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要繼續走下去

時間過得很快,「遮打革命」轉眼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

三年前大學生因為不滿人大8.31議決而在政府總部發動大罷課,至9月26日晚部份示威者冒險衝入被封閉的公民廣場,結果籌備經年的「和平佔中」被提早啟動,間接地牽動了79日的「遮打革命」。

三年後的今日,雙學三子因為這次佔領公民廣場行動而在獄中服刑,也令我們反思這次近年最大型的本土運動時多添一份愁緒。

身為上一代的香港人,我們實在有負於這些投身於社會運動的年青人。明明應該是我們為下一代爭取的事情,結果卻是他們走到最前線為我們擺上自己的人生。當日他們一眶熱血,為著大社會的理想遠象而奮進,卻被中共政權操控的特區政府銳意打擊:如今有的等候著法庭的審訊或判刑、有的服刑後面對著生計的困難、有的為著個人的前路而感到徬徨、有的縱然堅持著昔日的理想,卻只可以在社會夾縫下生存。這些不為人熟識的年青人,有些可能我們連他們的名字也不知道,但他們為著香港人的未來遠景而努力,卻被當權者標籤為搞事及激進的社運分子,將他們推到社會的邊緣。

有人說:或許我們因為個人的顧慮而沒有走到抗爭的最前線,但是我們可以繼續在網上發聲,在社交媒體表達我們的立場,以和理非非的方式繼續爭取。不過今天連在網上發表言論的鍵盤戰士也要面對隨時被追擊和封殺的危機。

近年我在社交媒體認識了一些在網絡上薄有名聲、不時發表政治分析的評論博客。當中有一部份人因為遭到反對者有組織地起底及進行滋擾,最終沒法繼續在媒體發表評論,有的更是近乎消聲匿跡。今天香港人因為政治立場的不同而被封殺、被邊緣化、甚至是好好地幹活下也成問題,那是我們在主權移交以前從來沒想像過的事。

彷彿是中共政權這種「順我者生、逆我者亡」的管治思維已經舖天蓋地發動著,面對著現實上的壓迫,不少人對未來已是感到無望,政治討論成為敏感的話題。為了生存和現實,許多人已抽離於政治的事情,似乎當權者已「成功地」改變了不少人選擇沉默--只要在這個城市好好地生活下去;或是抓緊成功上位的機會延續搵錢至上的意識形態;或者選擇及時行樂好好享受當刻的生活,那怕是活在威權統治之下,其實也是十萬九千丈外的事了。

偏偏我卻選擇繼續「戇居」下去:不定期在網上發表個人的政論觀點。屈指一算:自己斷斷續續寫文超過二十年了。從最初個人的信仰反思,到後來多寫社會時事的評論,大大小小的文章已經超過300篇。但我一直只是低調進行,並且那是沒有任何實質的回報,為何我卻要繼續堅持下去?

正正是像我這些名不經傳、身處大制度下的無名小卒才要繼續發聲下去。沒有太大的政治顧慮,或當權者只會視我們是嗤之以鼻的一群,我們才要好好運用仍能發聲的空間,莫讓當權者完全壟斷了這個城市的聲音。縱然我們只是一點沙石未能激起任何巨浪,或者願意發聲的人也越來越少,我們仍要表明:不甘心於這個城市完全在中共操控之下,並且這個地方仍然有人不願意向中共屈膝妥協。

近日《逆權司機》在香港上映,不少人看後卻感動不已,也驚覺我們願意為民主負上的事情實在很少。假如今天我們仍然選擇沉默,將來當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也要被滅聲時,甚至我們連不表態的自由也沒有時,恐怕那時已是為時已晚--也無法再為這個城市帶來任何的改變了。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otakhon.wordpress.com on September 27, 2017.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Ho Tak Ho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