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terday Vol.5

Solitary Confinement

“在我脑海里的这出独幕剧,叫做《独房》。”

“你不写小说,改写戏剧了?”

“其实是什么体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故事更适合以怎样的形态呈现。”

“那么,这间‘独房’,想必是单独关押某个囚犯的房间了?”

“虽然叫做‘独房’,这到并不是关于囚犯的故事,主角是一个足不出户的男孩。”

“对于这样的人,当今社会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宅男’。”

“好吧,就喊他宅男好了。大幕升起,这位宅男刚刚起床,他下意识地洗脸刷牙,循着往常习惯打开手机,突然发现自己的社交网络账号登陆不上了。”

“被盗号了?”

“他的第一反应也是这个,所以选择用找回密码功能,但手机却接收不到任何验证短信。”

“欠费了?”

“查了一下余额,却发现了一件更奇怪的事儿。查询手机的密码同样不对。”

“呃,这两个服务难道是同一家公司供应的吗?”

“并不是,所以才奇怪。宅男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屏住呼吸打开自己的个人网银,缓缓敲入用户名密码,随即一声叹息。”

“不会连银行账户也被盗了吧?看来是有人完整窃取了他的身份。不过这么多防范机制,应该没那么容易吧?”

“男孩开始仔细回忆过去一段日子,自己有没有丢过身份证和银行卡,但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过门了,就算想弄丢,也得特意打开窗户扔出去才行。”

“那这事儿确实有点儿蹊跷了,就算他的用户名和密码泄露了,要更改密码也还是需要通过手机验证的,只要手机没丢,这一步就应该完不成才对。”

“宅男也是这么想的,但他的手机从早上开始就没法正常工作了,就好像……”

“好像什么?”

“……就好像这手机的网络供应商停止提供服务了。”

“太奇怪了,难道他的全部网络信息都被人黑掉了?”

“宅男心中涌现出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有高段位的黑客盯上了他,通过一处泄露窃取了他的全部个人信息;第二种,这种系统性的全面抹杀,或许是政府所为。但一来他并不是个富人,黑掉他并没什么天大的利益可言,二来他也几乎从不发表什么反动意见,只是安安静静过着自己的日子,没有理由被封杀啊?”

“起码,先去运营商的营业厅查查手机的问题吧?”

“出门对宅男来说,是一件大事,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出门的。”

“这还不算逼不得已啊?银行账户都被黑掉了啊!”

“反正里面也没钱。”

“……”

“宅男百思不得其解,但失去一切权限之后,他又什么都做不了。望着满屏的信息,他鬼使神差地搜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却被其后出现的结果吓呆了。”

“难道他的账户被注销了?”

“恰恰相反,他的账号不仅没被注销,还在继续更新。”

“哈?这,这有点儿惊悚啊。更新的内容是?”

“和他平日里的更新并没什么不同,都是些和游戏、动漫、电影等等相关的内容,就连语调也一模一样。即便是他自己,也有点儿恍惚。难道是自己失忆了?把所有密码都改掉了,然后一觉醒来就忘干净了?他赶紧打开手机看了看日期,却只是确认了时间并没有在不知情的前提下快进,他依然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但是,等等,前天发生的事情,似乎和昨天没什么区别。大前天,上周,似乎都没什么差别。他一直都是独自在屋子里生活着,和外界的接触只是藉由这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屏幕。难道说……”

“难道什么?难道相似的生活让他根本无法判断时间有没有快进?”

“是的,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参照物可以来判定,如果出现在屏幕上的一切信息都不可信,他又怎么能相信上面的日期是可信的呢?”

“那昨天网络上发生的事情,总还都留有痕迹吧?如果和他记忆中的一致,起码可以证明他被偷去的只有身份,没有时间。”

“真的可以证明吗?确实,如果连昨天发生的事情都和他自己的记忆不同的话,事情会变得更加难以理解。但不论昨日的一切是否改变,以下两种可能性都将存在:一是宅男的网络世界与现实世界割裂开了,他所看到的屏幕也许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版本,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的一切账户信息全都不对;另一种可能性则更为恐怖,也许维持其所处世界的整个系统出了错,导入了平行存在的另一条时间线,但这也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不止一个他。也许他们共享着同一种生活,但是由于某种原因两人的信息在系统中错位了,比如,他们的名字或者ID是一致的,但是系统备份的时候掉了个位置?”

