東西就是你可以學很快,然後你就可以讓工程師可以比較容易工作。比如這個東西,就是在現場可以5到10分鐘就學會的 。 (注︰如何用hackmd? https://hackmd.io/getting-started

https://hackmd.io
換位思考
尊重專業也貢獻自己的專業

然後說換位思考,尊重專業也貢獻自己的專業,這個是我們一個參與者 ETblue 提出跨界的時候會遇到的問題。科技人和非科技人都也可能會覺得這不是很簡單嗎?好像沒有什麼專業。就不要這樣講,應該要問這個專業有什麼門檻,也不要說別人就很適合做什麼事情,你應該問說別人想要做什麼。

有時候技術人也會激怒非技術人,像︰「你這樣的東西,我有什麼什麼就可以解決了。」比較好的方法是︰㈠你現在你工作上遇到什麼問題?」,然後問說︰「如果我可以給這個工具,是不是可以幫忙解決問題的哪一個環節?」。

我覺得蠻重要的是自己不知道的事就說不知道,然後問知道的人怎樣做,貢獻自己的專業出來。

舉例來說好了, NGO 在 g0v 的社群裡邊也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這個無家者小幫手是一些關懷無家者的團體,他們想要解決一個問題就是街友的食物有時候會太多、有時候會太少 — — 因為好幾個團體擠在同一天發送。然後這幾個團體之間彼此不知道。他們原來是想要做一個app 來解決這個問題,可是後來經過討論之後就決定先用一個Google的日曆連結到網頁上,至少大家可以標記自己何時物資發送,然後看到哪一天其他團體會發送。這樣的好處是這個 NGO 他幾乎認識其他會送餐的團體,所以他可以邀請他們一起來用然後工程師提供支援或是設計師幫忙設計版面。

https://homeless-helper.doyouaflavor.tw/

像這個是阿龜微氣候天眼通︰他可以偵測土壤的濕度和溫度去幫忙種田,這其實非常需要種田的人去幫忙,所以這就需要實際的測試。

https://hackmd.io/s/By7drEXCg
切小坑,慢慢推進

如果這邊有任何想要發起專案的話,有個建議是切小坑再慢慢推進,有時候你的提案太大了,別人不確定怎麼可以解決;或者你們還沒有合作過,所以我不願意承諾用六個月來做這個事。比較好的方法是我們切小一點,小到一個週末或是一個月我們可以看到成果的,那這樣大家做的也比較有成就感。

以剛才那個街友的專案舉例來說的話,我們先不要做一個手機程式而是用日曆,就可以看到這個月曆對於 NGO 送餐這個事情會不會有幫助。而且版面沒有很複雜,所以也不用那麼多設計的人來幫助。當真的有人在用了,那我們再來加更多的功能,然後再來做。

像我們有一個「阿美語萌典」,他是一個台灣原住民的語言,他們持續做了4年,然後每次黑客松做一個小東西。他們的字典上面是100年前的中文,現在的台灣人並不是用這樣的中文,所以就需要加上現代的中文 。然後後來就發現這樣的查詢介面好像不太好,所以我們就幫他們再做可以在手機上查詢的功能。而不是一次就說我要做全部,而是每次都大家貢獻一點這樣子。

另外就是要請別人一起來發想解決問題,邀請別人來發想解決問題。

這幾天有跟香港的經營社群的人聊,然後發現因為大家都是花業餘的時間來做,前頭的工程師最討厭被人指揮去做什麼事情,大家都想要參與有趣的事情,然後有創意的方法。大家都想要想到一個有趣的方法,而不是被命令 — — 如果我只是被指派要做什麼事情,那我只要上班就好了,我沒有必要在假日的時候來做這樣的事情。你應該要說︰「我在這事情上遇到怎樣的困難,然後我想過A、B、C三個選項,各有優劣,你覺得怎樣做比較好﹖」

我之前做過一個專案就是想只是用文字就好了,後來就有設計師跑來說我幫你畫,還拉一個設計師朋友一起來做,結果就是超乎我的意料。

科技有其極限,真正的影響力在於嵌合進使用脈絡裡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科技有其極限。有時候大家真的對公民科技期待太多,好像我有直播可以解決所有問題;或是我做了一個程式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但其實不是。真的影響力在嵌合進使用脈絡裡,比如說之前說 g0v 就做很多共筆,然後共筆這件事就擴散到很多 NGO 裡邊。

但實際上,我們還包含一些人用來做審議式民主,他要開很多班教學,每一場有一個人願意把這個事情帶到他原來的社群裡邊做這事情,就很棒了。比如說我們有幫公務員上課,教公務員說你可以用Google Drive,然後你可以怎麼用共筆,你怎麼用專案管理系統去做這些事情都是有的。或者是我們常常以為開放資料應該要怎樣怎樣,然後後來要進去才發現說其實重點不是在於csv或xml檔上的事,而是政府怎麼發這個標案,他怎麼把這個東西包給廠商,然後怎麼跟廠商驗收,公務員到底怎麼跟長官報告。

很多東西不是科技可以解決的,並不是做了一個視覺化就可以自動解決,但是很多是人的問題。

讓更多人一起加入

最後就是公民科技可以讓更多人一起加入,不要讓人太累。那基本上應該差不多。那這邊的 slide 是過去 g0v 的參與者一起整理的一些非資訊的人怎麼可以參與。

延伸閱讀

- [g0v跳坑術] 非資訊人參與指南 — ipa

http://ipa.logdown.com/posts/166655-g0v-hackathon-nongeek

- [g0v挖坑術] 非資訊人黑客松提案小訣竅

http://ipa.logdown.com/posts/143277-g0v-proposal-tips

- 成果發表:簡單 3 步驟,跨界人不再惹惱隊友 — ETBlue

https://etblue.blogspot.com/2017/10/how-not-to-irritate-your.html

- 2016–05–14 瞿筱葳 ipa & 藍一婷 ETBlue/開放協作到底行不行?Blupa Metrics 跨界量表與案例 @ g0v summit 201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wY8WAAqL-U

https://docs.google.com/presentation/d/1CE6zagBeT1ZS6ItJFKTPLvRQAq5LQyj4Y-ccrqI-yH8/edit#slide=id.g13e7cc6e6a_0_869

- g0v 闇黑心法:用最少的力氣讓大家一起跳坑

https://medium.com/@aelcenganda/g0v-%E9%97%87%E9%BB%91%E5%BF%83%E6%B3%95-%E7%94%A8%E6%9C%80%E5%B0%91%E7%9A%84%E5%8A%9B%E6%B0%A3%E8%AE%93%E5%A4%A7%E5%AE%B6%E4%B8%80%E8%B5%B7%E8%B7%B3%E5%9D%91-ac2805398c94

- g0v 黑客松新手教學投影片 181208 https://docs.google.com/presentation/d/1iwZH1u5xmclgvz6XPiZRjtL-ybDCkGr5UCICcXbSj1k/edit#slide=id.p

- 之前寫給第一次參加大松同事的email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joGEbwYJOuOOt6EFG_ojiCr9w8_UQID5/view?usp=sharing

- 第一次參加的心得(小白話介紹g0v)

http://afterthatday.blogspot.com/2013/03/sng-20130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