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fe SARASA 澡堂咖啡(攝影:Hope Farm Soho / AMY WANG)

常常被問,旅行京都那麼多次了,又那麼愛喝咖啡,最喜歡哪一家啊?愛豆是哪一支啊?風味香氣口感與層次?氛圍好不好?

啊啊,這些問題十分惱人,我總是笑而不答,頂多就回應,可以去某某家喝喝看。

就像一見鍾情的戀人吧?說不上來為什麼就愛上了他,那是整體無法切分的感受。

一見鍾情,就是難忘的滋味。

每一滴咖啡都有,烘焙師的身影、咖啡手的專注、大地陽光雨水的醞釀,空間凝聚成渴望的咖啡語彙,巧合地串接即將被舒整的心靈。

緣份有其總量管制,一見鍾情咖啡館也可能是一生一會的照見。

靈魂向京都降落後,閒散起輕盈的舞句,心之韻律依循,緩緩步向屬於我的咖啡館。


Blue Bottle Coffee Kyoto (攝影:Hope Farm Soho / AMY WANG)

我們經常會看到這樣的字眼「旅行的意義」,好像搞懂這個哲學,旅行就師出有名,不在乎旅費多寡,大方花下去,因為這是我們期待的旅行目的。

旅行,對壯年的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沒有特別深奧的底蘊要探索;旅行,就是起身出發,享受沿路風景。

「旅行,是為了要回家;回家,是為了出門走更遠的路。」旅行是家的GPS,永遠的現在進行式。

喝咖啡,於我也是相同的無意義,玩累了腿痠了,就坐下來喝一杯。自己隨身攜帶的掛耳加保溫瓶熱水,一分鐘之後就是一杯好咖啡。或是,遇上一家合宜的咖啡館,就進去喝一杯,若店家有Homemade Cake,那就是同場加映的錦上添花,可遇不可求。

居遊京都一個月,早上起床後,大部分的日子都沒急著出門。前任房客留下了手沖壺、濾杯濾紙,我買了喜愛咖啡館的豆子,緩慢手沖,喚醒無所事事 …


(攝影:Hope Farm Soho / AMY WANG)

來京都旅行好幾次了,大部分時間都在市內遊晃,若是當地陪和親友共遊,看廟、散步坂道的經典行程,不斷輪播重演。

後來,得知車程只要三小時,就能到達京都府丹後半島東北端的伊根町,瞧見京都最靠近大海的討海人生活。沿著伊根灣林立的230間舟屋,早已是國家指定的「重要傳統建造物群保存地區」,近年更被米其林認證為二星級旅遊景點,與美山並列為「日本原(始)風景」,一山一海的寧靜療癒。

房東姐姐說,去伊根看船屋,要經由「日本三景」的天橋立換乘巴士,我們可以短暫過境一下。

天橋立,我沒去過,是一座大自然造就的天然橋。只要是陰雨綿綿數日後的大晴天,就是房東姐姐驛馬星動的時刻,這時,我當然要義不容辭成為她導遊的對象,把功課這隻猴子全讓她一肩扛起。

路途遙遠車資昂貴,買了日幣9,500元「JR關西廣域周遊卷(JR West Pass/Kansai Wide Area)」,經濟實惠,要接續使用五日。

也因爲這張JR Pass,我連續五天清早出遠門,搭特急來回車程五小時以上,去兵庫縣竹田天空之城登山、日本首選城崎溫泉泡湯、滋賀縣最北端余吳湖健行、醒井看梅花藻,紮實道地的森林旅行。


日本的原風景 Visit the “hometown soul” of Japan

「妳去過美山嗎?我前天才去玩過,天陰拍照不好看,我看了氣象,明天豔陽高照,我想去拍拍晴天的美山。」

房東姐姐站在我的房門口,看著手機氣象滿臉期待。

(攝影:Hope Farm Soho / AMY WANG)

才寫好要申請預約參觀苔寺的明信片,正要出門去找郵筒投遞。落地京都第二天一早,壓根都沒盤算行程,聽到有人要帶我去玩,求之不得。

2016年初春曾單獨去過一次美山,深深震撼於古村落之美,還記得當下圖文上傳FB,網友紛紛回應「不能住了下來,要記得回台灣嘿……」之類的玩笑留言。

去美山的交通有點小複雜,能以「全日空」姿態放鬆遊玩,真是夢寐以求。

其實,日本的交通規劃設計,是非常直覺式無接縫銜接,千萬不要被部落客落落長的解說嚇到,只要上路,必能直觀通達。

搭了嵯峨野線,經由嵐山、龜岡,再換山陰本線特急,沿途都是山景溪谷,當時並不知道,山陰線竟成了這次京都居遊最重要的森林鐵道。

在日吉站換乘公車,傍山面水順沿河谷蜿蜒前進,一個小時車程都不想閉上眼的田野新綠,安靜定格。

下車後,跟房東姐姐說,我們就地解散吧,約了下午三點公車要開的時間再集合,共遊中單人旅行的最高樂趣,享受各自的風景。


(攝影:Hope Farm Soho / AMY WANG)