“这宅男的想象力真的好发达,是不是科幻小说看太多了……不过话说回来,昨天出现过的信息流到底有没有改变呢?”

“他胆战心惊地翻到自己的页面,滑动滚轮向下,刷到昨日的时间线,先是长出了一口气,随后又皱紧了眉头。”

“所以……怎样?”

“昨日自己写过的内容都还在,这证明了一切变化都是在这一夜之间发生的。但他随即意识到,自己的现状并没有任何好转,仍然没有任何人能对这些反常现象做出解释。但更恐怖的是,他突然意识到,在习惯了长期独处之后,他的生活已经离不开这些便利的在线服务了,一旦它们出现问题,他不仅不知如何生存下去,甚至开始质疑自己接触到的一切信息,到底是不是真实的。”

“你是指,除了他自己账户之外的一切信息?”

“如果他的页面可以被‘劫持’,别人的也同样可以。如果他的时间线可以被‘伪造’,其它机构账号同样也可能被另一个幽灵管理着。甚至这呈现于屏幕上的多姿多彩的世界,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独房中创造出来的幻象。”

“你是指,《黑客帝国》中那样?”

“宅男开始努力想要回想起究竟有多久没有出过屋子了,但他突然发现自己对于门外世界的记忆异常模糊。他使劲掐了掐手指,疼痛感是真实的,自己应该还没沦为一块人类电池吧,可这眼前一切究竟要怎么解释呢?”

“都这样了,他还不肯出门去看看真实的世界吗?”

“真实的世界?你以为他看得到吗?”

“什么意思?他毕竟生活在物质世界中啊,总有一片土地是可以放上他的双脚,总有一阵风可以轻抚他的脸庞,也总有别的人存在吧。人类毕竟是群居动物,他也不例外。”

“但他能够亲眼看到、亲手摸到的现实,相对于他能够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感知的世界,实在是犹如九牛一毛、根本不值一提。即使走出家门,也无法改变他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许现在不过是发生了什么故障,将他和某个与自己极为相似的人互换了身份,如果但如果与他呼唤身份的人是个罪犯呢?”

“整个世界都会认定他是个罪犯。”

“没错。”

“这么说来,他离不离开房间,都改变不了现状了?”

“不,如果他可以走出门去,将自己过去的人际关系重新建立起来,起码可以试图找回过去的身份。至于社交网络账号,银行账号,手机号,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

“那他最后出门了吗?”

“他走到门口,握住门把手,却突然停了下来。”

“还是下不了决心走出去?”

“他大声笑了起来,松开了手。”

“终于疯了是么?”

“你可以说他疯了。但他只是突然明白了,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他拥有怎样的身份,其实并不重要。身份的意义仅仅在于与他人做出区隔,而如果我们所接触到的世界是完全脱离自身影响的,每个人的差异又小到无法辨识,甚至连从不出错的系统都会搞混。执着于这一身份,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接下来,他要怎么做呢?期待一觉醒来之后,一切都能恢复原状?”

“他只是打开了电脑,移动鼠标,点下了‘注册’按钮。”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没错。”

“你应该自己也意识到了吧,你这独幕剧是没有一句对白的。”

“是的。”

“那要如何让看戏的人明白宅男这一切疯狂的想法呢?”

“手法其实很多,比如让他一直保持沉默着演绎哑剧,却让他脑海中的两个人格由专人扮演,在他的身旁不断争吵,将他的一切思维活动都说出来。这两个人格自然一个外向、一个内向,前者情绪始终躁动不安,想要冲出门去搞清楚这一切,后者却只是安坐在床上,冷眼瞧着前者。”

“就像你和我一样?”

“正是如此。”

“所以,最后胜利的是后面这位?”

“你觉得呢?”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