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如果《哪一天我們會飛》為香港人帶來沉重的感覺,那麼《十年》將會進一步令香港人感到灰心及無望。究竟十年後的香港會變成那樣?這套電影試圖為香港人描繪出將來的衰敗景象。電影只在極有限的戲院播放,但每一場依然有不少捧場客。《十年》由五個短篇故事組成,各有不同的主旨:

五個故事
《浮瓜》以黑色幽默的方式表達黑社會和政治之間的「扣連」:兩個小混混為了生計參與一次「社團任務」,最後卻付上了沉重代價 — — 以此諷刺香港人為了眼前小小的利益而不自覺地出賣了自己。故事同時表達了一眾建制派、中聯辦、警方和黑社會之間的微妙關係,一切都在他們合謀安排之下。

《冬蟬》講述一對男女在廢墟城市中努力收集標本,企圖保留已消逝的社會面貌。然而那份不斷失敗而產生的無力感最終使兩人在日復日的「保育」工作中迷失。坦然膚淺的我不太懂得欣賞故事的節奏和格調,且有太多象徵意象。

《方言》則描述不斷「陸化」下的香港,當的士司機不懂普通話也要面對生計問題。驟眼一看這是十分荒謬及天方夜譚的事情,卻是香港人最埋身的影響。自從主權移交後政府不斷強化普通話在香港的地位,「普教中」彷彿已成為必然的事情,家長對於孩子懂得三文兩語更是趨之若鶩。最終就連一些自我身分的標記和本土特色文化也拱手放棄,就像我們不再自稱為香港人而被完全成為中共下的中國人了。

《自焚者》是一套「偽紀錄片」,從一件在英國領事館發生的自焚事件開始,進至探討「港獨」的課題,片中不少角色表達他們對港獨及中共的分析和評論,說話直接大膽,一針見血。其中不少金句更是發人深省:「這十年來,我們學得最多的,是陰謀論,而我們失去最多的,是信任。」

自從「遮打革命」爆發後個人的立場也變得越來越「本土」。曾經我也相信「港獨」沒有可能出現、甚至認為是近乎瘋狂的想法。然而面對香港的核心價值不斷被進擊,一直不具任何條件發展「港獨」的香港,如今「港獨」卻變成了一條被中共逼出來的出路。

《本地蛋》講述雜貨店主得悉香港唯一的活雞農場要停產,同時「國安少年軍」巡查時發現售賣的雞蛋有「本地」兩字而違規 — — 藉此諷刺特區政府盲目打壓本地意識的崛起,同時又不斷向年青人「洗腦」而帶來的奇怪現象。廖啟智的演繹表現了老戲骨的功力:「唔可以慣架。就係因為我哋嗰幾代人『慣晒』,先搞到你哋今日要過呢啲生活。」就是簡單的身體語言也成為演戲的一部分。

「為時已晚」還是「為時未晚」?
表面上《十年》展現的盡是香港未來出現的無奈困局,然而片末的畫面卻由「為時已晚」(Already too late)慢慢變為「為時未晚」(Not too late)。相信這也是《十年》向觀眾表達的主要訊息:故事內容雖然根據香港「陸化」的趨勢作出的悲觀聯想,但是電影並不是要香港人自怨自哎,卻要遏止五個故事中的預言真實地出現,抗衡香港在急劇改變下帶來的劣勢。

五個故事結束後,銀幕出現了阿摩司5章13–14節的其中一段:「時勢真惡。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 之後再看看聖經的原文,更是感慨萬千:「所以通達人見這樣的時勢必靜默不言,因為時勢真惡。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這樣,耶和華-萬軍之上帝必照你們所說的與你們同在。」難道我們真的要默言不語成為通達人?

《十年》官方預告片

《十年》Facebook Page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otakhon.wordpress.com on December 23, 2015.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