之所以可以這麼想 / 是因為 / 還有另外一雙美好的眼睛 / 看顧著我

總是 / 待在我們人類的 / 那顆心的正中央

~〔另一雙眼睛〕窗.道雄詩選

「醫生,我只是來拿個眼藥水啦,眼睛澀澀的,你出國那麼多天我等好久了……」

趁著週六下午休診,在診間採訪沈政璋醫師,老是有病人想推開玻璃窗大門進來看診。

「每次出國旅行回來,看病就像在還債,欠好多,哈哈。每個患者一坐上診療椅都先抱怨碎念,但最後都會補上一句,出去玩是好的啦。」

「眼睛嚴重的病痛並不多,患者都像朋友一般噓寒問暖聊天日常,人與人的關係友善而溫暖。我喜歡醫生這個工作,與人互動密切,情感連結容易,人與社區的關聯也相同,投入,就有情感厚度。」

眼科向來是醫學院分科的前三首選,當時他選擇眼科與學業成績無關,只因眼科純粹、醫療簡淨低風險,他不想花太多時間鑽研課業,用最短的時間弄懂學問的道理,就能去跨界涉足其他生活領域,享受各種生活樂趣,活出自己的喜愛。

「先生緣,主人福」(台語),患者的病痛要治得好,有時要看能否找到有緣分的好醫生。喜歡與人互動的沈醫師,看病很累的時候,患者經常是鼓舞他的最深力道;用他的靈魂之窗,看顧人心,醫治著如同親友的患者眼睛。


for all of the travelers in your life — —

Wind,

Window,

Word & World

(鴨川)(攝影:Hope Farm Soho / AMY WANG)

從房東家騎著像日本偶像劇女主角的腳踏車,沿著鴨川到植物園,單程差不多要八公里的路,每天的早睡早起自動開啟模式,都是因為白天走很多路騎很多單車的緣故。

京都一年到頭每個月份都有特色市集各地散佈,挑選適合的市集遊玩,是需要做點小功課,才能避免錯過遺憾。第六次來京都旅行,第一次踏入植物園,手作市集加上群樹的召喚,讓我在行事曆記下這個也是充滿森林系氛圍的悠閒市集。


(攝影:Hope Farm Soho / AMY WANG)

在「背包客」名詞出現前,沒有網路的年代,二十幾歲年輕的我,沒錢買行李箱,常趁著轉職換工作之際,大背包上肩就去日本自助旅行,通常都待個兩三星期,盤纏用盡才回台灣,是名符其實的背包客始祖。

記得有次去東京近郊的〔箱根舊街道〕健行,走了幾個小時後,搭登山纜車到早雲山。本來要繼續搭空中纜車,橫跨大湧谷到桃源台,再搭海賊船遊蘆之湖,下船後住宿元箱根湖邊的旅店。因為颱風突然增強快速過境,空中纜車停開,幸運的我,還找到了附近的唯一的青年旅社(Youth Hostel)落腳。

半夜狂風暴雨,吹得木造房屋地動天搖門窗嘎響,趕緊起床寫遺書,交代後事,連曖昧對象都要寫清楚最愛的人是誰,免得告別式見面尷尬。畢業法律系的我,駕輕就熟速速寫好,塞入護照夾層再用密封袋包捆,放在上衣口袋。

隔日早晨,走出屋外,天清雲闊晴日當空,不可置信昨夜的風大雨急了無蹤影,拿出昨晚台灣房客送我的富士山周遊卷,還殘餘兩日的免費使用,吃完早餐款款背包,就搭空中纜車到桃源台,25分鐘的纜車上興奮眺望遠方壯麗迷人的富士山,換乘巴士,盡興遊玩兩天一夜的河口湖,登上富士山五合目。

2009年二月旅行京都,在京都車站拿到單張DM,文字控的我看到類似「就像遺落人間天使的淚珠」 、「美麗的羽衣傳說所在地」,腎上腺素瞬間啟動多工模式,臨時增添散步余呉湖行程。

上了急行列車,坐在空蕩車廂,卻看到鐵路沿線不時有架著單眼巨砲的攝影同好,站在軌道旁靜靜等候,原來那天是琵琶湖蒸汽火車的冬季首航日,乘客都去擠蒸汽火車了。出站後,冷得直打哆嗦,二月是京都最冷的月份,在琵琶湖最北端的余呉湖更冷, 當細雪緩緩飄落湖心樹林我的臉上,望著湖上盤旋遨揚的老鷹,彷如走入唐朝詩人柳宗元的「江雪」詩境,遺世獨立的空寂寧靜。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藥。菓 II》)(攝影:Hope Farm Soho / AMY WANG)

《藥。菓 II》 結合日常生活處境與藝術意象的行動藝術展

「藥丸對大人而言,就像糖果之於小朋友,都是一種安慰劑,吃在嘴裡,抱在懷裡,好安心。」

因為去京都居遊一個月,回到台灣已是《藥。菓 II》的尾聲,趕在撤展前採訪吳怡蒨,連聲抱歉。

她笑說,沒關係啦,她樂於接受這個畫展即將落幕前的採訪,因為後續報導能讓更多人,不因展覽結束而持續關注這個議題,她以藥丸藥盒製成的裝置藝術,回應與大家習習相關的台灣健保問題。或許,未來還會因此次的反饋及美學場域,而作出另一種革命型式的《藥。菓 III》,結合日常生活處境與藝術意象,是她創作不懈的主因。

《藥。菓》兩年前在台大公衛中心第一次亮相,大家低廉使用健保資源,「有病治病,沒病強身」囤積藥品,過期而丟棄的藥物一九三公噸,至少超過五億顆,以膠囊排列都可環島八圈了。藥物始終不是大家的健康保姆,卻是拖垮健保的另類殺手。

她從藥局與大賣場得到靈感,以藥盒、藥丸及仿單(藥品說明書)等材料,使用糖果及餅乾等外包裝對應,多媒材拼貼創作表現「民眾愛藥就如同小朋友嗜食糖果的安心滿足感」。

那次的展覽的對象是醫生、公衛學者、經常進出醫院的人,比較小眾。而這次《藥。菓II》在Nunu Fine Art 路由藝廊的展出,加上藝術的思考,呈現的深度是面對大眾的藝術作品,而非類公衛科普的文件展,讓她更深入議題核心,推出叫好又叫座的創作。


(東寺久跪祝禱的老嫗)(攝影:Hope Farm Soho / AMY WANG)

親愛的京都乾女兒,

今天是六月的第一個星期一,台灣暑熱逼人,但我在屋內還沒開始吹冷氣。想到上個月住京都時,溫差經常高達一二十度,妳租的老房子異常的陰涼,妳說,洗澡水要開到攝氏41度,好不容易下午才有一點陽光進屋,我想建議妳換個租處,話還未出口,妳就笑著說,我有暖桌啦不要擔心。

妳的屋子現在應該很暖呼呼了吧?我在高雄的住處,吹電風扇及洗冷水澡做事寫稿已足夠舒爽,不知道家中唯一的裝在臥室的冷氣機,什麼時候才要開始啟動。


(青おにぎり 手製御飯糰專門店)(攝影:Hope Farm Soho / AMY WANG)

「還有30分鐘就要關門了喔。」

我推門而入,老闆青松先生正俐落收拾吧台回應我。

啊,怎麼辦?〔青御飯糰〕店右邊就是手沖咖啡館,但是沒有賣甜點只有手工餅乾。

每天下午要喝一杯手沖咖啡加美味甜點,是我京都居遊除了森林健行以外的少數設定。

在京都無所事事的第一天,其實是有點小事的開始。開咖啡館的好友W囑託我,幫他買Blue Bottle Coffee 三月在京都開新店的限定版便當袋,限量限時,得使命必達。起床後簡單早食,爲節省交通費及移動迅速,向房東借了腳踏車外出。

京都是 Blue Bottle 在關西踏戶的第一家店,鄰近南禪寺,以江戶時代的百年町家老屋為基底,融入一貫簡約風格呈現了復古新時尚感。兩年前在東京清澄白河店喝過手沖,沒有驚艷,當時還覺得台灣許多手沖咖啡小店CP值遠勝於它。得少量多餐的身體,想把一天最美好的那一杯,留給〔ガケ書房〕樓上的小小藝廊〔mie pump 咖啡店 〕。

AMY WANG

讀最喜歡的法律系,沒做過法律的事。待過外商做廣告,當過書店經理人,念念不忘上班最久的滾石唱片。■ 為紀念住過紐西蘭的一條小街,工作室取名 Hope Farm,專業是品牌經營、行銷企劃、文案寫作,四處移動的soho。■ 喜歡不停行走,這是和風景相遇的唯ㄧ方式 ■ FB:amywanghopefar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